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第245章 分外眼红

    营业员的话,让袁艺凡回忆起了两三个月前她自己的婚礼,若不是乔小安以云太太的身份惊艳出场,她的婚礼还算得上体面。

    可是,她的婚礼,却让乔小安成了被关注的人物。她这个新娘等于成了摆设,倒给乔小安铺了一条路,让她在亲戚朋友乃至她们以前那帮同学面前,出尽了窘态。

    这笔仇,袁艺凡还给乔小安记着呢。

    “现在不卖,总能看吧。如果看得喜欢,说不定我一高兴,也会给你定一套。”

    “楚太太,您就是喜欢,也用不着凤冠和金步瑶这些首饰吧?”

    “用不上不可以收藏吗?”

    “楚太太,这套首饰也是我们老板的朋友定的,唯独这一套。是根本对方提供的图纸量身定制的,不会再出第一套。”

    “……”这更加的勾起了袁艺凡的好奇心,还有虚荣心。

    营业员又说,“所以楚太太您就是看了,我们XX珠宝行,也可能再按照原样另外打造的。”

    “对方提供的图纸?”

    “是的,楚太太,是定这套首饰的贵宾自己提供的图纸。”

    “好美的凤冠呢!”袁艺凡落扫视着这套复古的首饰,最终将目光锁定在凤冠上,“美女,我不买,你就给我试试,试高兴了,我买别的首饰,行不行?”

    她一改生硬强势的口气,变得有些祈求。

    反正语气是客客气气的。

    “……”营业员有些为难。

    “就给我试一试,不会弄坏的。再说这是金的,怎么会弄得坏。等会儿我再买别的首饰,你一样会有提成的。”

    “……”营业员在想,反正那位贵宾又不在这里,索性犹豫了片刻后,终是点了点头。

    袁艺凡的凤眸里,突然闪过一丝欢喜。

    似乎,对这顶凤冠,垂涎三尺。

    展柜里开着晃亮的白炽灯,照在这套复古的黄金首饰上,更加熠熠生辉。

    凤冠被营业员小心翼翼的取出来,“楚太太,只试一下,久了可不行。如果被经理发现了,我们会被处罚的。”

    “放心,就试一下,很快。”

    当冰凉的凤冠,沉甸甸的落在袁艺凡的掌心里时,似乎突然有种权势附身的满足感。

    这顶凤冠花丝翠云,錾雕金凤,镶嵌着白珍珠,在灯光下是那样的熠熠生辉。

    “凡凡,当时你的婚礼,如果戴上这顶凤冠,一定很美。”连袁妈妈陈红看了,也眼红,“不知道是哪位新娘,这么有福气。”

    “我试试。”袁艺凡举过头顶,轻轻戴在头上。

    陈红看着瞬间变面凤凰的女儿,“要是穿上大红的喜服,肯定更美。”

    “可惜我和楠天的婚礼已经举行过了,早知道戴着凤冠这么好看,当初我也该订这凤冠的。”

    营业员:“配上花钿和金步瑶,还有全套首饰,一定会更美。”

    袁艺凡:“给我都试试。”

    营业员:“楚太太,这回真的不是我不给你试。箔金花钿和金步瑶,得盘了髻才能戴。您这发型也试不出效果。”

    袁艺凡:“也是。”

    营业员:“楚太太要是喜欢,等会儿可以看看别的复古的首饰。”

    袁艺凡:“这顶凤冠多少钱?”

    营业员:“我们老板给那位贵宾是龙情价,刚好九百九十九万。”

    袁艺凡:“……”

    营业员:“加上一整套,一千六百八十八万。”

    天,什么复古首饰,这么贵的价格?

    刚才在另一个柜台,袁艺凡也看见了别的复古的首饰,也不用这么贵啊。

    按照克数算,这最多值几十万吧。

    虽然袁艺凡被震惊了,却还是显得很淡定。

    坐到身后的沙发里,照着营业员举着的镜子,左看看,右看看,“嗯,不贵,只可惜你说这套首饰不会再做第二套,否则我也给你定一套。”

    “楚太太要是喜欢,等会儿看看别的款式。”

    “这是谁家的新娘?派头这么大?”

    “谁家的我也不知道,但听说他们办的婚礼,要请李卿当主婚人。李卿是谁啊,那可是年薪千万的著名主持人。”

    “谁派头这么大?该不会是比尔盖次的儿媳妇吧。”

    “那肯定不是。”

    “请李卿当主婚人,够有面子。肯定这费用也不低。”

    “听说是免费呢。”

    “怎么可能,谁不知道李卿的名气。”

    “确实是免费主持的,听说这李卿是这位新娘婆婆手下签约的艺人呢。”

    “……”袁艺凡光是这么听着,就好羡慕这位新娘。

    “所以说,为了讨好经纪人,李卿这主婚人的费用,全免。”

    “帮我们泡杯咖啡来,我妈有糖尿病,一杯不加糖。”

    “楚太太,真抱歉,光顾着和您聊天,都把这事儿忘了。”

    “没事,记得一杯不加糖。”

    营业员离开后,陈红凑到女儿的面前,看她小心翼翼的取下了凤冠,“凡凡,这新娘真是够幸福的。恐怕是D城最贵的新娘吧。”

    “有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被离婚。豪门不是那么好嫁的。”

    “说不定人家也是门当户对呢。”

    “门当户对更容易离婚,豪门间的联姻,最容易婚变。”

    “凡凡,要是当时你和楠天的婚礼,也能这么气派,你也能戴上这么美的凤冠,那该多好。”

    “……”

    “当时你应该让楚楠天给你多买些首饰的,就算离开他,也可以把这些首饰卖了。”

    “……”其实,袁艺凡心里清楚,以楚家的家产,买这样的一套复古首饰,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不敢出声。

    “真不知道,是谁家娶媳妇,光是这套首饰就一千多万。这新娘,得是有多大的福气。”

    “反正不会是乔小安,妈你就放心吧,她和云少结婚也有五个多月了,还没有办婚礼,可见她在她婆家呆着,根本就没地位。”

    “也是,如果有地位,也不至于结婚这么久都没办婚礼。”

    “妈,你知不知道,我上次在报纸上看过,那云少性取向有问题,喜欢男人,是个断袖。”

    “断袖是什么?”

    “断袖就是和男人做那种肮脏的事情啊。”

    “不会吧,乔小安嫁了这样一个男人。”

    “她能嫁进云家,肯定是守一辈子的活寡妇。”

    两母女一起坐在沙发里,聊着别人家的是非,可热火朝天了。

    “守一辈子的活寡,怎么可能呢,说不定会出去偷男人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