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第352章 胃里不舒服

    楚楠天几次想蹭起来,腰和背还有手脚,都使不上力。

    所有的神经系统都死掉了一样,根本和大脑连接不起来。

    只有满眼凶光地瞪着袁艺凡。

    目光似刀似剑,似要杀人。

    “别这么凶的瞪着我。”她倒是显得漫不经心,泰然自若。

    替他擦完了左手,又拧了一把毛巾,擦着他的右手。

    “我对云少和乔小安,还算是客气的。至少开战之前,我会先给他们打声招呼。”

    擦完他的右手,她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在床的另一边,盖好被子,重新拧了一把毛巾。

    拿着湿湿热热的毛巾,轻柔的抚过他的脸,生怕把他擦疼了。最后抬起头来,满意的看了看。

    “下午办完事后,我会给你带一些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至少要把你的发胶带过来,不能让你这么憔悴。好歹,你也算是一玉树芝兰的偏偏佳公子。”

    她把毛巾放进盆里,动作很温柔,十足的贤惠。

    重新返回他身边时,俯下身趴在他的面前,贴着他很近的距离,看着他依然性感的唇,得意的笑了笑。

    下一瞬。

    吻上他。

    似乎,很是迷恋他。

    辗转吻着。

    撬开他的唇,吻上他的舌头。

    尽管,他的舌头是僵硬的,不作回应的。

    但她一点都不生气。

    重新抬起头时,迷恋的望着他。

    “以后我想吻哪里,就吻哪里了。反正你不会反抗。”

    “……”

    “哦,对了。你虽然失去了肢体反应和语言能力,但你的性-功能是正常的。”

    她妩媚的笑了笑,“你从来不肯碰我,那就只有我主动了。”

    楚楠天绝望的闭起眼睛来。

    不想听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只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就变成了一个颜色,全他-妈-的黑了。

    那是绝望,无尽的绝望。

    -

    下午一点半。

    云墨和乔小安呆在民胜医生的专属病房里。

    云老爷子今天的情况十分稳定,有几次他咳嗽,乔小安问他是否是喉咙里有痰,他都轻轻的敲了敲小尾指。

    敲的是两下。

    和第一次乔小安问他时一样。

    这样的细微动作,只有认真细心的人才能发现。

    所以乔小安照顾起老爷子,很轻松,因为和他配合的特别默契。

    他咳嗽时,她问他,他只敲一下小手指。

    她便知道他只是喉咙痒,便会端着水杯,浸一小口水给他润润喉咙。

    忙到一点半。

    乔小安和云墨才吃午饭。

    是他特意从醉月楼给她带的烤鸭。

    中午十二点多,他就从FB赶来了。

    重新用微波炉微一下后,烤鸭已经没有原来的那般味道了,皮色也变得更深一些,没有了脆感。

    可乔小安还是吸了吸鼻子,享受的说着,“好香。”

    “……”他动容。

    他也知道她没有按时吃饭,只是想先照顾好老爷子。

    “快吃吧。”

    “阿墨,真想爷爷快点醒过来,也能享受这些美食。”

    “院长不是说过了,爷爷的康复情况特别好,会醒来的。”

    “肯定,那是早晚的事。”

    “……”

    “等爷爷醒了,我要努力给他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最好是生一对,龙凤胎。”

    她一边咬着烤鸭,一边畅谈。

    烤鸭的皮确实是不脆了,被微波炉这么一加热,变得软塌塌的。

    咬起来,一点脆感也没有。

    不是原来的味道。

    而且一入股,就有一股油腻感。

    并不是难吃得不能吞咽,但就是吃着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呢。

    太油了。

    嗯,确实是太油了。

    又想着阿墨辛辛苦苦的开车,去醉月楼特地给她带过来。

    她不想扫阿墨的兴,又沾了一些酸梅酱,喂入嘴里。

    “你是在吃酸梅酱,还是在吃烤鸭呀?”

    “挺好吃的呀。”

    “幸好我多要了一盒酸梅酱。”

    不知怎的,酸梅酱酱在烤鸭上,盖去了原有的油腻味,酸酸甜甜的,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

    对于吃的,云墨从来不会讲究什么。

    但味觉特别灵。

    这一盘烤鸭用微波炉加热过后,已经失去了原先的香味。

    她不提,他也不说。

    这些天,她从来都只是应付的填饱肚子,对食物没有任何要求。

    他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只想过了这一阵,带她出去好好的玩一玩,让她轻松轻松。

    嗯。

    这个计划,等爷爷的病好了后,就实行吧。

    “明天等到了饭点,我再让阿德现买过来。”

    “不用那么麻烦的。”

    这一餐饭,大家都吃得匆匆忙忙。

    她吃的米饭不多,菜也不多。

    唯独对他打包回来的两小盒酸梅酱情有独钟。

    最后竟然用酸梅酱,就着米饭吃,所有的菜都剩了下来,就是酸梅酱被她吃得精光。

    饭后。

    两人坐了一会儿。

    他拧起公文包,两人在病房门口离别。

    “我去见楚楠天了。”

    “嗯。签了协议后,给我打个电话。”

    “爷爷还要过两三个小时才翻身,你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吧。”

    “没事的,我不累。爷爷的手指甲和脚指甲又长了,我准备给他剪了后再睡一会儿。”

    “乔乔!”他垂下头,拂开她额头上的碎发,在上面吻了吻,“辛苦你了。”

    她仰起头来,小鸟依人的仰望着他,笑眯眯的摇了摇头,“不辛苦。”

    又踮起脚尖来,迎上去,在他的左脸颊和右脸颊,分别吧唧吧唧的亲了两口。

    这才退回自己的位置,挥了挥手,“快去吧。别晚点了。”

    云墨走后,她才坐回云老爷子的床边,拿起小指甲剪,轻轻的握着老爷子的右手,从大拇指突出的指甲上剪下去。

    剪子刚刚咔嚓一声轻响,大拇指的指甲只剪了一半,她的胃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

    忍不住冲进洗手间里,蹲下身趴在马桶上,胃里一阵翻涌,哗啦啦的吐了出来。

    好像是吃了某种过期的食物,伤了胃,胃里好一阵恶心。

    吐了一阵,刚刚缓过气来,扶着马桶长长的吸气,吐气。

    突然又是一阵恶心。

    趴下去,又一阵稀里哗啦的吐着,吐着,把刚刚吃过的米粒,烤鸭全都吐了出来,似乎要把胃给吐空了,还在干呕着。

    嘴里,又苦又涩,那滋味很不好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