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第283章 我想看看我母后大人

    长长的医院走廊,风中四面八方灌进来,很冷。

    饶是顾续一身西装革履,打扮得精神帅气,可好哥们儿的婚礼搞成这个样子,他的脸上又哪还有半丝的笑容。

    有的只是一阵又一阵的叹息和遗憾,连他平时明朗的声音也变得有些低沉。

    “乔先生那边,麻烦有一情况就立即告诉我。”

    “顾少,袁女士的尸体是先放在太平间吗?”

    “不。”顾续斩钉截铁,“太平间太冷了。”

    “顾少,袁女士的事,我们真的很抱歉,她送来的时候身子已经凉了。”

    “放心,云少那边我会安慰他的。”

    “听说云少今天大婚?”

    “院长,乔先生和乔太太的事,不能走漏半点风声。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是云太太身怀有孕,孕吐反应太强烈,所以才住的院。”

    “顾少吩咐的,我们不敢走漏半点风声的。”

    接着,顾续又问了一些乔世文的情况,这才走进乔小安的病房里。

    阿墨仍旧坐在床头,宽大的手掌紧握着乔小安的,垂头趴在床沿边上,亲吻着她的手掌。

    眼里,是莫大的哀凉。

    他本是没有发现顾续已经返回了。

    只是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来医院的时候,手机放在了顾续那里。

    顾续看了看,望向他,“阿墨,是陆逸尘。”

    “有任何电话,你都接我接了吧。”云墨想了想,又说,“帮我给交通局还有公安局的局长打一通电话,两个小时之内,我要知道是谁撞了我岳父岳母。”

    顾续点点头,“我先出去接陆先生的电话。”

    过了约莫两分钟,顾续又返回病房,“阿墨,陆先生建议您先派人封锁机场。”

    “……”云墨这才从乔小安的身前抬头,望过去时眼里有微微的疑问。

    顾续又说,“他说,在机场很可能抓着肇事的司机。”

    “他怎么知道?”

    “我也不清楚。”

    “你先给两个局长通知一声。我要两个小时内,抓到肇事的司机。”

    “刚刚茹姨说,她已经给两个局长都打过电话了,茹姨亲自出面,一定会很快抓住肇事司机的。”

    “不管陆逸尘说的是真是假,你按照他所说去做,让他们派人去机场看看。”

    顾续点头,“那我去茹姨那边看看乔先生的情况。”

    等顾续这一走。

    云墨的目光又落回了乔小安的身上。

    她虽然换掉了婚纱,但是头上所盘的新娘发型,依然是整整齐齐的。

    只是眼影被泪水染花了。

    云墨让人拿来了温热的湿毛巾,小心翼翼的替她擦拭着花掉的眼妆。

    大约是下午四点多,乔小安从浑浑噩噩中醒过来。

    睁眼的时候,有些吃力,倒是手指先动了动,抚着手心下面的一方平整的床铺,这才知道自己是躺在床上。

    努力的试了好几次,才头痛欲裂的睁开眼睛。

    云墨几乎是同一时间抬起头来,对上她有些恍惚的目光,欣喜落泪,“乔乔,你终于醒了。”

    乔小安什么都知道,很清醒。

    从星际酒店外面赶来医院时,看着手术台上已经冰凉的母后大人,盖着白布,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伤。

    只不过漂亮的礼服上有些摩擦的痕迹,磨出了小洞,染了些灰尘。

    医生说,她的母后大人是内伤,伤及脏腑,当场就落了那口气。

    乔小安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看着身上的婚纱已经换成了病人的服装。

    这才有气无力的问,“阿墨,我睡了多久?”

    云墨垂头,捞开西装的袖子看了看手上的那块百达翡丽。

    抬头时,满眼温柔,又满眼担忧地望回她,“刚好三个半小时。”

    他看她试图坐起来,赶紧弯腰抱着她起身,又往她的身后垫了一块靠枕。

    她却掀开被子,一只脚已经垂在了床沿。

    床边上的,是静美送给她的那双水晶高跟鞋。

    云墨赶紧问,“你要去洗手间吗?”转身从柜子里拿了一双拖鞋走回来,“我陪你去。”

    乔小安没说什么。

    只是看着阿墨已经蹲下了身,先将一只拖鞋穿进了她的左脚,穿另一只的时候,抬起了头来,温柔地望着她。

    他似乎是想说什么,薄而性感的双唇抬了抬,却欲言又止。

    “阿墨。”乔小安抿了抿唇,唇边上依然是那涂得美美的粉红唇膏,她的整张脸,也就只有这双嘴唇才有几丝血色,“别替我担心,我没事。”

    云墨也是一阵哽嗯,“我陪你去洗手间吧。”

    “我想去看看我……母后大人。”她很平静。

    可胸口处,似乎堵着一块巨石,明明想呼吸,可是喘不过气,连哽咽都很困难。

    于是,那口气卡在那里,下不去,上不来。

    以至于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可她眼里没有泪,还硬挤了一丝笑容。

    云墨就这么望着她。

    头一次发现,原来强大如他,在D市可以呼风唤雨的他,竟然第一次这么的束手无策。

    下一瞬,他揽着她的脑袋,让她入了怀,“乔乔,对不起。”

    他站在她的身前。

    她坐在病床上。

    她的脑袋,刚好埋在他的腰前。

    侧着脸,紧紧的靠着他,“阿墨,我想去看看我母后大人。”

    他嗯了一声,牵着她下床。

    她依然很平静,没有哭,只是话语很少。

    两人十指紧扣时,她的手是冰凉的。

    云墨停了下来,把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然后牵着她,继续往前走。

    这一路,乔小安走得很麻木,若不是有阿墨带着她,她连怎么迈步都不知道。

    像是木偶一样,没有知觉,也不觉得冷。

    只是心空落落的,仍旧会呼吸不畅。

    直到云墨带着她,停在了先前她晕倒的手术室外。

    她看着那紧掩的门,这才问,“没有停在太平间吗?”

    “太平间太冷了。”云墨朝旁边的医生使了个眼色,等那医生刷了门卡后,手术室的门缓缓开了。

    没有直接看见袁美丽的尸体,而是又走了一段路,拐了两个弯。

    才看见一扇白色的屏风后头,那张窄窄的手术床上,盖着一张白布,白布下面的人没有一丝的呼吸,所以很沉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