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第399章 乔乔的怀孕日记(4)

    袁艺凡行刑的那一天,她再次上了头条新闻。

    我倚在落地窗外的贵妃椅上,刷着手机新闻上的各种评论。

    网络上,对她的漫骂,无休无止的。

    我听老爸说,陈红想截下押送袁艺凡去刑场的警车,是当场哭晕。

    可她却被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属位,围攻着,说她活该,是她的女儿害了无数个家庭家破人亡。

    后来第二天,陈红被人围攻打骂的的事件,也上了一个小新闻。

    我只是漫不经心的去看着这些新闻。

    后来,舅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表示歉意。

    舅舅说得没错,如果他不生这个女儿,我母后大人就不会意外死亡,我也不会失去阿墨。

    可这与舅舅没有直接关系。

    可我还是不愿意和他多说,只说了句与他无关,就挂了电话。

    袁艺凡的死,亲戚朋友圈轰动了好一阵子。

    云意凤也因MXXX航班失事事件,被判了终身囚禁。

    云谦倒是没事,云意凤顶了所有的罪,但他也被爷爷赶出了云家。

    虽然他们死的死,坐牢的坐牢,落魄的落魄,可我依然不开心。

    我的阿墨,还是没有回来。

    阿墨出差时,是今年的四月初。

    飞机四月十九号失事,至今没有找到残骸。

    我的预产期是十二月四日。

    我总是盼着,在我生产之前,阿墨能够回来。

    可是一直拖到了十二月,阿墨没有任何消息。

    十二月三号那天,凌晨一点多。

    我在床上辗转难眠,突然感觉子-宫口的地方,轻轻的一声破响。

    接着流了许多水出来。

    当时我就怀疑,一定是羊水破了。

    我倒是没有任何的疼痛感。

    拿起内线电话,就给妈妈打了一通电话。

    妈妈上楼一看,确定是羊水破了。

    接着,停在老宅外的救护车直接送我去了医院。

    这几天临近我的预产期,家里二十四小时都有医院和护士,还有专门的救护车。

    跟着一整家人,包括吴妈吴伯,还有手脚不太方便的爷爷,都去了医院。

    我到医院没一会儿,医生给我做检查,就让我直接进产房,说是宫-口已经开了八九指了,随时可能生产。

    而且,是顺产。

    接生的医生说,我的顺产条件特别好。

    只是羊水破了后,我一直不能动,只能躺在床上。

    被推进产房前,我才感觉到那股钻心的宫缩疼痛。

    大概过三四分钟一次痛一次。

    每一次所有的疼痛都聚集在肚子尖上,疼得我有些承受不了。

    妈妈跟着我进了产房。

    老爸被拦在产房外时,满眼担忧地望着我。

    我疼得说不出话,但还是微微的扬起头来,朝老爷,朝爷爷露了个甜美的微笑。

    我想让所有人都放心,所以我不得不坚强。

    即使很痛,我也对陪在产床产的妈妈说,不是很疼。

    但其实,宫缩的时候,真的是疼得想死。

    我只是死死的抓住产床两边的扶手。

    听闻接产医生和助产士在一旁摆放着各种医疗器具,什么钳子镊子都派上用场了。

    我更怕了。

    妈呀,生个孩子还用这么多玩意儿?

    要干什么啊?

    最后三四分钟的疼痛,转为一两分钟一次。

    医生让我借着宫-缩疼痛时,使劲儿用力生,憋足了气,用力生。

    让我中间千万不能停止用力。

    妈妈也在一旁看着我,替我擦汗,她想抓着我的手,可我怕把她抓疼,所以我用力的拽着产床两边的扶手。

    我把所有的疼痛,都转移到了拽着产床上的力道上。

    用力的拽着,与之同时深呼吸,憋足了力气,用力的生着。

    说得通俗一点,生孩子用的力气,就好像是十年八年没拉过大-便,用力的往外拉一样。

    但这股力,必须要沉长而连续,中间不能断气。

    我没有生产经验,使不上力的时候,我歇了气。

    真的没力气了。

    大约是两点半左右,进的产房。

    无意民中瞄见墙上的时钟已经凌晨四点了。

    用了一个半小时的力,我哪还能再有力气。

    妈妈赶紧给我喂了糖水,很甜的那种,我用吸管吸了几大口,缓缓的,又有了些力气。

    凌晨四点十五分时,我用力的往外生,突然感觉到一阵轻松。

    自己也不知道,孩子就出下来了。

    可是听不见哭声,是助产士倒拧起光溜溜、且满身通红的他来,拍了他几下屁股,这才听见强有力的哇哇哭声。

    “云夫人,云少奶奶,是个千金,恭喜。”

    我迷迷糊糊的听闻着这些声音,好累,好累。

    生完我的小公主,我真的太累了,好想睡。

    医生说要给我缝针,给我打了麻药,我完全没有感觉。

    助产士简单的给小公主洗了一遍身子,穿了和尚服,用抱被裹着。

    递给妈妈,妈妈又抱到我身边来,“乔乔,看看她,多乖。”

    我微微侧头,顺着抱被的方向望去,看张一张小脸露在抱被里。

    “怎么这么丑?”我皱眉,“好像一点也不像我,也不像阿墨。”

    长得还皱皱巴巴的,额头上还有皱纹,像个小老太婆。

    妈妈不服气,垂头看了一眼小家伙,抬起头来和我争论。

    “哪有。”妈妈一脸严肃,“明明很漂亮,你看,睫毛好长,像阿墨,长长的睫毛,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女。”

    “又红又皱的,像猴子似的。”我虽这么说,可心里可高兴了。

    小家伙的睫毛,确实是很长,眼睛也很大。

    妈妈也说,“你看,生下来眼睛就这么大,等满了月,一天天见长,眼睛会更大。到时候一定是个大眼美女。”

    我笑。

    妈妈似乎怕我看不清,特意拔了拔抱被,让我看得更清一些。

    “看见了吗,五观生得特别标志。”

    “是。”我咧嘴微笑,“你的孙女,怎么样都是漂亮的。”

    “我抱出去让你爸和爷爷看着,我回来陪着你。”

    “别。”我有些紧张,生怕妈妈把小家伙抱走了,“妈妈,你先给小家伙拍一张照片,留个纪念。”

    妈妈皱眉,表示不解。

    我笑着说,“阿墨还没回来,没见过她出生这一刻的样子,拍个照,留给阿墨。”

    我想,我每一天都要给小家伙拍一张照片,等阿墨哪一天回来了,看着这些照片,他一定会情不自禁的偷笑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