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第333章 故意迎合她

    “嗯。”乔小安想了想,“到了七老八十,你应该还很健硕。至于我嘛,可能早就满脸皱纹,满头银发,说不定走路都走不动喽。”

    “会吗?”

    “阿墨,等我老了,你不许嫌弃我。”

    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承诺她未来,只是从鼻息里发出一声幸福的笑意。

    然后在她身后越来越紧的搂着她,舍不得松开,久久的,久久的,似乎一想到未来七老八十般的光景,还很期待似的。

    过了好一阵子,这把搂着她的肩,扳她正面面对自己,在烟花闪烁的天空下,细致的打量着乔乔精致的五观,幻想着她未来满脸皱纹时的模样。

    想想,忍不住一阵好笑。

    乔小安抬起小手握成拳头,轻轻的捶了捶他的胸,“你笑什么嘛?”

    他忍不住又笑了笑,“你满脸皱纹的样子,肯定很难看。”

    乔小安并没有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有半点的生气。

    因为她知道,他是在开玩笑。

    便越发欢喜的迎着他,如此笑意明朗的一双眼睛。

    那里面澄明如水,仿佛清澈得可以看见他的心底。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果然是不假。

    他连说她老了的样子很难看,也可以这么帅气迷人,又带着对她无比的宠爱和呵护。

    不知怎的。

    心里很感动。

    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来,搂着他的脖子,迎上去一个迷恋而又热情的吻。

    大年夜的夜风很清洌,却一点也不冷。

    头顶的烟花炫丽绽放时,她与他的激情也如此热情似火的绽放着。

    久久的,久久的相拥后,他抱着她回了房间,把她温柔的扔在软床上。

    满眼的暧昧落进她痴迷的目光里,“今天新年福利,想用什么姿势,由你选。”

    她那么欢喜的仰望着她,“真的?”

    他眨了眨眼,似在无声的回答:真的。

    于是,她爬起来翘着一根拾指,轻轻的落在他的胸膛处。

    “那我选,我在上,你在下。”

    似乎,他也是有意要迎合她,所以只是被她一根手指头,这么轻轻的推了一下,就仰了下去。

    还顺手搂着她的腰,臂力一带,就把她揽进了怀里。

    又仰望着趴在他身上的她,暧昧的笑了笑。好像在说:今天就成全你。

    今夜很美!

    窗外是烟花绽放。

    窗内是一室春光。

    -

    那厢。

    云意凤和云谦回到自己的别墅后,刚一走进玄关,便有仆人迎上来。

    看着自己的母亲,似乎情绪不好,云谦立马撇退了仆人。

    换着鞋的云意凤,有着一张标准的贵妇面容,即使是发怒,也是优雅而从容。只是描着精致眼线的双眼里,有着恨不得伺机报复的仇意。她把包随手扔在沙发上,优雅的坐下去,“云谦,你今天也在场,你都听见了。你外公时时刻刻都向着邓佳茹他们那一家子。连个新进门的小媳妇,也要踩在我的头上。我到底是你爷爷亲生的。可邓佳茹……”

    “邓佳茹是外姓人,又搞得我小舅被外公赶出家门嘛。”这句话,云意凤念叨了许多年,云谦都能倒背如流了。

    “连个孙媳妇都要踩在我头上,你外公的心真是‘公平’。”

    “妈。”云谦转身走到酒架处,取出一瓶拉菲,“今天你怎么突然想起要羞辱乔家人?”

    “是乔小安先羞辱我,说我容颜老去,不再青春。”

    “我看乔小安不像那般刻薄之人。”云谦拉开瓶塞,往两个玻璃杯里轮流倒着红酒。

    云意凤瞪眼望去,“你胳膊肘往外拐的吗?”

    “别生气。”云谦端着倒了小半杯的拉菲,走到云意凤面前,递给她,“生气的女人就不漂亮了。”

    坐在云意凤对面的云谦,轻啄了一小口红酒,优雅的摇着红酒杯,杯中流光摇曳生辉,从他面前飘散而过的淡淡酒香味。

    又说,“妈,言归正传。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云意凤也端着酒杯摇了摇,“你外公手里的股份吗?”

    “爷爷手中的股份,才是FB的大头。”

    “上次和洪律师谈过,我担心根本看不上我们给他的好处。”

    “……”

    “我更怕你外公知道这件事后,会跟我断绝关系。”

    “妈。”云谦又摇了摇杯中的拉菲,嘴角边荡着优雅的笑意,“你想想,如果洪律师和外公通了气,外公会让你回老宅吃团年饭吗?”

    “你也是看见了,你外公对我的态度。”

    “那是因为你招惹了他的孙媳妇,你不知道他一直想让我嫂子,给他生个增孙吗?”

    “……”

    “妈,你想想,外公最恨的就是家族间的勾心斗角。如果洪律师告诉了他,你找过他,外公要是知道你的计划,你早就不是云家大小姐了。”

    “……”云意凤想想也是。

    “洪律师肯告诉你,外公手中的所有股份都将留给邓佳茹和我大哥,就连乔小安这个外来人也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可以继承。至少说明,洪律师并没有完全替外公保密。”

    “……”

    “这说明什么?”

    两母子四目相对。

    两双目光中,一双高贵,一双绅士。

    看似平静无波,其实在暗处隐藏着可怕的心思。

    云意凤优雅的拈着红酒杯,保持着皱眉沉思的动作,过了半响才说,“你的意思是说,洪律师其实是可以收买的?”

    “上次开的条件,不够让他动摇。这一次,只要我们足够有诚意,说不定就能搞定洪律师。”

    “洪律师要是成了我们的人,爷爷手上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就都是我们的了。”

    “……”

    “可是你外公如今身子骨硬朗着,等他百年后公布遗嘱,得等到哪一年?”

    云谦放下手中喝了一半的红酒杯,优雅的起了身,大步走到云意凤这边来,亲密的搂着她的肩,坐到了她的身边。并附在她的耳朵前,小声的说着什么。

    起初一听,云意凤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恐,随后慢慢转为平静,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两人密谋着。

    外面依旧是一声又一声的烟花炸响。

    新年的热闹非凡与喜气洋洋之下,却有着一波又一波的暗涌,正汇成一股风浪,朝着云家席卷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