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第267章 让她当快乐的新娘

    婚礼提前的事,已经和乔家人初步订了下来,定在十月二十八号。

    晚上回到东方明珠,云墨和乔乔说有些事情要处理,让她先去洗澡,便独自一人去了书房。

    进门时,还特意将门反锁。

    这才走到书房的窗边,给邓佳茹打了一通电话。

    刚刚一接到电话的邓佳茹,便开口先问,“阿墨啊,周末你和乔乔要回老宅吗?”

    云墨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听闻邓佳茹说话的腔调有些怪怪的,似乎是嘴里还含着食物。

    便答非所问,“妈,你在吃东西?”

    “嗯,汤圆。”

    “又在吃桂花糖雪蛤汤圆?”

    “聪明。”

    “妈,你上了年纪了,少吃点糖食,容易高血糖。”

    “放心,你妈平时有喝茶的习惯,不会高血糖的。”

    “……”他有些无可奈何,怎么老妈对糖食的情有独钟?

    “阿墨,今天你怎么煽起情来了?”

    “……”

    “平时你哪有让我注意过身体?”

    若不是邓佳茹这一句话,云墨还没有察觉,自己平时是有多么的疏于关心亲人。

    想到岳母病重的事,他又吩咐了一句,“你以后别吃太多糖食,不健康。”

    “今天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

    “妈,我有正事要跟你商量。”

    “妈听着呢。”

    云墨站在窗前,朝窗外望了望。

    书房的窗口正好对着庭院外的假山池子,望出去便是那条通往富人小区之外的公路。

    两排的银杏树,掉落了大半的树叶,可是挂上琉璃灯后,美极了。

    只是那夜灯火通明的夜里,照不亮阿墨的心。

    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妈,我决定把婚礼提前到这个月的二十八号。”

    “怎么来得及?”邓佳茹当场持反对意见,“只有十余天,根本来不及。”

    “……”

    “酒店、婚礼现场的安排、还有李卿他们的时间也排不过来,没有这个主婚人,婚礼会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

    “阿墨,定得好好的,元旦婚礼,刚刚好,怎么突然要提前到这个月二十八号?”

    “我抽开不身,只有这个月底有空。”

    “你的时间一乱,所有的人都要打乱时间安排,尽管酒店是我们自己家的,但这个月已经排得满满的。”

    “妈,这个月二十八号,不能再推迟。”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

    “妈,我有我的原因。”

    “什么原因也不行,元旦节,就定元旦节。”

    “……”

    “……”

    两人僵持。

    云墨望着外面的夜色,偶有一辆豪车,打着远光灯,从小区公路的那头开过来。

    然后,眨眼间在眼前晃过。

    他的心情变得浮燥起来,“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阿墨,你总要找个理由来说服我。婚礼是多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匆匆了事?”

    “妈,我岳母她……”

    接下来,云墨把袁美丽病重的事情告诉了邓佳茹。

    电话那边的邓佳茹只觉得一道睛天霹雳从头顶闪过。

    良久,良久,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阿墨又说,“给她做检查的,是乔乔的表姨,而且是国内著名的肿瘤专家。检查的结果已经感染了肺部。”

    “……”邓佳茹呆呆的拿着电话。

    “我岳母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我想让她在精神焕发的日子里,看着乔乔风风光光的嫁进云家。”

    那边,沉默了良久的邓佳茹,这才低声问道。

    “阿墨,你没有在开玩笑吧?”

    “妈……”

    “……”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

    那边的邓佳茹忙着去拿纸巾,想拭去眼角的泪水,却一不小心扫落了几上的瓷碗。

    桂花糖雪蛤汤圆,打翻了一地。

    汤汤水水倒在她的名贵衣服上,她却不管不顾。

    连连对着电话说,“婚礼是得提前,必须要提前。让我想想,我来安排。”

    “妈,谢谢你。”

    “阿墨,乔乔知道吗?”

    “还不敢让她知道。”

    “等婚礼后吧,至少让她当一回快乐的新娘。”

    “……”

    “你说乔乔妈怎么摊上这样的命,乔乔要是知道了,得多伤心呢。”

    电话这边的云墨转了身,望着传来敲门声的门口,“妈,先不跟你说了,婚礼就定这个月的二十八号,乔乔来了。”

    他直接挂了电话,大步走到门口,修长的手掌落在门柄上,轻轻一拧,顺带拉开了书房门。

    “阿墨。”乔乔换了一身冬天的睡衣,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你还要忙吗,要不要我帮你放水,泡个热澡?”

    “嗯。”云墨点点头,“今晚就早点睡吧,我没别的事情要忙了。”

    周五。

    舒润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是找云少有急事。

    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她挂了,他又打。打了,她又挂。如此反复。

    最后舒润实在无奈,这才去云墨的办公室,确认这件事情。

    当办公桌前,正忙着审批文件的阿墨,听闻是个侦探社找他时,他立即蹙了眉。

    “云少,我就知道这等人物纯属找事。我现在就把他打发走。”

    云墨反而舒展了双眉,“让他上来。”

    “云少?”

    “是我请他来的。”

    约莫十分钟后,舒润亲自去了一楼的大厅,接着那男人到了云墨的办公室。

    舒润本是要离开的,云墨特意让她留下来。

    这个长发男人交了一堆的照片给舒润,让她拿给云少。

    看了照片上的袁艺凡,在酒吧里和陌生的男人拥吻在一起,一张张,不堪入目。

    还有她和男人开房的照片,连动作都照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个女上,男下的动作。

    照片里的袁艺凡,显得有些狂辣。

    和她平日里,那淑女的形象,完全相反。

    而和她在一起的男人,不是楚楠天。

    “云少,和楚太太开房的人不是楚楠天。”

    “……”他当然知道,他又不瞎。

    “云少,下一步,您要我怎么做?”

    “没你的事了。”

    “可是,云少……”

    “答应你的,我都记得。”

    “云少,您能饶了我,真是万分感谢,以后我就是混到街头要饭的地步,也不敢再查云太太了。”

    “出去。”

    “云少,那我先告辞了,不打扰了。”

    “……”

    等这男人一走,云墨便把这些照片交给舒润。

    “带几个人,去问候问候楚太太。”

    刚才那男人和云少的对话,舒润也听了个大概。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正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找这男人跟踪了云少的女人,云少才反将这女人一军。

    舒润接过照片,又问,“云少,楚太太的丑事,要让楚楠天知道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