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第278章 第278 乔爸乔妈还没出场

    镜中的乔乔,伸出葱白小手接过云墨的手机,刚刚喊了一声母后大人,便娇羞的笑了笑。

    或许出嫁的这一天,每个女人在穿上美美的衣服,化上美美的妆容后,都会有如此又喜又羞的心情。

    以至于平日在袁美丽面前,显得大大咧咧的她,都有些许的不好意思。

    那边,传来袁美丽欣喜的声音,“小安啊,穿上婚纱了?”

    “没啦。”乔小安扬了扬唇,“你忘记啦,早上敬茶,穿汉服。”

    “哦,对,对,对,我差点忘了。”

    “汉服可难穿了,巾巾带带的,还是阿墨帮我穿的。”

    “知足吧,你,我和你爸结婚那会儿,有红衣服穿就不错了。”

    “知道啦,嫁进云家是我的福气嘛。”乔小安望了望镜中,站在她身边的,同样是大红的汉朝新郎服的云墨,心满意足了笑了笑。

    那边的袁美丽又吩咐了两句。

    乔小安问,“阿德已经去接你们了,你和我爸就在家等着吧。”

    “早上空气好,我们在小区外散散步。”

    “那别走远了,阿德已经在过去的路上了。”

    挂了电话后,造型师整体的看了看她的妆容。

    最后镜中出现了一个美美的,婉若天仙的新娘子,连乔乔自己看着,也觉得特别好看。

    所谓的人靠人装佛靠金装,果然是不假。

    看她花钿落额前,头顶上金晃晃的金步摇和珍珠凤冠,正昭示着她如今嫁进云家后的显赫地位。

    明日的新闻一出,她和阿墨的大婚,必定会成为头条。

    而她美美的妆容,也会在结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让万人目睹。

    她知道,一定会有很多人羡慕她。

    也一定会有很多人,会说她定是配不上阿墨的。

    但她都不怕。

    只要有阿墨在,只要阿墨认可她这个妻子。

    今后在舆论上,不管经历什么样的风浪,她都不怕。

    敬茶这个环节,是名门的婚礼中,不可少的一部分。

    重要的贵宾都已经纷纷赶来了云家老宅,爷爷的会客厅布置得最隆重。

    因为他们将在那里给各位长辈端茶行礼。

    原本定的敬茶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到十点。

    然后给新郎新娘半个小时的时间换妆准备,一行人再开着排排婚车,前去酒店举行西式婚礼。

    可已经到了九点半,乔爸乔妈还没有到场。

    留在房间里的乔乔,一直在等云墨来喊她一起去敬茶。

    可是云墨一直没有来。

    邓佳茹和云墨在老爷子的会客厅外面,两人站在一株剑兰花旁,各自的神色都是万分的紧张。

    “阿墨,我给你岳父岳母打电话,一直不通。你问问阿德,他们来了吗?”

    云墨握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串号码已经拨出去了好几十遍,可是一直是无人接听。

    “阿德没接电话。”

    急死人了。

    阿德是七点半就出门接乔家二老。

    到现在却一直没把人带回老宅。

    电话又一直无人接听。

    云墨真的是焦急如焚。

    刚一挂了阿德的电话,乔小安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她在房间里一直等着,也是焦急,“阿墨,时间都已经到了,怎么还没开始?”

    云墨想了想,怕她担忧,只好撒谎道,“爸妈还在路上,阿德说路上有点堵,马上就到了。”

    “堵在哪里啊?”

    “放心,马上就到。”

    挂了云墨的电话,乔小安心里特别的不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很不安心。

    隐隐约约觉得又燥又烦,莫名的,弄不清原因。

    这会儿,阿德还堵在路上。

    能堵在哪里啊?

    老宅在郊区,早高峰也早过了。

    就算阿德真的堵着车,也不可能在郊区的路上,说不定还在城中心。

    天啦,从城中心过来老宅,得多久啊?

    不过阿墨说让她放心,她也没多想。

    她是相信阿墨的,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阿墨都可以摆平。

    叶维维和叶佳佳,也是一大早就来了云家老宅。

    做为伴娘,她们两个在她化完妆后,就一直倍伴左右。

    看了挂了电话,叶维维从沙发上起身,倒了一杯花茶递给她,“压压惊,干爹干妈会很快就赶过来的,放心好了。”

    “我不喝。”乔小安把杯子放在几上,“穿着这套汉服,上厕所可麻烦了。”

    叶佳佳:“你这套汉服,做工好精细,比电视上的还美。”

    乔小安:“今天要换的五套衣服,都是静美送的。还有你们穿的礼服,也是静美送的。”

    叶佳佳:“静美?听着好卫熟,是那个拿过国际服装大赛冠军的陈静美吗?”

    乔小安:“对啊。她是阿墨的高中同学。”

    叶佳佳:“天啦,陈静美啊。小安,你的婚礼也太奢华了吧,主婚人是著名的主持人,连服装设计师,也是国际大师。”

    叶维维:“衣服算什么啊,你看小安头上的首饰,这叫什么来着?”

    乔小安推开叶维维指着头上凤冠的手指,“凤冠,别碰掉了,我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个呢?”叶维维又指了指她头后的金步摇,“这又是什么首饰?”

    “金步摇。”乔小安解说道。

    “那你额头上的又是什么玩意儿?”

    “金箔花钿啊。”

    “小安,你这套首饰,在古代可是只有皇后才能佩戴的啊。”

    “妈妈说为了配汉服,必须得佩戴这些首饰,其实很沉,我都不想戴的。”

    “不想戴送给我吧。”

    “死开,我还要传给我和阿墨的下一代呢。”

    说到这下一代。

    叶维维突然又凑到她的身边,贼眯眯的看着她,“小安,老实交待,有了没有?”

    “什么有了没有?”

    “肚子里的宝宝啊。”叶维维一脸理所当然。

    叶佳佳也来了兴趣,“对啊,对啊,小安,有了吗?”

    乔小安露着失落状,摇摇头说,“没,我们备孕好久了,一直没怀上。不会是不孕吧?”

    叶维维皱眉,“不会吧,你们家云少不像是有问题的男人啊,那么精壮的一个男人。难道是你有问题?”

    乔小安用力的推开叶维维,“死开。”

    这一用力,动得头上的金步摇和凤冠摇曳生辉。

    她赶紧又摸了摸她的宝贝首饰们,确定它们都还戴在头上,这才又瞪了叶维维一眼,“我大婚的日子,说什么不孕不孕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