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第262章 善意的谎言

    云墨给这盆燕子掌浇了些水,见今天早上的太阳还算明媚,于是端着它放在了窗台上。

    “怪不得长势这么好。以前它呆在通宇集团时,哪有进行过光和作用。”

    乔小安缓步走进去,他也闻声回头。

    她笑了笑,又问,“今天准备在家陪我吗?”

    大步走近她,看着她穿得这么单薄,不由皱了眉,“刚醒吗,也不披件外套?”

    “我想看看你是不是没去加班嘛。”

    他领着她回了卧室,找了一件盖到膝盖下的雪白大衣,又找了一条修长的毛呢连衣裙递给她。

    “换上吧,今天我在家里陪你。”

    最主要的是,他要等舒润的消息。

    她接过衣服,叽叽喳喳的吵到,“那我们回老宅好不好,上周我才回了娘家陪我爸妈,这周就回老宅陪陪妈妈和爷爷吧。”

    “不了。”他的面色有些阴沉,“我还要等舒润的一通电话。”

    “集团的事吗?”

    “嗯。”他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好吧,那下次再回老宅。”她努了努小嘴,“只是我好想妈妈和爷爷了。”

    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快换了衣服去洗漱,我先让吴妈帮你准备早餐。”

    “你吃了吗?”

    “练完泰拳道后,我喝了杯牛奶。”他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等你一起吃呢。”

    “阿墨,以后你就别总是等我吃早餐了,你自己先吃吧,我起得晚。”

    “喝过牛奶了。”

    “我好过意不去,起这么晚,还要你等我起来才吃早餐。”

    “……”他笑了笑,没说什么。

    “阿墨,今天跆拳道馆的教练又来了吗?”

    “嗯。”

    她顺口问了一两句,也换好了衣服,这才去浴室洗漱。

    等她下楼的时候,阿墨已经坐在了餐桌上,没有做别的事情,只是一直看着桌上摆着的手机。

    好像,特意的等待着。

    她踩着楼梯,欢快的下了楼,松开扶手时朝他走去,“等舒润的电话吗?”

    他依旧看着手机,“嗯。”

    “看来,这通电话对你很重要。”

    “……”对他何止是很重要,是太重要了。只是,他什么也不能说。

    这时,吴妈将准备好的早餐都端上了桌。

    很大的一个长方形欧式餐桌,足足可以坐下十几人。

    两人坐在桌子的边缘,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但是特别温馨。

    金童配玉女,正是他们这般模样。

    乔小安最先端起豆浆,吴妈加了核桃,花生,芝麻,现磨的,很浓,很香醇。

    刚刚喝了半杯,云墨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舒润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

    云墨并没有立即划开接听键,而是走到了落地窗外,那方种着各种盆栽的阳台上。

    还特意的瞧了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乔乔,这才戒备的划开了接听键。

    那边,传来舒润有些低沉的声音,“云少,嫂子在你身边吗?”

    “她不在。”他已经感觉到了事情不妙,不然舒润不会问这一句话。

    “……”舒润沉默。

    “直说。”

    “乔阿姨上周在D市XX医院做过一系列的检查,是D市有名的肿瘤专科一医师袁美芬给她做的检查,而且袁美芬是乔阿姨的表姐。”

    “说重点。”

    “乔阿姨她,被查出了肝癌,而且是……晚期。”

    “……”云墨一瞬间就懵了,脑袋乱哄哄的。

    “医院说,乔阿姨今天也去了医院,好像还要做别的检查,但已经砍诊了。”

    “……”

    “云少,嫂子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崩溃的,而且你们婚礼在即。”

    “……”

    “云少,您看,要不要我联系M国最权威的肿瘤专家?”

    “……”

    “云少?”

    云墨听不清电话里到底在说什么。

    只是满眼复杂的望向餐桌上的乔乔,她正津津有味的喝着豆浆,似乎一杯不够,还要了第二杯。

    早上起来后,她没有特意的盘发,而是简单的梳了一个马尾。

    露给他的那个侧面,面带微笑,垂头与抬头间,脑后的马尾轻轻荡着,举止间全是欢快与活泼。

    如果让她知道了,她还能像现在这么快乐吗?

    阿墨突然好担忧。

    那边,还在提醒着他,“云少,你还有在听吗?”

    “专家的事,回头再商量。你说我岳母现在去了医院?”

    “嗯,乔叔叔陪着她一起去的。”

    “这件事情不许走漏任何风声,连顾总也不能说,更不能让乔乔知道了。”

    “云少,我知道。”

    他直接挂了电话,走回餐厅前调整了呼吸,保持着平日的泰然自若和若无其事。

    到了她的身前,弯下腰轻轻的吻了吻她的头发,“乔乔,我有点急事,出去一趟。”

    她放下手中的玻璃杯,回过头来望着他,“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确定,等我电话吧。”

    “嗯。”她只是多看了他两眼,“阿墨,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有吗?”他不是已经调整了呼吸,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情绪了吗?

    “是不是集团出什么事了?”

    “怎么可能,最近股票连续疯涨,集团会有什么事。”他揉了揉她的脑袋,直起腰来,“别瞎想了。我就只是出去一趟,等我电话。”

    早餐只吃了一半,但她还是起身去庭完前送他。

    看着他上了车,平日都是缓缓的开出庭院外,可今天的车速从启动引擎时,就特别的快。

    好像她还没看清楚,他的车子就风快的消失在了视线里。

    扬起了一阵风,又吹起了地上昨夜落下的银杏,一片片枯黄而苍凉,飘在半空,很快在卷落向远方,重新砸在了地面。

    冬天的气息,似乎是越来越浓了。

    这才是十月中旬。

    乔小安抱着双臂搓了搓。

    “今天的冬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不知怎的,看着阿墨离开时车速那般快,心里总是隐隐不安。

    即使,今早的太阳特别的明媚,穿透了云层万丈光芒的照进来。

    但总觉得,怎么也暖和不起来。

    早上袁美丽非要让乔世文带她去医院,想检查自己的身体,到底是病得有多严重,以预估自己所剩下的时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