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第237章 免得你花枝招展

    “我哪里花痴了?”

    乔小安当场抗议,松开了他的脖子,身子往后退了退,靠在餐椅上嘟哝着,“我又没有当场非礼你,哪叫花痴。”

    当时的情形是那样的,她非要说他是一号专车的司机,还说连个司机都这么帅。

    那又醉又迷离的眼神,直落在他身上打量了许久,许久。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妖孽般的男人,连目光都想把他吃了。

    明显的,是花痴的眼神。

    乔小安继续辩解,“我当时不花痴你,现在想花痴,而且还是持证上岗,明正言顺。”

    “午饭还吃吗?”云墨剥好一只虾,塞进她嘴里,“废话越来越多。”

    嚼着嘴里他喂来的虾,明明还是平日的虾,可是味道却不同,越嚼越香。

    “陈医生说,你是风寒感冒,扁桃体有些发炎,这些天就不许再吃辣椒。”

    “所以你吩咐吴妈把饭菜做得清淡一点?”

    “……”他不答,继续剥着虾。

    “阿墨,我把戒指弄丢时,你很生气吧。”

    他不答,反问,“你觉得我是圣人吗?”

    一只白灼青虾在他手里,被剥得干干净净的,连虾尾,他都把它掐掉了,递到她的碗里,又去剥另一只。

    他的指甲干净而透亮,不长,刚好齐着手指,可是剥着虾时轻松而容易,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往她的碗里放了好几只虾。

    然后,拿着纸巾擦了擦手。

    见她不吱声,这才又自问自答道,“那是婚戒,戴了九天你就把它弄丢了,我若是不生气,那我也不会对这桩婚姻这么重视。”

    她咬着半只虾,满脸写着感动,“阿墨,我错了。”

    “罢了,还好失而复得。”

    她小嘴一扬,荡起欢喜的弧度,“那也是你辛辛苦苦找回来的。”

    “这一次好好戴着,别弄丢了。”他皱眉想了想,突然又改口,“就算情非得已,不是你故意弄丢的,但至少别这么快。哪有刚戴着戒指没几天,就弄丢的。”

    她点头,“是,是我大意了,我有错。”

    他又说,好好吃饭。

    “遵命。”于是,大口大口的扒饭,却还是不忘了和他聊天,“阿墨,你说晚上要让两边的老人一起去御宴吃晚饭?”

    他起身,准备去洗手间洗洗手,“嗯。”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他已经走到了洗手间的门口,声音从远处飘过来,却依旧清晰入耳,“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让他们聚一聚,让他们拿个主意。”

    “什么事啊?”乔小安张望着洗手间的门口,听闻里面传来清浅的流水声,“不能先告诉我吗?”

    这时,他洗完手,风度翩翩的走出来,重新坐回了她的身边,“你先把肚子给填饱,别整天都跟个发问机似的。”

    吃过了午饭,两人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乔小安脱了鞋,头枕在他的腿上,抱着一颗抱枕,望着天花板上吊着的那盏水晶灯。

    “阿墨,下午你不去公司吗?”

    “两点前到公司,还早。”

    他垂头望着她,指腹落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拂了拂那几丝碎发,让她觉得似有一阵电流流过。

    便不眨一眼的望过去,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脸,看见他明亮如琥珀的眸子,还有他长长的睫毛,薄而性感的唇。

    真想迎上去,吻他一口。

    可是她感冒了,忍不住扭开脑袋,咳嗽了几声。

    “嗓子的炎症还没消?”

    “痒痛痒痛的。”

    “多喝些温水。”

    “阿墨,有时候觉得你好真实,又时候又觉得你好遥远,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前天晚上,是我不对,不该凶你。”

    “也是我先把那么贵重的戒指弄丢了,你才生气的。”

    “你就是贪吃,贪玩,贪睡。”他捏了捏她的鼻尖,“还爱撒点小谎。”

    他把她的头抬起来,垫了一块枕头在下面,起身,“真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能彻底了解你。”

    她索性从枕头上起身,盘腿坐在沙发里,看他拿着玻璃杯倒了一杯温水走回来。

    他又说,“这就是闪婚的代价,彼此不了解,矛盾重重,误会重重。”

    “好事多磨嘛。”她抱着枕头望着他,“我也就你所说的那几个缺点,贪吃,贪玩,贪睡,还爱撒点小谎。以后肯定不会再出这样那样的问题了。阿墨,你的心就放肚子里吧。”

    “既然你那么爱吃,爱玩,那就把你养成小白猪,又胖又肥,圆滚滚的。”走回她身边后,他把水杯递给她,又坐到她的身边,从茶几上拿出她的感冒药来看了看。

    她接过水杯,嘟哝着,“那多难看啊,那根本不是圆滚滚,是直接成了肥婆了。”

    “成了肥婆才好。”他看着药盒上的说明和介绍,看每一种药的成分都是中成药,这才放了些心,“免得你出去花枝招展的。”

    “我哪有花枝招展?”

    “只差没红杏出墙了。”

    “那就更离谱了,我离逸尘哥远远的,把话都摊开了。对楚楠天的回心转意,更是不闻不顾的,哪有花枝招展?还红杏出墙呢?”

    “给。”他把红红黄黄的药丸摊在手心,递到她面前,“把药吃了,我该去公司了。”

    接过药后,乔小安有些洋洋得意,“看来妈妈说得没错,装点小病,你就会心软。”

    “你是装的?”

    “哪敢,哪敢,这回是真感冒了。”

    “那还不快吃。”

    看着她乖乖的吞下那几粒药丸,杯里还剩下半杯水,她就直接搁在了几上。

    他端起来,又塞到她手里,“喝完。”

    “刚吃完饭,好饱。”她无辜的望着他,“等会儿喝行不行?”

    “……”他目光严肃。

    “喝,我喝。”

    看着她喝完剩下的半杯水,云墨这才起身,弯腰拧起公文包,“我去公司了。晚上六点我来接你。”

    “要不,我去荷塘月色,你到那边来接我,顺便带上我爸妈。”

    “好好在家睡觉,岳父岳母那边,我会安排车去接。”

    下午,她睡了个美美的觉,这心情一好,连睡觉做梦,也能梦见好事。

    就一个下午觉,她竟然梦见她怀孕了,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是双卵双胎。

    阿墨五点四十多赶回东方明珠的,上楼时她还在睡大觉,看见她倦在被窝里,乖得像一只猫一样,可上人喜欢了。

    如果是换了平时,他肯定会让她再多睡一会儿,这一样个秋风阵阵的下午,窝在家里睡觉,对她这么个贪睡的人来说,也确实是件美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