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第306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真的是我的孩子吗?”

    楚楠天仍旧保持着双手插入西装裤包的姿势。

    漫不经心的,朝一脸痛苦的袁艺凡望去,本是平静的目光突然多了几丝厌倦。

    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前些日子在网络上传疯了的不雅视频,视频里的女主角就是他的太太袁艺凡。

    那个女上,男下的姿势,那若有似无的娇-喘声。

    那么放荡的一个女人,和现在跌倒在秋千椅前、一副楚楚可怜、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柔弱得像是林黛玉似的袁艺凡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两人。

    他的目光,就那么漠不关心的从袁艺凡的身上抽开。

    由近及远的望向庭院外,那一排排落叶纷枫的枫树。

    冬天了,枫树的的枯叶也快落尽了,很荒凉,一棵棵大树显得空落落的。

    就像是楚楠天现在的心情一样。

    空落落的。

    “艺凡,你假流产的那次,我给过你一次机会。”他仍旧不再看她,“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旁边的楚韵依旧在念叨她是个狐狸精,就算真的怀孕了,也是怀的野种。

    楚楠天听的多了,也不再阻拦母亲的这般语出伤人。

    反正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任何的怜悯和同情,对袁艺凡也不会再有丝毫的呵护。

    至于夫妻间的责任嘛……

    如果不是为了在云墨面前,不那么屈服,他定是会递给袁艺凡一张离婚协议书的。

    “楠天,他真的是你的孩子,真的是……”

    袁艺凡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尽管她又痛又没力气,可还是朝楚楠天伸着手。

    那双手,又瘦又细,苍白颤抖。

    无名指上的那枚漂亮的钻戒,在这阴霾的天空下仍旧熠熠闪光。

    可此时此刻,简直就像是一出笑话。

    再贵的婚戒又有什么用。

    他的心,不可能再留在她的身上。

    最后,楚楠天一百八十度的往后转身,迈着漫不经心的步伐离去。

    可能只是不想她有什么意外,淡淡的吩咐了陈妈一句:

    “陈妈,送她去医院,拿掉这个孩子。”

    楚韵倒觉得儿子的决定是对的,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解气,临走前对袁艺凡又狠狠骂了一通。

    骂的那些话是不堪入耳。

    袁艺凡痛得想晕过去。

    越是觉得委屈和屈辱,腹部的疼痛就越是加深了一分。

    她可怜巴巴地望着有些慌张的陈妈。

    “陈妈,求求你,送我去医院,好吗……”

    “……”陈妈不知该怎么送,她也不会开车,楚少也没说要派车。

    “陈妈,求求你!”

    “……”

    “哪怕帮我给我爸妈打个电话。”

    她在院落前除草的时候,身上没带手机。

    若不然,这般情况下,早给陈红和袁俊文打电话了。

    可是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平时袁艺凡对陈妈也不怎么好,总是摆出一副少奶奶的样子。

    这陈妈办事,也不是很上心。

    只不过不想她死在眼前罢了。

    最后叫了个出租车,总算是把她弄到了医院。

    没有熟人,没有楚楠天的安排和吩咐,他们就是情况再急,也得排队。

    医生也不是很负责任。

    把袁艺凡弄进手术室后,一台台的手术床都是满满的。

    有做掉孩子的,有生孩子的,也有保胎的。

    袁艺凡出了些血,算不是大出血,但也浸湿了衣裤。

    医生便让她平躺着,不要乱动。

    护士和医院从手术床前经过。

    她呼救,“医生,救救我的孩子,我不想流产。”

    “你的情况不急,那边有个难产,产妇和孩子都快保不住了。”

    “医生,我的孩子也快保不住了。”

    “……”

    哪里还能再听见医生的声音。

    他们从她的白色屏色风一闪而过,早就没了身影。

    只有陈红陪在旁边。

    终于算是有人搭理她了,也没有给她做什么救急措施。

    只是吩咐了她,平躺着不能动,然后就被推去做了B超,做了心电图,查了血……

    等等,等等,一系列的检查。

    最后,又回到手术室外。

    医生拿着检查单子说,“胚胎已经滑出子-宫,快到掉到宫-颈了。没有保胎的必要了,做掉吧。”

    袁艺凡平躺在床上,抓着两边的扶手,用力的昂起脖子来:

    “医生,我不想做掉孩子,我要保胎,无论如何我都要保胎,多少钱我都保。”

    “这种情况已经没必要保胎了,就是保胎也会滑胎的。”

    “我有钱,我有钱,我让我爸妈送钱过来,我要住院保胎,我要保胎。”

    没有了孩子,她会输得更惨。

    至少有个孩子,楚楠天看在孩子的份上,还会关照他们母子。

    最不济,孩子能从楚楠天手上分些财产吧。

    反正她心里清楚,这个孩子千真万确是楚楠天的。

    呵!

    都痛得满脸惨白,大汗淋漓了,她还有心思盘算这些。

    也真是够了。

    “做人流,九百块,加无痛的麻醉针两百八。如果住院,先交一万的押金,但我先把丑话说前头。就算是保胎,也保不住,顶多胚胎只是晚两天滑落而已。到时候也是个没有心跳的胚胎。你们想清楚。”

    一席话,让袁艺凡心痛如刀绞。

    可她还是想保胎,“我要住院,我要保胎。”

    医生看着陈妈,“你是家属吗,那先去交一万块钱押金,我们只能打保胎针。”

    “我哪有一万块钱?”陈妈嘀咕,“回去给不给报销还不一定呢,做人流。”

    “陈妈,求求你了,我回头一定把钱给你还上,加倍还你行吗?”

    “少奶奶,医生都说了孩子保不住,保不住,你能不能别固执了。”

    陈妈说着,问医生要了一张交费单,接过来一看,一千一百八。

    “不是九百吗?”陈妈说。

    医生问,“不做无痛吗?”

    “麻醉针就免了,我生孩子那会儿还没接生婆,不一样挺过来了。”陈妈对袁艺凡,是彻底的没有同情心。

    折腾来,折腾去。

    结果袁艺凡还没开始做手术,孩子就自己流出来了。

    是个白色的胚胎,指头那么大。

    但是因为没有流干净,又做了清宫手术。

    当然,是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做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