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第395章 云散雾开

    “你与袁艺凡勾引起来,买通了MXXX航班的机长和副机长,钱是从你的账上转出去的,我们已经查到了记录。

    爷爷说,念在你与他父女一场,你迫害他的事情,他概不追究。但从此与你断绝父女关系。

    也写了一份取消你对爷爷赡养义务的法律申明。

    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和云谦都将被逐出云家,与云家再没有半分关系。”

    乔小安本是不想如此轻易就放过云意凤的,可爷爷念及父女之情。

    她只好气愤的将U盘原件和申明书,塞到云意凤的手里。

    然后重新坐回椅子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太满意爷爷的这般决定,心里有些气愤,所以这会儿胎动的厉害。

    小宝宝的胎动也越来越明显。

    她只是轻轻的将手搭在小腹上,隔着那一层薄薄的衣衫。

    便能感觉到小宝宝在肚子里强有力的跳动,似乎是顶了她一下。

    没有任何规律,一会儿隔个几秒,一会儿又要隔个半分钟一分钟,才能动一下。

    直到她的心情平复一些,隆起的小腹处、那阵强有力的胎动,这才归于平静。

    过了好久,云老爷子才睁眼睛。

    他落在云意凤身上的目光,是泪光朦胧的,也是失望至极的。

    “今天你们就从云家老宅搬出去。以们以前住的别墅,我将变卖出去。以后别再踏我云家的门。”

    云谦带人来的时候,邓佳茹与乔小安,已经接着云老爷子走出了住院部的大楼。

    看着能行动自如的云老爷子,云谦错愕的站在那里,他假装惊喜的喊了一声,“外公!”

    可云老爷子只是失望的看了他一眼,很快便随邓佳茹与乔小安,一起走进了车里。

    云谦自知不妙,赶紧跑回了病房。

    只看见云意凤失魂落魄的摊坐在地上。

    两行清泪挂在脸颊,见了他,缓缓抬头。

    “儿子,我们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云老爷子出院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急着回家休养。

    而是紧急的召开了股东会。

    会议上宣布正式罢免云意凤与云谦,在FB的一切职位。

    他手中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也将以百分之十三,百分之五,百分之五的比例,分别转赠给乔小安,邓佳茹,云墨。

    至于他为什么要把百分之十三,这多数的股份送给乔小安,大家都不太清楚。

    只有邓佳茹和云老爷子,还有顾续才明白。

    如果没有乔小安这段日子的悉心照顾。

    还有老爷子被控制后,她的精心部署。

    云老爷子不可能康复,也不可能再坐在股东大会上。

    而集团的一切事务,云老爷子都委托给了顾续,乔小安仍旧是代理的执行CEO,但要回家养胎。

    从老爷子突然中风,到现在,已经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云氏近乎是风云聚变的。

    好在现在集团的事情,终于是云散雾开。

    可云家的人仍旧是高兴不起来。

    MXXX航班,依旧没有消息。

    倒是网上传闻说,已经查到了飞机失事的原因。

    该航班的机长与副机长,在飞机失事前,其家人的账户突然多也巨额资金。

    但机长和副机长至今仍旧下落不明。

    网上的评论猜测,可能这两个机长在飞机失事时,早就跳了伞,可能还活着。

    所以对这两个机长,进行了全球的抓捕。

    -

    七月底。

    云家的日子清静了好些天了。

    乔小安这些天,每天都在家里呆着。

    顾续那边有任何重大的事情,都会打电话向她禀报。

    其实,她并不懂经商,很多时候会征求老爷子的意见。

    就好比今天,顾续打电话来说:

    某个一线城市的楼盘今天刚刚开盘,所有楼层被一抢而空。

    征问她,是否还需要继续投资别的楼盘。

    她和爷爷在老宅的庭院里散着步,老爷子扶着拐杖,走得比较缓慢,但都很稳步。

    突然停在一株箭兰前,微微侧看,满眼笑意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乔乔啊。”他欣慰的叹一口气,“云氏已经交到了你手里,你就别问我的意见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爷爷,我哪里懂得管理一个这么大的集团,还是要征求您的意见的。”

    “我躺在医院的那段时间,你不是管理得好好的,那时候还处在困境。”

    “可……”

    “好了,咱们不谈集团的事情。有你和顾续,我放心。要不要继续投资新的楼盘,你们看着办吧。”

    “我明白了。”

    老爷子又扶着拐杖走了几步,放眼望去,满庭院都是绿色的植物,没有一株花朵。

    这七月盛夏,本该有许多鲜花盛开的。

    可因为云墨从小就花粉过敏,云家没有栽植任何一株会开花的植物。

    老爷子知道乔乔喜欢花,所以突然建议。

    “乔乔,让吴伯把你会客厅楼上的花圃,搬到庭院里来吧。”

    “……”

    “你怀胎十月,多欣赏一些花朵,倒能赏心悦目。”

    乔小安在小桥的台阶前,突然驻了步。

    本是准备迈向台阶的老爷子,也停了下来。

    侧头看着她,“你花圃里的花,一直是封闭的,也见不了阳光。要是搬到庭院里来,长势一定会很好。”

    “爷爷。”乔小安抿了抿唇,眼里有哀伤闪过,“你是不是放弃阿墨了?”

    “……”老爷子一愣。

    乔小安静等他的答案,他缓了半拍才说没有。

    可她似在赌气,从鼻息里发出轻轻的哼声。

    “那你为什么要在庭院里种花?”

    “……”

    “我知道,你是因为我喜欢花。可是阿墨会花粉过敏。”

    “……”

    “云家庭院里,二三十几不种花了。”

    “……”

    “如果阿墨回来了,他看见一直不种花的庭院里却全部种满了花,他会以为我们都不等他了。”

    “……”

    “爷爷,你说阿墨看见了,会多伤心。”

    “……”

    “我们是阿墨最亲最爱的人,我们不能放弃他。云家不种花的规矩,也不能变。”

    云老爷子扶着拐杖,走近她半步,将她所有的哀伤都尽收眼底。七月盛夏的夕阳,本是如火焰一般明媚的,可却把整个云家庭院,染成了悲哀的颜色。

    乔小安在这阵夕阳之中,虽是一身孕肚,却显得身姿单薄,孑然孤独。云老爷子抚着她的脑袋,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爷爷错了。爷爷应该和你一样,一直等着阿墨。”

    “爷爷,阿墨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嗯,一定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