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第303章 是你

    电话这边的云墨,目光深沉的望着落地窗外的冬日雪景。

    窗外的整个庭院,在皑皑白雪中有几分清洌,一如他脸上的冰冷。

    他皱了眉。

    心底暗了暗。

    才说,“云意凤和云谦手中的现金,要购买这百分之四的股份还是有些难度。但也不是不可能。”

    顾续:“或许李伯要转卖股份的事,已经告诉这母子两人,只是他们暂时拿不出这笔钱,所以没有立即交易。”

    云墨若有所思。

    顾续又说:“听说李伯的儿子在澳洲那边,急需用钱。这笔钱对李伯来说,很急。”

    云墨看了看对面有些无聊的乔乔,摸了摸她的脑袋,却还能一心二用的对着那边认真吩咐道:

    “顾续,下午你帮我拟一份股份转让的协议。明早就和李伯签约。”

    “你答应给他高出的百分之二个点?”

    “在原基础上,再加两个点。”

    “阿墨?李伯急需用钱,你又何必另外加价?只有你能以最快的速度,最划算的价格买下他手中的股份。”

    “……”

    “阿墨,我们根本不用急。”

    “不能有任何的闪失,这百分之四的股份对我很重要。”

    “好,我现在就拟草合同。”

    挂完电话后,云墨朝乔小安望去。

    她一双美丽的眼睛秋波流转,顾盼生辉的朝他望来。

    两人四目相对。

    各自目光深情。

    “阿墨,又要去公司忙了?”他这才刚回来呢。

    他眨眼笑了笑,拉着她的手掌扣入手心,“不,明早再去公司,下午陪你。”

    第二日的黎明前夕,冷风清洌。

    D市的冬天天色亮得早,早上六七点天不见亮。

    淡墨渲染般的天色,将宽广的庭院映得黯淡无光。

    乔小安已经坚持了许多日,陪着阿墨早起,在东方明珠的跑道上小跑一圈。

    有时候,也会看看阿墨和跆拳道的教练练会拳。

    总之,早晨早起,喝了几服中药,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也不知是何时,天色已经破晓了。

    两人回到庭院前时,天边已经迎来了曙光。

    云墨的心情似乎不错,脸上一直是笑意盈盈的。

    推开栅栏门的那一刻,乔小安刚刚走进去,他绑在手臂上的手机响了。

    他也走进庭院大门,从手臂上拿下手机一看,是顾续打来的。

    这么早,天色才刚刚亮,顾续怎么会来电话。

    云墨心里隐隐不安。

    乔小安:“顾续这么早来电话干什么?”

    划开接听键,云墨微蹙着眉头,“这么早?”

    那边,传来顾续不太愉快的声音,甚至是带着一丝急切,“阿墨,出大事了。”

    “……”云墨的眉头皱得更紧。

    乔小安心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阿墨的脸色这般难看?

    那边的顾续又说:“李伯已经把FB的股份卖给别人了。”

    “……”不可能这么快,云墨很是怀疑。

    顾续继续说,“阿墨,李伯一家人是今天早上七点半的国际航班。也就是二十分钟后,飞往澳洲。”

    “……”

    “顾董刚从澳洲回来,刚才我碰见顾董,顾董告诉我的。”

    “……”云墨一直知道,顾董和顾续住在同一个富人别墅区,两人碰面很是正常。

    “阿墨,会不会是云谦母子?”

    “他们不可能在短短半天内,就凑齐五十几亿现金。”

    “那会是谁?”

    “李伯突然转手这么多股份,没理由不向董事会申请召开董事会。”

    “……”

    “我想,这个幕后的股东很快就会浮出水面的。”

    “阿墨,难道这个人是有备而来?”

    “别急,只是百分之四的股份。目前我和我妈还有爷爷手里持有的股份,依然是FB的大头股东。”

    “阿墨,可是我感觉收购李伯手里百分之四股份的人,和上次FB股份复盘,一次买入百分之五的股分之人,是同一个人。”

    “……”他也有这样的隐忧,只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到公司再细聊。”

    乔小安看他挂了电话,跟着紧张起来,迎上去握着他的手侧身望着他,“阿墨,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一个小股东退出了董事局,把手里的股份转让给了别人。”

    “会危及到你的地位吗?”

    “放心,只是百分之四的股份,暂时没有威胁。”

    只是错手这百分之四的股份,他仍然觉得有些遗憾。

    “乔乔,今天不能陪你一起吃早餐了。”

    “这么急吗?”

    “我得赶去公司。”

    “那我帮你拿点早点,你在车上吃。”

    一个小时后,云墨抵达FB公司总部的巍巍大厦。

    刚刚一走进一楼的大厅,徐露便小跑过来,递给他一份函件。

    “云少,董事局的李伯一大早就把这个放在前台,指明了要转交给你。”

    他当场拆开看了看,是一封亲手笔的信。

    李伯写的。

    冠冕堂皇的说了一堆抱歉的话。

    又说他这百分之四的股份,也危及不到他在FB的地位。

    希望他见谅。

    云墨把这封信揉成一团,递给前台徐露,“烧了。”

    呵,连亲笔信都是如此匆匆忙忙的放到前台,这李伯是走得有多急?

    不过李伯说得对。

    百分之四的股份,暂时危及不到他的地位。

    只是他真的很感兴趣,这背后买入这些股份的人,究竟是谁?

    下午三点。

    FB的十几位股东都赶到了董事局的会议室。

    当然,也包括云老爷子和邓佳茹。

    还有云意凤,云老爷子的大女儿,云墨的大姑妈。

    开董事会之前,接手李伯手中股份的人,让秘书给云墨打了一通电话,但当时对方是怎么也没有透露身份。

    直到,两点五十九分。

    云谦和顾续刚刚走到会议室的门口,便看见走廊的反方向同样走来两个人。

    那人一身西装革履,脸上透着意气风发的微微笑意,而且一脸的谦和有礼,看似面善,却突然记云墨和顾续二人同时皱紧了眉头。

    云顾二人异口同声:“是你?”

    很快,云墨的眼里有了森冷而又冷峻的目光,望着走来的男人半响,也终于明白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