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第350章 我们明明可以恩恩爱爱

    袁艺凡俯下身来,从楚楠天的衣兜里,掏出了十几分钟前,他放进去的抽屉钥匙。

    起身,挺直了腰来走到书桌前,绕过书桌,又走到他常坐的那个位置,用钥匙打开了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份股权协议书。

    协议书上,有百分之四的股份,是当初FB的李伯转让给他的。

    另外,他还持有FB百分之五的股份,全放在股市,交易码,账户名,袁艺凡全都知道。

    拿着着这份股权转让书,走回楚楠天身边,扬了扬手中的文件,满眼得意矜骄的笑意。

    如此笑意,只有胜利者才会拥有。

    如今,她以为她才是最大的赢家。

    “你不是想把你手中持有FB的百分之九的股份,全部卖给云少吗?”

    “……”楚楠天皱眉。

    “之前你还想卖给云谦母子,前两天又突然反悔了。”

    “……”

    “很奇怪,我为什么知道你的行踪和计划,对吗?”

    “……”

    “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在你的手机里,装了一个监听和定位的系统。隐形的。”

    “……”

    “很高科技的。你的手机在不在通话状态,只要你带在身上,我都能听到。”

    “……”楚楠天只觉得她就是魔鬼,失去心智的魔鬼。

    “我等今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你到底想怎样?”

    袁艺凡退了几步,臀-部倚靠在书桌上,半倚半坐着。

    一边漫不经心的翻着手中的股权转让书。

    “你用脚指头想一想,因为你一直爱着乔小安,乔小安毁了我的所有。”

    “……”

    股权转让书在她的手里,一页一页的翻着,翻完了,又重复翻一遍。

    扇起的轻风,拂动着她面前的碎发。

    她轻笑。

    一笑百生媚。

    二笑颠如狂。

    “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婚姻,婚了我的孩子,婚了我的人生。”

    “……”楚楠天紧紧皱眉。

    她又抬眼望过去,看着楚楠天如此愤怒的模样,就更加生恨。

    只是恨着,恨着,她也麻木了,激不起她心里的任何波澜。

    她只想朝着那个目的而去。

    又说,“你觉得,我这么恨乔小安,我得到你的股权后,我会做什么?”

    她嘶的一声,“嘶……对了,我得感谢云少。当初要不是他让你和我离婚,你偏偏反着和他干,如今我应该早就被你扫地出门了吧?”

    又扬了扬手中的股权转让书,得意的笑道,“否则,我也不可能继承你的所有。如今楚韵死了,你又没有后代,没有近亲。你名下的所有财产,应该都是我的吧?”

    她似在开着玩笑,“我不懂法律,你给我普及一下,这些是不是都该是我的?前提是,我把你整残了,整废了,让你言不能言,死不能死,动不能动的情况下?”

    楚楠天脑子里,条件反射的将她的话过了一遍。

    答案显而易见。

    如果他真的被她整废了,受她所控制。

    那他的所有,都将是她的。

    而她杀了楚韵,这么久以来都没有被警方找到证据。

    可见她是有多么的心思慎密。

    至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将受到她的控制和操作。

    只是。

    他有很多的不解。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你为何不把话都说清楚。”

    “说清楚什么?”

    “袁阿姨是不是也是你买凶杀的人?”

    “自己都泥菩萨过河了,还替乔小安着想?”

    他瞪眼。

    她点点头,“行,告诉你,反正你很快就不能再开口说话了。”

    “……”

    “是,袁美丽是我买凶撞死的。楚韵也是我杀的。”

    “……”

    “去年十二月二号那天,楚韵失踪的第一天,就被我杀害了。”

    “可当天你在商场逛了一个晚上。”

    “是啊,为了逃避嫌疑嘛。进商场的人确实是我,但逛商场的人是我花钱请的。”

    “……”

    “这也得感谢姓去的,那段时间让我的丑闻视频满网络的流传,我戴个墨镜,也没有怀疑我是故意的。”

    “袁艺凡,你真的不是人。”

    曾经在他心里,那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可以如此手狠手辣。

    而且,还如此心思慎密。

    后来,就算是她有了丑闻视频的事件,被网络流传着。

    他也没有想到,她真正的手段是如此残忍的。

    现在,他四肢都不能动,也只能由她摆布。

    这里的别墅区,每一栋房子隔着几百米远。

    而且今天陈妈不在家。

    他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袁艺凡翘着兰花指,仔细的看了看自己涂着的美美指甲。

    弹指吹了吹,“明天你和云少就不用签什么协议了。你们定好的下午三点,那个时候你应该在医院接受治疗。”

    “……”

    “至于这股权嘛,我准备卖给云意凤母子。”

    “……”

    “好像听说云家那老不死的快要醒了,我猜想,云意凤母子手中的股权肯定得来有猫腻。他们这样心术不正的母子,正好被我利用。”

    “……”

    “楠天,你说等我和云意凤母子达成了协议,又摆平了云老不死,我会怎么对付乔小安和云少夫妇?”

    “……”

    “忘了告诉你,我曾经被云少请人殴打过,一身都是伤。这笔恨,我记着。”

    “……”

    “所有伤害过我的人,我都记着,包括陈妈,包括我流产时,那个高傲不负责任的陈明莉陈医生。”

    “……”

    “陈妈有个儿子要上大学,我准备花一笔钱,让他的儿子永远没办法踏进大学的门。”

    “……”

    “至于那个陈明莉医生,我准备让她永远下岗。”

    “……”

    “在得到你的权与势之后,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都是小问题吧。”

    楚楠天一直安安静静的听着,动也不能动,只是眉头越皱越紧,“袁艺凡,你疯了,你真的疯了。那么小小的一件事情,你都可以记成仇恨。”

    “什么事情是小事情?”

    “陈妈对你再刻薄,可她没有伤害你。”

    “她没伤害我?”袁艺凡的眼里怒意横生,“她帮你妈欺负我,她在医院不帮我垫付医药费,连麻醉药的针都舍不得出,怕我还不起。我求她给我保胎,她却非要我做流产。时间就那么一分一秒的拖过去,我的孩子还没进手术室就没了。楠天,那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恨这个世界?我们明明可以相亲相爱,一辈子恩恩爱爱,可是你从来没给过我机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