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第323章 杀人灭口的人

    破旧的面包车被袁艺凡用力的拉开时,车门被撞响,听着头皮发麻。

    迎着一阵冷洌的晚风,楚韵似乎感受到了山谷的浓浓气息,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此时此地,已经远离了繁华的城市。

    这里到底是哪里?

    袁艺凡到底要干什么?

    楚韵看不见,摸不着,猜不透。

    只觉着头发被袁艺凡用力的拽着,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她拖出了面包车。

    “出来。”

    她发出唔啊唔的凄惨叫喊声,因为嘴里堵了块布,根本听不见。

    似乎能感觉到头皮和头骨分裂,疼得让人一阵目眩头晕。

    她拼命的挣扎,可手脚被绑着,最多只是踢踢腿,伸伸腿,两个胳膊被反绑在身后,想反抗也是徒劳。

    依稀觉着身下是湿淋淋的泥泞,又冷又脏。

    这一路被袁艺凡扯着头发拖行着,楚韵还能感受着两旁的茅草刺进肌里的疼痛感。

    这里绝对不是城市。

    绝对不是。

    恐慌,害怕,担惊,绝望……

    在楚韵的心里交替着,排山倒海着。

    想她楚夫人,年轻的时候丈夫离世,她一人带着年幼的楚楠天四处打拼,什么样的风雨没见过。

    可到了这一阵,她也是无可奈何,怕得直哆嗦。

    终于,袁艺凡松开了她的头发。

    踢了她一脚,这才把她的眼罩和口罩给解开。

    口罩被解开的那一刻,楚韵在车上憋了许久的恶心,终于一泻千里的吐了出来。

    清冽的冷风中,飘散着一股恶臭味。

    过了一会儿,楚韵缓缓的,无力的抬起头来。

    “你想干什么?”她哭诉着,身上早已是泥泞满布,曾经高贵的头发也变得脏兮兮乱兮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天空还飘着淅沥沥的小雨。

    冬天的气息,在这山里,显得更浓,更浓。

    风更冷,像刀子一样刮过脸面。

    雨更冰,明明是细如丝,可飘落在脸上时,冻得人直哆嗦。

    楚韵就这么抬头望着,害怕的望着袁艺凡,“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袁艺凡穿着一双又大又深又长的靴子,大号的,加大号的,不是雨靴,倒像是男士款的。

    她又提着脚上的黑色靴子,重重的朝楚韵的胸口踢了一脚,“想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

    “凡凡!”楚韵倒在湿淋淋的草地上,“凡凡,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好好说?”袁艺凡一声冷笑,抬起左手来,“看见了吗?我在楚家做牛做马,你故意把杯子摔破,我伸手去捡,你却狠狠的踩了我一脚。”

    “……”

    “这一脚,碎掉的瓷片割进我的肉里,好几天后我才取出来。”

    “……”

    “这伤疤,你看见了吗?”

    “……”

    “还有右手,被你烫得不成样,你知道当时我心里想什么吗?”

    “凡凡,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错了?”她又捞起衣服,露出肋骨乍现的背来,“看见了吗,你一不顺心,就用东西打我,砸我。”

    “……”

    “以前,我想着楠天早晚会回心转意,你怎么折磨我,我都忍了。”

    “……”

    “可是我的孩子没了,我和楠天的孩子没了,是你和楠天亲手杀死了我的孩子。”

    “……”

    “我月子刚做完,从娘家回来,你就让我干这干那,还变本加厉。”

    “……”

    “楚夫人,楚韵,你知道我有多恨你?”

    “凡凡,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了,我错了,我错了。我让楠天回心转意,我让他好好对你。”

    楚韵似乎能从袁艺凡猩红的目光中,看出杀意,以至于吓得直哆嗦,直求饶。

    可袁艺凡只是冷冷的,轻轻的,从鼻息里发出一声笑电,“楚韵,你以为我是傻子吗?等我放你回去,你不得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我,甚至会送我进牢里。”

    “你,你,你到底想怎样?”

    “怎样?”

    “……”

    袁艺凡直起腰来,望了望楚韵身后一片湍急的河流,目光同近及远,望向更远的地方,越过河流,越过山岭,望向夜色的天边。

    晚上八九点,山谷是一片漆黑。

    那些树,那些草,那些山,那些风吹后的异动,让人心里发毛。

    “你知不知道,去年的十二月二十六号,云乔两家大婚,作为云少的岳母的袁艺凡,却没有出席,究竟是为什么?”

    “……”

    身后的楚韵吓得哆嗦,没有回答。

    袁艺凡又往她身上踢了一脚,“我问你话,回答。”

    “她……她……”楚韵哆嗦着,“她不是在车祸中身亡了吗?”

    “呵呵!”袁艺凡又是一声冷笑,“车祸?”

    “……”楚韵害怕着。

    “开车的司机,是我雇的,是一个癌症晚期的中年男人。”

    “……”

    “我让他撞死袁美丽的,只是没想到乔世文还活着。”

    “……”

    “云少在D市权势滔天,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找出真凶吗?”

    “……”

    “司机死了,我给司机准备的证件全是假的,查不到他的身份。”

    “……”

    “我给了司机的家人六十万现金,没有银行转账记录,查不到任何信息。”

    “……”楚韵看着面目狰狞的她,绝望着,害怕着,也求饶着,“凡凡,对不起,对不起,以前是我的错,我不该对你那么凶,凡凡,你放我回去,我把所有的家产都给你。”

    “你当我是傻子吗?”袁艺凡怒吼,“我还没说完,你闭嘴。”

    这一吼,楚韵乖乖噤若寒蝉。

    “因为我恨乔小安,她一直占据了楠天的心。我不想她的婚礼进行的那么顺利。”

    袁艺凡直瞪着楚韵,又说,“我也恨你,从我和楠天好的那一天,你就没正眼瞧过我,后来还变着法的折磨我。楚韵,我的孩子没了,你要偿命。”

    “凡凡。”楚韵求饶着,“你和楠天还会有孩子的,如果你杀了我,你也会坐牢,你这一辈子就毁了。”

    “毁了?”袁艺凡反问。

    在楚韵害怕地望着她时,她抬起腿,又重重的踢了楚韵好几脚,“毁了,毁了,毁了?为什么会毁了,还不是因为你和乔小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