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第368章 拜托你们了

    叶佳佳心里是非常清楚的,MXXX航班失事的新闻,在网络上是传得满天飞。

    可她还是信誓旦旦的安慰着乔小安,一声又一声,说是云少不会有事,说是云少或许改了航班,说了许多,可电话这头的乔小安是一声不吭。

    叶佳佳只好握紧电话,跟着焦急,“小安,你别着急,我马上打电话给逸尘哥,我们马上赶过来。”

    “……”电话这头的乔小安挂断了电话,无力的垂下双手,垂在身体的两侧。

    身子是一阵重心不稳,似要栽跟头。

    她退了几步,扶着墙。

    从掌心里传来的,是墙面白色的瓷砖上,那一阵阵冰冷刺骨。

    让她的心,更加慌乱无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着叶佳佳和陆逸尘。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半个多小时后,陆逸尘和叶佳佳赶到了医院。

    听闻那阵急促的脚步声,乔小安埋在膝前的头才猛地抬起来。

    本是血丝满布,泪眼朦胧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安慰,迎着这二人激动了起来。

    “逸尘哥,佳佳,爷爷这边就麻烦你们了,医院里处处都有想害爷爷的人,一定不能让任何人接触到爷爷,拜托你们了。”

    叶佳佳大步上前,握紧她的双手。

    “小安,你放心去吧,云爷爷这边我们会照顾好的。”

    “安安!”陆逸尘担忧和目光落在乔小安的身上,如丝似线,“我和你一起去机场,爷爷这边有佳佳和维维。”

    叶佳佳:“让逸尘哥跟你一起去吧,维维马上就赶过来了。”

    乔小安摇头,“不用,有Adam送我去机场。爷爷这边不能有任何的马虎,逸尘哥,拜托你了。”

    “安安?”

    “我现在没有时间。”尽管乔小安现在似一副空壳,可还是坚强的直起了腰板,只是面容憔悴而无力,苍白而无助,“我得马上去机场。”

    叶佳佳和陆逸尘,不约而同的叹息着,显得很是无可奈何。

    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

    二人只好在她临走前,拍着胸脯说,一定不会让爷爷出事。

    “还有,别让爷爷知道飞机失事的事情,他的病情刚刚好。”

    “放心,我们明白的。”

    乔小安点了点头,这才和Adam离开。

    她的脚步匆匆,娇小瘦弱,甚至是有些弱不经凡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回廊的转角处。

    直到看不见了,陆逸尘还望着她离开的那个方向,无尽的担忧着。

    许久不见,她瘦了许多。

    她在医院,不辞艰辛的照顾云老爷子的事情,陆逸尘多多少少有听说。

    真心疼她。

    叶佳佳也望着乔小安离开的方向。

    久久凝望。

    “逸尘。”

    “嗯。”

    “如果这一次,云少不能安全回到D市。”叶佳佳有些不舍,可终究还是说出了口,“那我们,就分手吧。”

    陆逸尘落在回廊尽头处那不舍和担忧的目光,抽了回来,望向满眼唏嘘的叶佳佳,久久不语。

    叶佳佳叹一口气,眼里似有泪,“我知道你一直放不下小安。”

    “……”

    “如果小安失去了云少,你还会有机会。”

    “……”

    “虽然,我不希望云少出事。但……”

    “……”

    “但飞机失事,机上乘客幸运的机率……”

    “……”

    “逸尘,答应我,如果云少真的回不来了,我们就分手。”

    “……”

    “我希望小安的身边,能有人庇佑。如果那个人是你,我放心。”

    “……”

    久久不语的陆逸尘,这才从叶佳佳的身上,抽回了迷茫的目光。

    随后,又坚定的望向回廊的尽头处,“不。云少必须活着回来,我们也不会分手。”

    -

    夜里,一点多。

    MXXX航班的乘客家属,将该航班的办公室围得水泄不通。

    乔小安和Adam赶到机场的时候,邓佳茹早已经和顾续接上了头。

    他们也在那些家属的身影之中,听闻着一片狼嚎大哭,听起来悲痛欲绝,声声阵耳。

    而MXXX航班的办公室外,只立了一个告示牌,没有人来接待。

    顾续和邓佳茹瞧着乔小安朝这边走来,两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与她接上了头。

    很显见,邓佳茹的眼睛是通红的,看起来是大哭了一场。

    乔小安立即迎上去,纤细的手掌握在邓佳茹的掌心里,她的心里明明没底,害怕着,却紧紧的扣着邓佳茹的掌心,紧紧的,紧紧的。

    “妈妈,阿墨不会有事的。”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邓佳茹声音是沙哑低沉的,似乎嗓子破了,“一个儿子呀。”

    “妈妈!”乔小安有些哽咽,尽管她脑袋又重又沉,随时都有可能晕过去,可还是在安慰邓佳茹,“我们还有希望的。”

    她的脑子嗡嗡的响。

    脚底下也如同是踩着棉花。

    可如今爷爷需要照顾,妈妈也需要安慰。

    她不能倒下。

    只有咬咬牙,似在劝慰自己,又在劝慰他人。

    “我们还有希望的,一定有。”

    前来的家属,有的哭成泪人,有的缄默垂头,有的窃窃私语。

    最后顾续走了关系,带着她和邓佳茹去了航空管制的办公室。

    “郝主任,现在是什么情况?”顾续问。

    机场航空管制办的郝主任,也是接到顾续的电话特意赶过来的,几人都站在他的接待办公室。

    “我现在也不了解情况,我直接带你们去塔台管制室。”

    几人在郝主任的带领下,走过了几条走廊,又上了塔台,进入管制室。

    郝主任:“MXXX航班,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管制员A:“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四十五分,与XX管制区空管失去联系。并在空管监控雷达上消失匿迹。”

    郝主任:“卫星监控?”

    管制员A:“卫星监控显示MXXX航班在正常航线二十四度方向,突然转向三百三十三度方向,进行了非正常的航向调整。”

    郝主任:“有新情况,立即报告我。”

    管制员A:“是!”

    郝主任转身,看着三人,神情有些沉重,“顾少,雷达和卫星显示,MXXX航班的航向突然改变,这说明……”

    顾续:“飞机出了故障吗?”

    郝主任:“不,如果飞行员还能操控飞机的转向,那就完全有时间按下紧急状态通联信号按键。但飞行员没有,这只有一种可能。”

    顾续:“什么可能?”

    郝主任:“航道突然改变,是人为的。”

    顾续:“人为的?”

    郝主任:“而MXXX航班改变的航道,是一片海洋,那一片海洋区域被称为死亡海洋。但凡是去了那里的船艇飞机,都会消失飞踪。”

    顾续:“飞行员不可能擅自改变航道,一定是有人指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