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第354章 老爷子醒了

    说完,云墨才松开袁艺凡。

    刚才拧得她太过用力,现在用力推开,如此惯力下,袁艺凡朝后退了几步。

    看着云墨潇洒决绝的离开,那清冷而有震慑力的背影,让她惧怕。她知道,云少确实是有千万种的方法来对付她。可她已经走上了这一条不归路,她所上的这辆车好像是杀车失了灵,停不下来。即使她想中途跳车,也会伤亡惨重。

    既然都是死。

    何不拉个垫背?

    让她所憎恨的人,跟她一起去死呢?

    她望向医院外,目光由近及远,越过马路,越过车辆,越过高楼,越过云层,望向更远的地方。

    似乎,那里早已超脱了生和死。

    这三千繁华,最终都会是,尘归尘,土归土。

    反正都要走那一步的,怕什么呢?

    -

    下午四点。

    乔小安也不知是怎的。

    又吐了一次,不过这一次胃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吐。

    只是有一股作呕感,在胃里翻江倒海的,刚给老爷子做着骨关节的神经刺激,就冲进了厕所。

    没吐出什么东西来,只吐了些酸水,又苦又涩的。

    她趴在马桶上冲水,也歇着气。

    回想起爷爷病倒后的一两个月来,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呆在病房里,从来没有睡踏实过,前些天是隔一个小时就要起床,闹钟每天都调了二十四次。

    这几天爷爷进入浅昏迷状态了,倒轻松了些,不用每一个小时都做生理数据的记录。

    但仍旧是两三个小时就要起一次。

    想来也是累的。

    她不想给阿墨还有邓佳茹添麻烦。

    便不打算把身体的不舒服,告诉他们。

    马桶里的水还在往下冲着。

    她起了身,走到洗漱台前刷了牙。

    又洗了一把冷水脸,这才走出洗手间。

    本是想继续给老爷子做骨关节的神经刺激。

    但是不知道自己冲进洗手间的时候,到底把小木锤放到哪里去了。

    于是,就在爷爷的病床上找了找,从床尾到到床头。

    目光一扫而过时,无意的看见老爷子竟然是睁着眼睛的。

    她以为是自己花了眼呢。

    眨眨眼,再看一眼,老爷子不仅是睁着眼的,而且眼珠子还在转动。

    她还是以为,自己肯定是花了眼。

    抬起手来,从左到右的移动着手臂。

    老爷子的眼珠子,竟然也是从左到右的转动着。

    “爷爷,你醒了?”她高兴的落泪,“爷爷,你真的醒了?”

    老爷子不能说话,想动嘴,可是嘴一歪,再想恢复原来的模样,就难来。

    于是,上下嘴唇对不上,一上一下,一左一右,看起来比他沉睡时的模样,要难看多了。

    而且本就是一个老头子,尽管乔小安给他洗了脸,剃了头,刮了胡子,但怎么看,怎么憔悴无力,又沧桑而落魄。

    可乔小安还是欣喜若狂的。

    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砸落。

    高兴得说不出话,只是握紧了老爷子的手,抿抿唇,擦擦泪。

    云老爷子在医院的这两个月来。

    有意识之后,就一直知道,是乔乔在悉心照顾着他。

    依稀听闻他们在说,怕他被害,所以不肯让任何人靠近,就连给他擦洗身子,换洗衣服也是她。

    有时候是邓佳茹和云墨。

    老爷子都清楚。

    只是言不能言,语不能语,动也不能动。

    直到他会咳嗽时,乔小安问他是不是要吐痰,他们才有了默契。

    老爷子是感动的。

    有这么个比女儿还要亲的孙媳妇。

    所以也跟着老泪纵横。

    乔小安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拭着他脸上的泪。

    她的手指似乎是瘦了,比以前更加纤细,骨节也特别的分明和突出,划过老爷子苍老的脸旁,拭去他的泪。

    又感觉到她掌心里的那双皱纹满布的手,动了动。

    于是目光顺着他的脸,落在他的手上。

    发现他的小尾指动了两下。

    乔小安会了意,问,“爷爷,你是要吐痰吗?”

    老爷子右手的小尾指又动了两下,以前他动的时候,旁边的几根手指头是不会动的。

    可现在,无名指和中指也跟着颤了颤。

    乔小安一高兴,眼里的泪水又大颗大颗的往下砸落。

    赶紧抚着老爷子的头和背,把他扶起来,才发现老爷子是坐不稳的,他一松手,他就往下滑。

    于是,只能让他又平躺着,走到床尾把床头摇起来,这才又往老爷子的身后垫了一个枕头,怕他身子不稳,会往左边和右边倒,又特意在两边加了两床被褥,这才老爷子才长躺得舒服一些和平稳一些。

    “爷爷,你试一试,看看吞咽肌能不能用力?”

    老眼子眼珠转动着,示意听懂了,眨了眨眼。

    她又说,“用力咳嗽一下,吐出来。”

    咳哧,咳哧。

    老爷子倒是能顺利的咳嗽了。

    但是嘴张不开,又歪着嘴,浓痰就那么粘在嘴里,溢了小部分在嘴角。

    乔小安也不嫌他脏。

    拿软纸巾在他的嘴角试了试,“爷爷,再试一试,看能不能吐出来。”

    老爷子又试了几次,但却没办法再吐出来了。

    她只好小心翼翼的扳开老爷子的嘴,用湿棉签把他嘴里的浓痰清洗干净。

    这时,老爷子动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她伸手去换棉签时,他也跟着看过去,眼角旁挂着潮湿的泪水。

    等她拿着沾了水的新棉签转过头来,看见他又落泪了,她像是老师哄孩子似的哄着。

    “爷爷,怎么又哭了?”

    拈着棉签,擦了擦他眼角的泪水,又说,“你醒过来是好事啊。别哭了,再哭就不是我心目中帅气的爷爷了。”

    老爷子果然没有流泪了,眼里有笑意。

    但纵观整张脸,除了眼里有笑意,其它部位都是僵硬的。

    这就叫面瘫吧。

    她清理完他嘴里的浓痰,将棉签扔进垃圾篓里。

    “爷爷,你的身子骨有好的底子,等你彻底康复了,还能像以前一样健朗。”

    她欢喜的笑着,前些日子脸上的肉又长了回来,这段时间如此辛苦的照顾老爷子,脸又瘦了下去。

    所以她原本有的酒窝,又浅了一些,“爷爷,到时候我陪你一起练太极,一起晨跑,好不好?”

    老爷子笑着眨眨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