406.第406章 宝宝最亲的人

    若大的客厅里,那扇足有好几米宽的落地窗外,已经是黄昏了。

    一轮红日半挂在天边,在远处的高楼尽头处,只露出不到三分之一的部分,一点一点的,沉落西山。

    乔小安倚在沙发里,许久都不曾动一下,微风吹动她的头发,发丝拂过她的面容,可她却连拂也懒得拂一下。

    就那么疲倦的窝在沙发深处,久久闭目。

    夕阳的余辉落在她的膝盖上,总有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沧桑感。

    五年多了,乔小安从来不曾在家人面前,表现得这么沧桑和脆弱。

    今天不知是怎的,往那沙发上一靠,半个小时都不曾动一下。

    邓佳茹也不想去打扰她,她靠了多久,邓佳茹就在厨房的门口站了多久,而且手里一直端着切好的水果。

    心里,总不是滋味。

    而云思思,一直伏在一张小凳子上,画着自己的画。

    这阵沉默,一直直到某个人,自那玄关处,不请自进时,才被打破。

    邓佳茹一看来人是陆逸尘,端着水果高兴的走过去,“逸尘啊,刚好切了水果,快来一起吃。”

    陆逸尘拧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有送给思思的,有送给老爷子的,还有送给乔世文的,也有送给乔小安的。

    只是老爷子和乔世文在楼上的小花园里,下着棋,这会儿不见人。

    陆逸尘便把礼物一一给邓佳茹作了介绍,说是他从N国出差带回来的。

    自从乔小安把话和陆逸尘挑明后,陆逸尘对她还是满怀希望,依然献着各种殷勤。

    她就不怎么待见陆逸尘,这会儿依然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时不时的拿着纸巾,擦一擦鼻涕。

    偶尔咳嗽两三声。

    陆逸尘是知道她感冒的事。

    从N国打电话回来时,邓佳茹就告诉他,她感冒的事。

    这不,好心的从袋子里掏出几盒药来。

    “安安,这是专门治嗓子疼,流鼻涕的感冒药,中药成分的,不伤身子。”

    “我差不多好了。”乔小安起身,“思思,走,和妈妈一起洗澡睡觉去。”

    “这么早就睡啊?”陆逸尘的表情显然有些失落,望着乔小安上前拉着云思思的手,准备带小萌娃离开。

    可他还是满眼欢喜,朝小萌娃招了招手,“思思,来,看陆粑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思思欲挣开乔小安的手。

    乔小安紧拽着不放。

    在感觉到不对劲儿后,云思思抬起头来,满眼祈求的望着她。

    “妈妈,我想看看陆粑粑的礼物。”

    乔小安不想在孩子面前发作,满带着微笑,“妈妈跟你说过什么?”

    “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

    “陆粑粑买礼物要花钱,不能随便要。该怎么跟陆粑粑说?”

    小萌娃显得特别的委屈,却还是转着小身板,面向邓佳茹和陆逸尘。

    “陆粑粑,你赚钱很辛苦,下次别给我买礼物了,我不能随便要你的礼物。”

    “乖!”乔小安一手拉着小萌娃的手,一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我们去洗澡。”

    邓佳茹看着孙女转身离开时,回头看着那一堆礼物时,那渴望而可怜的目光,心疼极了。

    而且,邓佳茹也不希望孩子和陆逸尘太生疏,巴不得他们情同父女。

    所以起了身,直接走过去,从乔小安的手里夺过了小萌娃的小手。

    “乔乔。”邓佳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逸尘已经花过钱了,总不能让他把买回来的礼物都退回N国。你就让孩子瞧瞧。”

    “妈妈,你怎么总是给孩子养成随便要别人礼物的习惯?”乔小安今天的心情,是超极的,万分的不好。

    “这哪里是随便伸手向别人要。”邓佳茹已经拉着小萌娃走回了组合沙发前,让小萌娃坐下,“况且,逸尘不是外人,是思思的干爸爸,是思思最亲的人。”

    邓佳茹不是干爸爸,不提最亲的人还好。

    这一提,乔小安本是烦闷的心情,更加窝火了。

    这个时候,邓佳茹已经给思思拆开了陆逸尘的礼物。

    小孩子本性也是希望收到礼物的。

    所以在看见那只又萌又可爱的流氓兔后,两眼闪着欢喜的笑意。

    很快,就接过了邓佳茹手中的流氓兔,“哇哦,好可爱哦。”

    流氓兔眯着眼睛,肥嘟肥嘟的,还穿着漂亮的衣服。

    小思思是爱不释手。

    可乔小安却直接走过去,从思思的手里抢了流氓兔,塞回陆逸尘手里。

    “以后别老是给孩子买东西,别养成她的坏习惯。”

    “还有,妈妈,和思思最亲的人是我和她爸爸云墨,还有外公和奶奶和祖爷爷,以后你别给孩子灌输这样的思想。”

    乔小安反正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索性一次说完。

    “逸尘哥,我想通了,以后思思称呼你和楠天,还有顾续,还是叫叔叔吧。免得她连自己的亲生爸爸都分不清。”

    思思是头一次看见妈妈如此生气。

    平日里,妈妈是理性的,大方的,讲道理的妈妈。

    可今天,突然抢了她的玩具不说,还不让她再叫陆爸爸为爸爸。

    邓佳茹也是感觉到很错愕,用手肘推了推她的胳膊,悄声提醒,“乔乔,别伤了孩子的自尊。”

    “妈妈!”乔小安很不高兴的挥开邓佳茹的手,“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和楠天和逸尘是不可能的,为什么你非要让思思这么靠近他们呢?以后阿墨回来了,孩子不和阿墨亲,他得多伤心。”

    “乔乔……”邓佳茹刚想开口。

    又就乔小安斩钉截铁,“妈妈,我知道你心疼我,不想我这么一直单着。总想让我在逸尘哥和楠天之间选一个,但我做不到。”

    “……”邓佳茹噤了声。

    乔小安一个人说了一大通:

    “阿墨一个人,不知道在天涯海角的哪个地方,不知道受着什么样的苦。

    你不等他也就罢了,怎么还能让别的男人,来代替他的位置呢?你可是阿墨的亲生母亲。”

    “乔乔。”邓佳茹苦口婆心,“其实……”

    “够了!”乔小安的双手,做着受够了的姿势,“我知道,其实你是为了我好。但是你是阿墨的亲生母亲,你不能放弃他。他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