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第289章 成为朋友

    电话里,又传来了云墨磁性好听的声音。

    “谁又跟你说,大老板就不能坐出租车了?”

    乔小安心里美滋滋的,今天坐在幻影里,心情忽然明朗了许多。

    望着车窗外飘着冬雪的街景,在车窗上哈了一团白气,小手指头在上面一圈圈的画着,“阿墨,谢谢你。”

    谢谢他,把幻影留给了她,还要屈身去坐出租车。

    那边的阿墨立即皱了眉,“早上才跟你说过,不许谢来谢去。”

    她好笑,笑过了之后又有些失落,“阿墨,爸说不过去跟我们住,他想从荷塘月色搬出去,回老房子住。”

    “回老房子?”

    “嗯,他说想回去陪陪我母后大人,怕她回老房子。”

    “回头我亲自跟爸说吧。”

    “阿墨,要不就让我爸回去吧,他肯定也不习惯跟我们在一起。”

    如果是她,她也不会离开和阿墨有着许多回忆的地方的。

    那边的云墨似乎在忙了,“乔乔,我先忙,忙完给你电话。”

    “嗯,不用管我,你去忙你的吧。”她说了声再见,很快就挂了电话。

    第二日,云墨本是和乔乔约好,晚上一起出去吃饭的。

    但是陆逸尘下午五点半的飞机,抵达D市。

    为了问清楚,乔妈车祸事件的原委,云墨亲自去了机场。

    飞机刚刚在候机楼外停稳,陆逸尘也是刚刚开了手机,便接到了云墨的电话。

    倒是让他,特别的意外。

    “陆总!”

    “云少?”

    电话里,云墨也不绕弯子,“有件事情需要陆总的帮忙,我就在机场,陆总有时间见个面吗?”

    “好!”陆逸尘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了。

    “为什么这么爽快?”倒是让阿墨很意外。

    陆逸尘这才想了想,“因为你是安安的丈夫。帮助你,就是帮助安安。”

    两人很快约好,在机场的西餐厅碰面。

    餐厅里的顾客不多,这个时间点除了他们,没有第二桌客人。

    云墨点了一份牛排和意大利炒面,陆逸尘点了一份咖啡螃蟹和蔬菜沙拉。

    两个大男人,坐在环境优雅的西餐厅,吃着牛排和咖喱蟹,感觉怪怪的。

    云墨若不是很想快点破案,也不会急着将见面的地点,直接约在了机场。

    “云少,我没有想到,我对云少还能有用处?”陆逸尘绅士的搅着盘里的蔬菜沙拉,“云少,你直接说吧,但凡我能帮到的,一定不会吝啬。”

    “陆总倒是爽快人,那我直说了。”云墨也是绅士的切着牛排,“我岳母车祸的事情,你知道幕后主使者是谁吗?”

    陆逸尘搅着蔬菜沙拉的手顿了顿,望向他时眼里半是疑惑,半是诧异,“司机不是已经抓到了吗,他应该供出指使者是谁了吧?”

    他这才跟陆逸尘说起肇事司机是个身患绝症的病人一事。

    陆逸尘皱眉,“这么说,是我低估了她?”

    云墨也皱紧眉头,“你知道是谁?”

    陆逸尘摇头,“我也只是怀疑。”

    两人继续聊着,陆逸尘把十月二十八日那天,在婚礼上听到袁艺凡的电话原内容,都告诉了他。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索性放下手中的刀和叉子,“你怀疑是袁艺凡?”

    陆逸尘:“我也只是听到她和别人的电话,也没有证据。”

    云墨:“我手上有足够的把柄,威胁着她在楚家的地位,我想她应该不敢轻举妄动。”

    陆逸尘:“查过肇事司机的银行交易记录吗。如果有大笔的转账,或许能找出线索。”

    云墨:“他出国的所有证件都是假的,没有真的证件,身上只有几万美金。”

    陆逸尘:“……”

    云墨:“而且,肇事司机是个身患绝症的病人,已经做好了将死的准备,死也不开口透露半个字。”

    陆逸尘:“这件事情似乎安排得天衣无缝,如果真的是袁艺凡,那我倒是低估了她。”

    云墨:“既然你怀疑是袁艺凡,那我让局里的人去查她的银行记录。”

    陆逸尘:“希望对你有帮助。”

    云墨:“如果真的是姓袁的,我会让她在牢里渡过余生。”

    陆逸尘:“她从小就嫉妒安安,我在袁家寄养了几年,我比任何人清楚。”

    云墨:“……”

    陆逸尘:“不过,云少,你应该感谢袁艺凡,如果不是她抢走了楚楠天,你也不会和安安在一起。我只是晚了你一步。”

    陆逸尘回国的那一天,在东方明珠别墅山的那条长长公路上,他初见这个男人。

    那时,乔乔投进了陆逸尘的怀抱里。

    他对陆逸尘是充满敌意的。

    可现在看来,陆逸尘这个人可以成为朋友。

    便笑了笑,问他,“还想着我们家乔乔?”

    陆逸尘一阵苦笑,“如果对手是别人,我还有自信把她抢回来。”

    “谢谢夸奖。”云墨擦了擦手,举起红酒杯子递到陆逸尘,“今天太过仓促,改天我带上乔乔一起,请你吃大餐。”

    陆逸尘也举起摇曳生辉的红酒杯,“那我可不会客气。”

    两人碰了杯,各自轻轻抿了一小口,云墨刚刚放下酒杯,桌上的手机突然来了一通电话。屏幕一下又一下的闪亮时,他垂头一看,是公安局的陈局长。

    难道说,案情有发展了?

    于是很快划开了接听键,那边却传来了陈局低沉和惋惜的声音,“云少,肇事司机在牢中病发身亡了?”

    云墨握紧手机,紧紧皱眉,“怎么会这样,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云少,我们也无能为力,您也知道肇事司机是个身患绝症的病人。我们也押他去医院做过检查,确实是癌症晚期,而且癌细胞早就扩散了。”

    “这么说,是死无对证?”云墨眼里闪过一丝怒意,让一旁的陆逸尘也莫名的担忧起来。

    他又和那边的陈局说了几句,这才一脸烦闷的挂了电话。坐在对面的陆逸尘一直望着他,立即问道,“出了什么事了?肇事司机身故了吗?”

    云墨点了点头,本是愁云满布的目光落在手机上,似在翻找着电话号码,然后起了身,“我得亲自过去一趟,谢谢你今天提供的线索。或许能从袁艺凡的银行转账记录,查出些线索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