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第302章 有他在,再苦都是甜

    她嚼着嘴里至少好几十颗的石榴籽,丰盈饱满的汁水全被她嚼得一干二净,嚼得津津有味的。

    “甜吗?”云墨一边剥着剩下的半颗石榴,一边望着她问。

    她笑着点了点头。

    垃圾桶隔着她比较远,她刚垂头,本想把嚼去汁水的石榴籽吐到自己的手里,再扔进垃圾桶的。

    谁曾想,他看见了,便直接伸出他那颀长而又宽大手掌,摊在她的面前,递给她一个眼神,示意她吐在他的手掌里。

    乔小安倒是不客气,直接把所有嚼过的籽籽都吐了出去。

    反正,他也不嫌脏。

    然后看他泰然自若的将籽籽都扔进了垃圾桶,又埋头水果盘前,继续剥着剩下的石榴。

    乔小安突然想起,这样的待遇得在古代,那些生为公主、妃贫、太后的大人物们才能有的啊。

    虽然,云墨不是她的仆奴。

    但这种待遇,突然让她幸福得快要飞上天似的。

    以至于她脸上洋溢着的笑容,简直是乐开了花。

    他继续剥着石榴,她也继续舀着石榴籽,银勺子撞在陶瓷水果盘里时,发出一声欢快的声音。

    就好像此时此刻,她欢快的心情一样。

    云墨闻声望来,看着她舀了一大勺,不由皱眉,“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

    她却把勺子,递到他的嘴边,“你光是剥,也该尝尝啊。这新西兰的进口石榴,可甜了。”

    “……”他不喜欢吃水果,特别是很甜的水果。

    “尝尝嘛。”

    “……”还是勉为其难的尝了小半勺。

    剩下的半勺,她喂进自己的嘴里,“甜吗?”

    云墨本是微皱的眉,忽然向上扬了扬,“明天让吴妈多给你买些。”

    “确实很甜吧,嘴里的中药味瞬间就没了。”

    他剥得快,但她吃得更快。

    白色的陶瓷水果盘里,已经一粒不剩了,唯有剩下的一滩乌紫色的水果浆。

    他剥完最后几十粒,刚想放到水果盘里,见空空如也的盘子,干脆直接递到她的嘴边。

    她也很配合的张开了嘴,含住他喂来的石榴籽,然后美美的,甜甜的笑了。

    包着满嘴的石榴籽,含糊不清的说了个谢谢。

    云墨看着吃货样的她,嘴角处荡起了优雅的弧度。

    笑道,“乔乔,最近你好像又胖回来了。”

    她继续嚼着石榴籽,“有吗?”

    他若有所思,“你笑着时,脸上的酒窝又深了。不是胖了吗?”

    “最近喝的中药多,肉也吃得多,应该是胖了些吧。”

    他笑着。

    她一边嚼着剩下的石榴籽,一边去拿来了微型电子称。

    站在沙发前称了称,突然吓了她一跳。

    “哇靠……”

    云墨微微皱眉,朝她望去,“称坏了吗?”

    “我倒是希望它坏了,这应该没坏吧,我已经九十九斤了。”

    “你一米六几,九十九斤不是很瘦吗?”

    “不行。”她从微型电子称上跳下来,跑到垃圾桶前把嘴里的石榴籽给吐掉,又站回称中央,“再称一下。”

    可是,结果不变。

    还是九十九斤。

    “阿墨,我真的重了。”

    “还可以再长些肉,摸着有肉感。”

    “阿墨……”她嘟哝,“一点都不正经。”

    她从称上走下来,坐回他的身边,他顺手担了担她的脸蛋,“嗯,似乎有些肉感。”

    “你的脸没肉感。”她索性两只手都捧起他棱角分明的脸,又搓又捏,“可是一样很舒服啊,为什么非要让我多长些肉。”

    云墨开着玩笑,“你不知道我是肉食动物吗?”

    “那我给你买只小肥羊。”

    “可我只对你感兴趣。”

    两人说笑着,云墨公文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刚好,他的公文包在她的那一边。

    她便帮他翻出来,递给他,“李伯?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你有个姓李的叔叔?”

    云墨接过手机,“李伯是FB的老股东,当年跟着爷爷一起打过江山。他持有FB百分之四的股份。”

    乔小安哦了一声,云墨这才划开接听键,很是礼貌的喊了对方一声李叔。

    那边,传来一个很和蔼的声音,“阿墨啊,我有个决定,本是想跟你爷爷说的。但想想你是FB的继承人,跟你说也是一样。”

    “难得李伯亲自给我打电话,荣幸之至。”

    “阿墨啊,我想和儿子移民去澳洲,在那边发展别的产业。所以想把我持有的FB百分之四的股份卖出去。”

    “……”

    “虽只有百分之四。但如果卖给别人,会危及你们在董事会的地位,所以思前想后,还是准备给你打这通电话。你看,你方全接手吗?”

    “李伯首先想到孙侄,孙侄当然求之不得。”

    “客套话我们就不说了,我跟了你爷爷几十年,云老爷子最看中的就是你。所以我也信任你。但我有个条件。”

    “李伯尽管开口。”

    “FB的股票还在继续往上涨,我要的不多,只希望你给出比股市从高百分之二个点的价格,收购我持有的所有股份。”

    “……”云墨也知道,李伯的这一通电话,也不是真想顾及他在董事会的地位。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果然如此。

    想来,能给出这个价格,也只有他云少能做到。

    当然,如果李伯找了云谦和云意凤母子,他们想方设法,也会买走这些股份。

    所以,云墨立即就答应了。

    又和李伯寒暄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乔小安瞧他挂完电话后,脸色不是很好,忙问,“阿墨,发生什么事了?”

    云墨笑了笑,将手机撩到一边说,“只是被人有意敲诈了一番。”

    FB百分之四的股份,那得是好几十亿。几十亿的百分之二,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他又说,“不过,我该感谢这个敲诈我的人。”

    集团的事情,她从来都听不懂,也不明白,所以没有多问。

    云墨又拿起了手机,给顾续去了一通电话。那边,倒是比他更先出声,“阿墨,听说李伯要出手手中持有FB百分之四的股份?”

    “你也知道?”云墨皱眉。

    他以为,李伯的这通电话,是最先打给他,没想到顾续竟是比他先知道。

    看来,李伯已经在董事会先问了一圈,可能暂时没有人愿意高价接手,所以才把电话打给了他。

    倒是他,低估了李伯的忠诚心。

    那边的顾续忧心忡忡,“阿墨,不知道云谦母子知不知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