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236章 罢了,由着她吧

    看他绅士的喝了两小口汤。

    她就看着,也不动筷子。

    他这才端着汤碗望过来,修长干净的指尖落在陶瓷碗的边缘,看起来绅士而有风度,“你不吃吗?”

    她拿着筷子,咬在嘴里,侧着脑袋望过去,他已经喝完了那碗汤,似乎胃口还不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又夹了一条青菜在碗里。

    “阿墨,昨天你去Y市了?”她试探性的问。

    他垂头,绅士的挑着米粒,也不看她,“嗯。”

    她又问,“是去出差?”等他又嗯了一声,她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便有些闪闪发光,似乎是有意那般别有深意的打量他,“真的是出差?”

    云墨倒是沉得住气,什么也不说,只是绅士的用着午餐。

    明明是一个大男人,却总是爱挑着青菜吃。

    乔小安不眨一眼的看着他,见他不是夹西兰花,就是夹香菇炒芥兰。

    索性,她夹着一块糖醋排骨放进他碗里,又问,“真的只是去出差吗?”

    他也不嫌弃她夹的排骨,夹起来咬了一口,缓了半拍,这才风马及不相及的回答着她的问题,“晚上让爷爷和我妈,还有岳父岳母,一起去御宴酒店吃个饭。”

    “为什么?”

    乔小安不甘心,他明明是去Y市找那个刘老二要戒指去了。

    回来却不声不吭的。

    以他的手段和本事,不可能知道了戒指的下落,却拿不回来。

    所以,乔小安丢下手中的碗筷,叮叮咚咚的跑去了客厅里,拧着他的公文包走回餐桌前。

    可能是由于太着急了,坐回餐椅时,膝盖骨突然撞到了桌子腿,撞得好疼呢。

    可是下一秒从他包里翻出一个盒子,不是初买时的那个原装戒指盒,而是另外配的。

    她猜想,里面一定是装着她丢落的那枚戒指,于是握着这个新的粉色小礼盒,在他面前扬了扬,“真的只是去Y市出差的。”

    云墨清冷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粉色锦盒上,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一口气。

    然后,放下手中的碗筷,“出差,顺便把戒指拿回来。”不等她继续吱声,他已经夺过她手中的盒子,打开,取出戒指,“找到了,就戴上吧。”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小手已经被她拉过去。

    他抓着她的无名指,直接把戒指套了上去,“下次再丢了,我就真的要剁你的手了。”

    还是原来的那枚蓝钻石的戒指,一模一样,连戴在手上的感觉那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这一次似乎更加暖人心窝,更加让人幸福洋溢。

    她看着指间这枚似乎凝聚了日月精华般熠熠生辉的戒指,突然就哭了。

    小脸蛋上挂着两行热泪,泪水越来越潸然。

    “瞧你这点出息。”他把空盒子放在桌上,拿着她的筷子硬塞进她手里,“吃饭。”

    她却仍旧看着戒指,失而复得,而且还是阿墨大老远的跑去沿海帮她要回来的,可见它比之前更重要了。

    于是,这泪水啊,硬是不争气的,哗哗哗的,直往下砸。

    尽管眼睛已经模糊了,可还是盯着手里的戒指。

    他伸手落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推了推,“看着它,就能看饱吗?”

    她摸了摸被他推过额头,又垂手拭了拭泪,“阿墨,你去找刘老二要戒指的时候,怎么不带上我一起去?”

    “你那么笨,去了也没用。”

    “谁说我笨,我要是知道戒指被刘老二带去了Y市,我也会飞过去要回来的。”

    “你准备怎么要?”

    “直接要呗,要不回来就用钱买。”

    “你知道刘老二开口要多少钱吗?”

    “多少,他还真问你要了钱?”

    “他不傻,拿去做过鉴定,等于我又重新买了一枚。”

    “那到底是多少钱?”

    “别问。”

    “好吧,它是无价的。”乔小安扬着手中的戒指,落在唇边吻了吻,“这回我真的不会再弄丢它了。”

    “就这点出息,找回个戒指还哭成泪人。”他拿着桌上的纸巾,拂过她的脸蛋,拭了拭她满脸的泪,“不许哭了。”

    她吸了吸鼻子,自己又拿了一张纸巾,擦擦湿润的眼睛。

    然后抬头望向他,与他四目相对时,她刚想朝他发问,他却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说。

    “依你这般天生少根筋,又不长记性,又爱贪玩的性子,恐怕我费尽千辛找回来的戒指,下一次还会被你弄丢。”

    “我是贪玩,不长记性,也天生少根筋,但是我知道吸取教训啊。下次我就是丢了小命,也不会再把戒指弄丢了。”

    他推了推她的脑袋,眼里是又气又无奈的目光,与她四目相对,“算了吧,下次你要是再弄丢,我只能重新再给你买一枚了。可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好的运气,能找到戒指的下落。”

    “你说什么?”她眨眨眼睛,眨掉眼里的朦胧泪珠,“你竟然允许我再丢一次?”

    他瞪着她,“依你的性子,别说丢一次,丢三次都很在可能。”

    嗯,他说对了,她确实是爱丢三落四,可这是戒指,戒指,她不会再丢第二次的。

    他又说,“戴好了,这枚戒指是全球限量的定制款,下次丢了找不回来,就不会再给你买这么贵重的。”

    “什么,全球限量款?”

    “……”他瞪着她,沉沉的叹一口气。

    “你说那个刘老二去市场上鉴定过?”

    “……”

    “那这么说,你给了他们一大笔钱。”

    “不是人人都会拾金不昧。”

    “阿墨,我真是太败家了,同样的一枚戒指,还害你花了两倍的钱。”

    “是啊,你真够败家的。”他推了推她的脑袋,又悔又恨的叹了一口气,“真后悔当初怎么会把你捡上车,真应该让你睡在大街上。”

    “是呀,你真该把我丢在大街上。”她吐了吐舌头,调皮的笑着,“可是你还是让我上了车,还由着我吐了你一车,还抱着我回了别墅,还让我换了你贴身的衬衣。”

    “当时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啊?”她迎过去,双手落在他的脖子上,轻轻的缠着他,“要不然,你怎么会对我那么好。连妈妈和爷爷看了那些照片,也要误会我和你有不一样的关系。”

    她缠着他的同时,他也伸出双臂,绕过她的后腰揽着她,皱眉想了想才说,“一见钟情谈不上,甚至觉得你有些花痴。不过,不讨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