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第285章 陪你

    顾续同样一脸阴沉的望着云墨,摇摇头,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肇事司机身份证和护照,都是假的。却又以假乱真,差点就上了飞机。背后肯定有人安排。”

    “假的?”云墨皱眉,望着身前一片明亮的瓷砖,似在思索。

    顾续点了点头,“是个快六十岁的男的,没有驾照。局里的人用了各种方法,可他就是不招是谁指使,一口咬定说自己是酒驾撞了人。”

    “酒驾撞人,怎么会马上离开D市逃到国外。”

    “所以说,背后安排这一切的人,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

    “让局里的人用武力解决,出了事,我来担着。”

    “已经用过了。”

    “……”

    “阿墨,这个肇事司机,是患有癌症的病人,已是将死之人,不在乎牢狱之灾。”

    “……”

    “审讯的人动武时,他亲口所说。他说打死他也没关系,反正他已经是癌症晚期。”

    “是谁,背后这么恨我,非要让我的婚礼出点叉子。”

    “值得怀疑的人太多,我也猜不准。”

    “你说这人的所有证件都是假的?”

    “嗯,所以说,也没办法从他的家人身上着手。”

    事情这么麻烦,真是让云墨头疼,“问问陆逸尘,他怎么知道肇事司机会去机场。”

    后来的好几天,这件事情因为乔妈的葬礼而耽搁了,云乔两家人的精力都放在这场葬礼之上。

    云墨也吩咐过,不能让媒体报导这件事情,所以封锁了消息。

    乔妈下葬的那一天,天空飘着灰蒙蒙的细雨。

    昆山坟地最好的那一块位置,来了许多送行的人。

    云少和云太太没的撑伞,所有的人都不敢撑伞。

    安静了许多天的乔小安,在乔妈的骨灰盒下葬的那一刻,哭得晕天暗地。

    她亲眼看着送灵的人,捧着沙土盖在那么一方小小的骨灰盒上,一寸寸将她的母后大人淹没。

    一个大活人,最终就躺在这么小的一方盒子里。

    乔小安不让人埋,死死的抱着盒子不放。

    最后,是她哭晕了后,送灵的人才完整了埋葬。

    后来,乔小安生了一场大病。

    由感冒由起的连续高烧,反反复复,一个月都不见好转。

    随着引发了吱气管炎,肺炎,而且一向准时的生理周期也被打乱了,一个月内来两次例假,一大堆的病痛缠身。

    乔爸那边,还住着院,有轻微的脑震荡,右脚脚踝粉碎性骨折。

    乔小安身子好转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中旬了。

    D市迎来了冬天的第一场雪。

    早上六点多,她披着披肩站在阳台外,看着别墅外面的清洁工已经开始在扫着马路了。

    雪不多,铺得薄薄的一层,好多的清洁工朝着马路两边扫开了雪道。

    而楼下的一草一木,盖着薄薄的白雪,枝丫稍微细小却还是被压弯了腰。

    乔妈离开的一个多月,她的睡觉一直不好。

    上半夜几乎不能睡,后半夜勉强能睡着。

    稍微有些睡眠,都得到早上了。

    所以云墨这段日子,早上都是不去集团办公的。

    等她醒了,陪着她用过餐,说说话,还要陪着她去医院看完乔爸,这才去集团。

    今早从迷迷糊糊中醒来时,一个翻身,扑了个空。

    猛然惊觉乔乔已不在身边,他赶紧翻起身,惊慌的目光朝四周快速的扫了一圈。

    “乔乔?”

    她站在落地窗外的阳台上。

    卧室本就宽敞,加上她离得远,所以没的听见。

    云墨赶紧下了床,找了一圈,看见她安静的站在那里。

    天空依然是黑色的,外面的灯光朦朦胧胧洒了她一身,身上雪白的,长长的披肩落了一地。

    宛然如站在月光中的女神一样,安安静静的。

    只是身子单薄了一些。

    云墨顺手从贵妃椅上,抓起自己昨晚脱下的风衣走出去,披在她的身上。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乔小安微微回头,靠在他的胸膛上,“下雪了。”

    “我看见了。进去吧,屋外冷。”

    “让我多呆一会儿,好久没这么清醒了。”

    他便留在她的身上,拢紧披在她身上的风衣。

    两人呼吸间,从鼻息里呼出阵阵白烟,却又瞬间在清冷中散开。

    好冷,好冷。

    他将她抱得更紧。

    她也转回身子,与他正面相对,紧搂着他的脖子,“阿墨,对不起。母后大人走了以后,我一直在拖累你。”

    他个子高,微微弯了腰,才能抵在她的额头上,“说什么傻话呢。”

    她看他只穿了一套睡衣,赶紧拉着他的手迈开步子,“还是回屋吧。”

    两人走进卧室,他顺手关了落地窗,呼吸时,一阵白气还喷在玻璃门上,结下薄薄的雾气。

    再转头望向她时,她已经开了卧室的灯,朝她微微的笑着,很淡,很淡的笑容。

    这一个多月来,她很少苦着一张脸,总会对着大家微笑。

    但阿墨知道,前阵子的微笑,都是她强装的。

    只有现在这抹微笑,才是她发自内心的,嘴角勾起的弧度很自然。

    她又说,“阿墨,我看开了很多。母后大人走了,我不能一直这么颓废下去。活着的人都在关心我,我不能让你们如此担心,不能总是拖着你们什么事也干不了。”

    这段日子她心里清楚,阿墨对她有多细微无致,若不是大事,他都不会去集团,总是在家陪着她。不管她说多少句她没事,他还是会陪着他。只是云墨一直没有说乔妈出车祸前,已经患了重病的事。

    她离开卧室灯的开关处,走到他身边,两只手臂抬起来落在他的肩头,“你都有一个半月没去晨跑了。今天我陪你去吧,总不能因为我,让你把这锻炼身体的习惯都丢掉了。”

    他顺手搂向她的腰后,望着她时微微皱眉,“怎么突然想起要陪我去晨跑?”

    她仰望着他,露给他一个安心而甜美的微笑,脸颊边的酒窝也一并陷开,迷人极了,“不是突然想起,是决定好从今以后都要陪你一起锻炼身体。”

    “……”他挑了挑俊秀的眉,表示诧异。

    “阿墨。”她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尖来,靠在他的肩头,想起已故的人,眼里有模糊的泪水,“活着的每个人,我都将好好的珍惜。我也要健健康康的,身体棒棒的,才能陪你长命百岁,陪你看这世上最美的朝阳和晚霞。”

    (最近精力有限,每天的更新改成六千到八千字,尽量八千字,也就是三更或四更。美人们,请原谅啊,直到编辑通知爆更的时候,会大爆发的,像上架当天那样,具体时间还没定。爱你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