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第255章 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

    结果这一天,乔小安在娘家只呆了大半天就回去了,而且还是被赶回去的。

    用袁美丽的原话来说,女儿嫁出去后就要想着夫家,要在别人家要做个好媳妇。

    虽然说,平日里乔小安总觉得袁美丽有些势利,但有时候说的话还是蛮在理的。

    她现在可是云家的人呢,不能总泡在娘家。

    回东方明珠的时候,闲来无聊。

    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抱着手机,看着微信红文。

    从叶佳佳转来的文章里看到了一长串的漫画。

    画的是一对父母与孩子间,从小到大的故事。

    很有爱。

    漫画上说得很有道理。

    小时候,我们都喜欢粘着爸爸妈妈。

    长大了,巴不得离爸爸妈妈远一点,想出去好好闯一闯,想有更多的自由的空间;

    小时候,爸妈给我们买的衣服,我们总是嫌弃不好看,不愿意穿。

    长大了,我们给爸妈买衣服,爸妈却总说好看,好看,天天穿着。

    小时候,爸妈说,放学了就快点回家。

    长大了,爸妈说,放假了就长回家看看。

    那种平平凡凡的亲情,却满满都是感动。

    父母这一辈子,太伟大了。

    这几天不知是怎的。

    或许是秋天到了,看着庭院前的银杏落了一地,突然感叹,突然想回家陪陪爸妈,敬敬孝道。

    漫画上都说,爸妈要孩子常回家看看。

    怎么他们家母后大人,却赶着她离开?

    想不通。

    实在是想不通。

    结果第二天,乔小安又杀回了娘家。

    荷塘月色却是了无人影。

    打爸妈电话,也是一直无人接听。

    而这时,乔爸乔妈去了D市最权威的医院。

    表大姨的办公室里。

    袁美丽:“美芬啊,你给我做个检查。最近我腹部疼得厉害,越来越疼。”

    袁美芬:“痛了多久了?”

    袁美丽:“小半年了吧。”

    袁美芬:“快半年了,现在才想起来检查?”

    袁美丽:“前段时间只是隐隐作痛,这几天疼得厉害,而且伸手一摸,肝腹部还有硬块。”

    听到这里,乔小安的表大姨微微皱了眉。

    把责备的目光落在站在袁美丽身后的乔爸身上,“世文,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

    “前几天她只说肚子痛,我以为她只是吃辣椒吃多了,上火而已。”乔世文一脸内疚,“严重不?”

    穿着白大褂的袁美芬,从办公桌前绕过来,站在乔妈身边。

    “把衣服捞起来,我摸一摸。”

    乔妈照做,“你摸,是不是有硬块?”

    这一摸,袁美芬本就有些阴沉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而且眉头紧紧蹙着。

    乔世文:“是什么病?”

    袁美丽也有一些紧张,“不会是癌症吧。”

    “哪那么容易得癌症”袁美芬直起腰来,重新坐到办公桌前,拿着笔开了几张单子,“世文你去交费。我带美丽去检查。”

    袁美丽:“你把单子开给我,我们自己去检查就行了,不用你陪着。”

    袁美芬:“我跟你一起去,检查得快。”

    袁美丽:“你这么紧张,不会真是癌症吧?”

    袁美芬:“你这张嘴,永远这么毒。”

    十几分钟后。

    乔世文交了所有的费用,上了楼。

    看见表大姨站在超声检查室的门外,双手插在白大褂里,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是发着呆。

    乔世文走上去,先是说了些感谢和客套的话。

    袁美芬一直不说话,只是咬着下唇,表情有些凝重。

    乔世文捧着手里的各种单子,当时就慌了,有一张费用单从手中掉在了地上。

    他急忙去捡。

    起身抬头时,看见袁美芬又咬了咬下唇。

    “世文,美丽这病……”她叹气,“估计不是很乐观。”

    “不是还没做完检查吗?”

    “肝腹有硬块,要么是肝硬化,要么是肝腹水,要么就是……”袁美芬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癌症。”

    当时,乔世文就慌得说不出话了。

    “当然,还得等检查结果出来。”

    “……”乔世文脑子里一直想着癌症二字。

    “我刚才已经让美丽抽了血,做了血清甲胎蛋白AFP测定,还做了一个血液酶检查。加上刚刚做的超生,等结果一出来,就可以初步判定病情。”

    “……”尽管报告没有出来,乔世文的脑子已经一团乱了。

    “世文,你也别急,我只是说最坏的打算。”

    “美丽千万不能得癌症啊,小安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

    做血清甲胎蛋白APP测定,和血液酶的测定,需要三天才能出结果。

    所以,做完检查,乔爸乔妈就回荷塘月色了。

    原本说是要三天才有结果,可是在第二天,表大姨就给乔世文打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乔世文端着一杯水,正站在别墅的客厅里。

    身前是一扇若大的落地窗,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似乎D市的冬天,都是以阴天为主。

    见不着太阳光,偏偏又枯叶被风吹落。

    那边传来的声音,也很沉重。

    当时,他手里的水杯就落了地,砸得稀碎。

    几乎一半的温水,都倒在了他的拖鞋上,湿淋淋的。

    他却浑然不觉。

    更浑然不觉的,是身后站着的袁美丽。

    “好,好,我不告诉她,我一个人去。”

    挂了电话,乔世文本想拿着钱包就走。

    一转身,却撞上了一脸严肃的袁美丽。

    “什么叫不告诉她,不告诉谁?”

    “没什么。”乔世文光是看着袁美丽,眼圈就红了,“就是我的一个棋友。”

    然后假装去沙发上找东西,背对着袁美丽,忍不住抹了抹眼里的泪水。

    饶是他是一个势血男儿,而且已到了知命之年,什么风风雨雨都见过了。

    可是在接到表大姨的电话时,仍旧是忍不住鼻子一酸。

    袁美丽习惯性的拉着他的肩,往后一拽,“找什么呢,我刚叠的衣服全被你翻乱了。”

    乔世文赶紧转身,背对着袁美丽,大步朝玄关走去。

    “我,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奇奇怪怪的。”

    乔世文前脚一步,袁美丽就同样叫了个出租车,跟了上去。

    因为乔世文是刚拿驾照没多久,开车特别小心翼翼,也不易察觉后面有辆车跟着。

    于是,袁美丽一路尾随,跟着去了医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