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第318章 他值得托付终生

    日子又过了一天,第二天一切照旧。

    天边出现鱼肚白的时候,乔小安陪云墨早起,晨跑锻炼身体。

    早餐后,二人一起去上班,他去他的FB,她去她的美好时代。

    日子不温不火,可静静流淌而去的时光里,满满都是她对他的依赖,和他对她的迷恋。

    唯一让乔小安感到不满的,就是楚楠天。

    这个曾经和她恋爱了五年的男人,像是藤藤蔓一样,总是想缠着她。

    从那天楚楠天在美好时代约见了云意凤和云谦之后,他几乎每天都会来美好时代。

    美好时代是公众场所,打开门就是做生意的,楚楠天每天来消费,她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赶他走。

    日复一日,连着一两个月的时间,楚楠天每天都会来。

    楚楠天也是奇怪,他来了,只点一杯咖啡,然后静静的坐在那里,桌上摆一台平台电脑,没事的时候都在看着他的股市。

    反正,自从楚楠天当了FB的小股东之后,每天坐着收钱分红,什么事也不用干。

    而一个月的时间,只需要出席一次FB的股东大会。

    楚楠天是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这样的日子,可谓是悠哉游哉。

    所以他有足够的时间,坐在美好是代的某个角落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股市,还一边守着他朝思暮想的安安。

    这样久了,乔小安也烦了。

    秋天过去了,冬的气息越来越浓。

    云墨的幻影停在广场的树下,一阵杀车,卷起路边的枯风的银杏树叶,随着清晨里的冷风,飘远,跌落。

    乔小安还没有下车,云墨已经快速的绕过车头,走到她的那一边,替她拉开了车门。

    她从幻影里欢喜雀跃的走下来,站在他身边,踮起脚尖迎上去,在他的右脸颊上吧唧吧唧的亲了一口。

    似乎觉得还不够,又换了个方向,往他的左脸也亲上一口。

    这才退回自己的位置,满眼欢喜地望着他。

    “早上起得早,没什么事就去楼上睡一睡。”云墨揉了揉她的脑袋,又替她拢了拢身上的风衣,生怕她吹了风受了寒。

    这才发现她的围脖还落在他的车里,便弯下腰从车里取过她的白色围脖,挂在她的脖子上,又细心的替她绕了一圈。

    似乎,他围的围脖不是很好看,特意又理了理,摆出好看的模样好,这才满意的看了她一眼,“中午不必亲自煮饭的,别太辛苦,上楼去睡一觉吧。”

    美好时代的那套一居室的房子,她装得特别温馨。

    想来睡起觉来,会美美的。

    可她摇摇头,“我都想好今天的菜谱了,昨天就打电话让采购特意买了菜。反正做两个人的饭也不累,中午你下班后就直接过来吧。”

    对于云墨来说。

    每天最轻松的时光,便是中午休息的两个小时。

    从十二点到两点。

    他可以和他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短暂的两个小时,有着无尽的甜蜜恩爱。

    “你亲手做也行,简单一些,你和我两菜一汤就够了。”

    “你是一个集团的CEO,两菜一汤的标准是普通员工的,我都嫌四菜一汤少了呢。”

    “不累吗?”他看着她满脸欢喜洋溢,也跟着笑微浅露,显得绅士而优雅,似乎早已甩掉了曾经的面容清冷。

    她摇头。

    他又摸了摸她的脑袋,“对FB的员工,我是CEO。但对你,我只是一个丈夫。所以,给我准备的午餐,不用标准太高。”

    她努努小嘴,“那不成,对于你这么优秀的丈夫,我当然得花足了心思来犒劳你。”

    “上去吧,我停好车也进公司了。”

    两人在幻影前道别,她又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吧唧吧唧的亲了两口,这才转身朝他招招手,“快去停车吧,我上去了。”

    乔小安走到电梯的门口,细长的手指落刚刚落在电梯的上行按键上,身后便传来了一个男音。

    “安安!”

    这声音是楚楠天的。

    好歹他们也处了五年,她怎么会记不得楚楠天的声音。

    只是,以前他没有和袁艺凡混在一起时,这声音听起来儒雅迷人。

    如今听着,总觉得像是苍蝇在耳边飞过是,那种让人从心底升起的厌烦感一样。

    恨不得驱之,远之。

    可她还是缓缓的转身,看见楚楠天从大厅的另一边走出来。

    显然,他一直在这座美食广场,并不是从外面走进来的。

    而他来的方向,刚好是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真功夫餐厅,想来他是一直呆在那里。

    而真功夫在一楼。

    所以说,刚才她和云墨在幻影前道依依不舍的道别场景,楚楠天也看见了。

    乔小安不知道,楚楠天为什么可以这么持之以恒,每天都会比她先到这里。

    转身后,她显然是有些无可奈何的,拧了拧肩上的包包,叹气问。

    “楚楠天,你究竟想怎样?”

    “我知道让你心甘情愿的回到我身边,根本不可能。”

    “那你想怎样?”

    “……”他其实只想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她。

    “我也没功夫和你闲聊。”对于他,她已经彻底无语了。

    刚一转身,楚楠天上前两步,又问,“安安,为什么在你的眼里,始终看不到我?”

    她四十五度角的回头,斜睨了他一眼,“以前我们好的时候,我眼里全是你,那时你怎么不懂珍惜?”

    “我是被袁艺凡下了药,你知道我一向定力十足,不可能分不清她和你。”

    “……”

    “安安,你仔细回想一下,我和你在一起的哪一次,不是定力很好。”

    “……”

    “如果当时我不尊重你,不克制,我们早就有那层关系了。”

    “……”

    “你说必须要婚后才能走到那一步,我一直没强迫你。”

    “……”

    “安安,我真的是被艺凡下了药,难道错一次,就永久是错吗?”

    “那……”她欲言又止。

    本是很想问,那她被袁艺凡陷害,说她害袁艺凡流产那次,他为什么不相信她?还有袁艺凡来送请帖的那一天,他为什么扇了她一个耳光?

    可是想想,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从嘴边挤出一丝冷笑。

    鼻息里,也发出一声低低的嘲笑声。

    “那些都不重要,已经过去了。楚楠天,我劝你别在我身上浪漫时间了,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再回到你的身边。我都想好了,以后就算我死了,我也要和阿墨埋在一个坟里。如果有来世,不管有多艰难,我依然会继续做阿墨的妻子。他值得托付终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