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第276章 碎掉的粉彩镂空瓷瓶

    乔小安身上那条针织的毛衣长裙滑落在地时,云墨拧着手里的汉服走过去,站在了她的身后。

    “反正你也不会穿汉服,我帮你吧。”

    穿汉服,只是具有传统的意义。

    其实,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衣服要交叉来,交叉去,而且系的衣带衣扣特别多。

    去静美那里试衣服的那天,穿得乔小安脑袋都大了。

    听闻云墨这么说,高兴的伸直了双臂,扬起小嘴开始享受起来。

    “那好啊,你帮我穿,我还省事了。”

    云墨就那么里三系,外三系,便将麻烦的对衫内衫穿在了乔乔的身上。

    看得她一阵目瞪口呆,“阿墨,你是从汉代来的吗,可以穿得这么娴熟。”

    “熟能生巧。”

    “可在静美那里,你只帮我穿过一次。”

    “一次就够了。”

    阿墨不愧是阿墨,一次也能说是熟能生巧。

    恐怕这世上,也没什么能难得倒他的是吧。

    一套汉服穿完,上衣下裳都是大红色,身前的蔽膝绣着金色龙飞凤舞,佩绶也是金丝色。

    看着站在身前的乔乔,肩头披着微卷的青丝,嫣然一笑间,婉然如是一个标致的古典美人儿。

    一颦一笑间,温婉,贤淑,静美,超凡脱俗,皆在其中。

    云墨弯腰替她挂上一块羊脂玉的腰间玉佩,这才抬头,迷离的望着她。

    “乔乔,若是在古代,你肯定是个红颜祸水。”

    “红颜祸水,褒义还是贬义?”

    “能让男人发起战争,你说是褒义还是贬义?”

    “你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她不高兴了,嘟哝着,“我才不想在古代。像你这样风神俊逸又霸气君王的男人,肯定会三妻四妾。”

    他哑然一笑。

    牵着她的小手,“凤冠和金步摇,等明天发型师来了后再佩戴。”

    她点头,“嗯,明天得早起了。”

    去到云老爷子的会客厅那边,邓佳茹和老爷子正在核对明日婚礼的节目单。

    见了云墨领着乔乔过来,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着一席红衣红裙的她,两人同时一惊。

    邓佳茹是直接起了身,上前拉着她的小手左打量,右打量。

    “乔乔,你穿汉服怎么这么有味道,简直是美极了。”

    “妈妈,又取笑我了。”

    “明天早上,重要的宾客都会来观礼。按照老的风俗,不只要给两边的父母长辈敬茶,还有云家旁出。”

    “那岂不是也要给大姑姑敬茶?”

    “嗯,还有一些表亲,在D市都是有头有面的人物。”

    “啊,我以为只是给爸爸妈妈,还有妈妈和爷爷敬茶呢。”

    “呵,明早去酒店前,老宅也会热闹一番。”

    “那……”乔小安刚想问小姑姑和爸爸会不会回来,可是立即就噤了声。

    想来云爸爸和小姑姑云意荨,也是大家不欢迎的人物。

    坐进沙发前,云老爷子让乔小安在他面前转了一圈,然后拂着面前的花白须髯连连点头。

    “嗯,比起当年你奶奶嫁进云家,更有大家闺秀之姿。”

    “爷爷,你也笑话我,我哪有什么大家闺秀之姿。奶奶肯定是这世上最美的。”

    说到已故的奶奶,云老爷子倒是笑得合不拢嘴,毕竟云奶奶也确实是个大美人儿。

    四人一起在沙发几前,面对面的坐着,继续确定着婚礼的细节。

    末了。

    邓佳茹合上册子。

    望着儿子和儿媳妇,“也差不多了,我们就各自回去了,早点歇息。让爷爷也早点睡。”

    云墨牵着乔乔起身,两人给爷爷道了别,手挽着手离开。

    经过那扇雕花镂空的置物抬时,也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怎么的。

    乔乔只是微微抬了抬手臂,竟然不小心将台上的一只花瓶给撞落了。

    落在地上,铿锵一声响。

    哗啦啦的,一只好好的花瓶,就摔成了碎睡。

    乔小安知道,爷爷的这间会客厅,摆的那些瓶瓶罐罐,可都是古董,动辄好几十万的东西。

    这一来,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小心翼翼的抬头望着阿墨。

    那无辜而又小心翼翼的目光,似乎在说:阿墨,怎么办,这下闯大祸了。

    云墨只是笑了笑,望向走过来的云老爷子,“没事,爷爷不会怪你的。”

    云老爷子也只是看了看地面碎掉的彩瓶,抬头时安慰她说,“没事的,让小吴过来打扫一下就行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爷爷,我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要不,我再买一只赔给您。”

    云老爷子没说什么,只是拂着面前的花白须髯朗朗笑了两声。

    “爷爷,这是您的古董吧,在哪里还能买回来一模一样的吗,最近我跟着妈妈炒股,赚了些钱,我再去买一只。”

    “没事的,明天婚礼要早起,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爷爷,真的很对不起。”

    “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回去休息吧。”

    尽管爷爷一直说没事,可乔小安心里特别的不安。

    从爷爷的会客厅出来后,邓佳茹和他们一起走了一段路,站在那涓涓细流的小桥上,揉了揉乔小安的脑袋,“乔乔,别自责了。你爷爷是真心疼爱你。这只花瓶可是他的宝贝,他都没有怪你呢。”

    “啊,宝贝,多少钱从拍卖会上拍回来的?”

    邓佳茹望着云墨笑了笑,“你还是回头让阿墨告诉你吧。我也回房歇息了。”

    妈妈走后,乔小安将疑惑的目光落在云墨的身上。

    这时,水榭的反光映在云墨的身上,淡淡的,拓出他一身的玉树芝兰。

    她提着汉服的裙摆,不眨一眼地看着他,“阿墨,你倒是告诉我啊,这只花瓶得值多少钱?”

    “我跟你提起过。”

    “……”她努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上次和楚楠天竞拍一件古物时。”

    “……”她好像有点印象了。

    他又提醒,“你摔坏的那只花瓶,是乾隆年间的粉彩镂空瓷花瓶。是爷爷在伦敦班布里奇那里竟拍回来的。”

    “……”

    “那可是爷爷的宝贝。”

    “什么,阿墨,是那只从伦敦拍卖回来的花瓶?”

    “嗯。别想了,爷爷也没有责怪你,可见妈说得对,他对你这个孙儿媳妇是真心疼爱。”

    “等等,阿墨。”让她先理理思绪,找找记忆,“是你说过的那只花瓶,爷爷以五亿多人民币竞拍回来的古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