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269章 云少出手(2)

    楚家住的别墅所在区,在D市也算得上是一流的富人小区。

    几个黑衣男人看了看照片上的女人,又看了看从小区里走出来的袁艺凡,互相递了个眼神,便一起泰然自若的走上去。

    平常情况下,几个黑衣男人一起朝人们走去,人们都会有所戒备。

    可袁艺凡不同,许是她心里有莫大的心事,连走路都发着呆,以至于被两个大男人左绑右架的拉上了车,这才反应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绑架吗?”

    “别出声。”身后,是尖锐的刀子抵着她的背。即使她没有看见那白花花的刀子,却能感觉到这刀子的锐利。

    她稍微一动,那刀子就是白的进,红的出。

    又哪还敢出滴点的声音。

    然后,被蒙头盖脸的蒙了起来。

    车子一路颠簸。

    七弯八拐的,驶上了她所不知道的地方。

    或许,那里是通往死亡的。

    袁艺凡心里慌乱极了,楚楚可怜的泪水浸湿了套在头上的黑布。

    “大哥,你们究竟要干什么呀?你们要钱吗,我给你们,我有一张无限额的信用卡。”

    “……”

    “你们可以任意刷,随意刷,而且还可以到取现。”

    “……”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啊?”

    “闭嘴。”身后的刀子,又进了几分,好像把她的衣服都刺破了。

    “你们要劫色吗?我可以好好服侍你们的。”

    “闭嘴。”

    其中一个男人,隔着蒙面黑布,扇了她一耳光,“和你这做贱人做,恶心。”

    不是劫财,也不是劫色?

    那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袁艺凡心里没有底,想着完了,完了,难道今天就是她的死期?

    车子差不多开了一个多钟头,突然来了个急杀车。

    等车子停稳,四周静悄悄的。

    袁艺凡被男人粗暴的拖下了车,扔在一块废弃的楼盘里。

    “别打脸,好好教训她。”

    “啊,你们要……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啊……”

    “她要是叫得越凶,你们下手就越重,只要不让她残了。”

    “……”袁艺凡不敢再叫了。

    被这几个黑衣男人又踢又打,连续好几分钟。

    “够了。”为首的一个墨镜男,也有几分老大的气势,声音很粗,也很吓人,“姓袁的,警告你一声,别随便拍别人的照片。什么人该得罪,什么人该敬重,你心里该有个底。”

    袁艺凡仍旧不明白。

    为首的老大又说,“别以为有几个臭钱,请个不入流的侦探,就想干大事,以后规规矩矩的,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这老大朝手下使了个眼色,便把一大堆的照片都砸向袁艺凡。

    袁艺凡只觉得有纸片落在自己的身上,听闻身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她的手机铃声,响了,又停了。

    停了,又响了。

    可是自己被绑着手,硬是接不了电话。

    那简直叫一个急。

    等她挣脱了反绑着她双手的绳子时,已经又是两三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身子又酸又痛,动一下就牵扯着每一处肌肉,疼得要死。

    她最先扯开套在头上的黑布,看着一张张落在废砖里的照片,简直是触目惊心?

    “怎么会这样?”

    全是她和外面的男人,偷偷摸摸在一起时的照片。

    每一张都很露骨。

    要是让楚楠天看见了,她一定会被扫地出门的。

    那她所有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此时此刻,好后悔自己出去偷偷和男人约会。

    若不然,也不会让人逮有把柄。

    “一定是乔小安和姓云的,一定是。”

    纵使她现在恨不得把乔小安挫骨扬灰,也是有几分怕了。

    这些照片,简直就是她的死穴。

    “姓乔的,你这是警告我吗?”

    她不甘心,万般的不甘心。

    顾不得身上的酸痛和伤势,从地上爬起来,拾起那些照片,撕得粉碎。

    “为什么你处处都比我强,嫁得比我好,过得比我好。”

    “为什么,为什么?”

    袁艺凡想要的,其实很简单。

    只是得到楚楠天的爱,幸福恩爱的在一起,生一对儿女,厮守到老。

    可是走到今天这一步,什么也没得到。

    楠天不爱她。

    她反而出了轨。

    甚至被乔小安这么威胁着。

    而且还被楚韵折磨着。

    简直是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这种生活,真的是够了,够了。

    “乔小安,我恨你,我恨你。”

    她的怒吼声,在空空荡荡的废弃房子里回荡着,听起来怪惨人的。

    这时,手机又响了,是楚韵打来的。

    真想直接挂掉,可她还得继续留在楚家,必须忍气吞声。

    于是划开接听键,面对着楚韵的怒意,只能卑微的听着。

    最后,连连赔不是,“妈妈,对不起,对不起,突然有急事没有赶回去。”

    “……”

    “是,是,我现在马上就回去。”

    回到楚家别墅后,袁艺凡不敢有任何异意,楚韵让她倒茶,她就必须倒茶,让她切水果,她就切水果。

    在楚韵的这帮姐妹眼里,她楚太太的身份简直是形同虚设。

    而且还要忍着身上各处的痛楚,不过幸好刚好那几个男人没有往她脸上下手,要不然这会儿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出门也羞于见人。

    晚上,终于是可以休息了。

    袁艺凡洗完澡,上完跌打药回到卧室里,已经是精疲力尽。平日这个时候,楚楠天是在书房里帮着公事,然后会直接去客房睡觉,根本不会再来这间屋子。

    可是今天她刚洗过澡后,楚楠天却破天荒的推门而入,看了看一身睡衣的她,一边松着领带,一边走进卧室深处。

    “楠天,你是要洗澡吗?”袁艺凡站在他身后,仰望着这具让她魂牵梦绕的英俊身姿。

    他将领带松开,脱下了西装,回过头来看着她,“我今天收到云墨的请帖了。”

    “请帖?云少和姐姐要举行婚礼了?”

    楚楠天点点头,继续解着衬衣的扣子,手指落在第二颗扭扣的位置,“这个月二十八号。”

    袁艺凡微微笑了笑,“那好啊,姐姐也终于可以穿婚纱了。她穿婚纱的样子,一定会很美。”

    “……”楚楠天的脸色阴沉了起来。

    袁艺凡皱眉,“楠天,你还在难过吗?如果不是我,姐姐应该是你的新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