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第234章 戒指有下落了

    这样随和又随意,而且一点也不使性子的乔小安,让吴妈感到很安心。

    “行,少奶奶,谢谢你这么替我省事。”

    两人端着用微波炉盒子装好的饭菜,走到餐桌。乔小安坐进椅子里,抬头朝吴妈会心一笑,“以后家里没客人,就不必那么麻烦。如果有外人来,该正式的就正式。”

    “云家有少奶奶这样通情达理的女主人,真好。”

    “我哪里是云家的女主人。”

    “你和夫人都是啊。况且,你们都是通情达理的好人。”

    和吴妈聊着,乔小安夹菜的速度本就慢了半拍,又因为这一句话陷入了深思,以至于夹着清蒸多宝鱼的筷子,插进鱼肉里,动也不动。

    她和云妈妈比起来,那简直是差远了。

    妈妈性子随和,人善良,高贵,却没有贵贱之分,而且识大体,优雅,知性,人也乐观开朗。

    如果她有云妈妈一半的优点,也不至于和阿墨有这么多的矛盾吧。

    突然想着想着,就觉得心酸。

    “少奶奶,您怎么不吃了呢?”

    “……”她这才抽回神思。

    “是不合您的胃口吗?”

    “……”她笑了笑,摇着头。

    “我知道少奶奶喜欢辣味,今天晚上的菜没有一道川湘菜,但是全是云少吩咐的。”

    “……”

    “云少说,您感冒了,饮食要清淡。”

    “……”

    “还说您是风寒感冒,让我多在菜里加些姜。”

    “……”

    “我还给你熬了姜汤呢,等你入睡前喝。”

    “这些,都是阿墨吩咐的?”

    吴妈点了点头。

    乔小安心里很不是滋味,阿墨到底是几个意思?

    明明要冷落她,又要吩咐吴妈这般照顾她。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多面性的吗?

    “少奶奶,您刚才说得对,也不对。”

    她静静的听着吴妈的陈述。

    “您和云少确实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他一生下来就享受着富贵荣华,可是他从五岁后就没有父亲陪伴。”

    “……”提到云墨的父亲,乔小安心里有些疼,可怜他有那样的遭遇。

    “云少的父亲以前深深的伤害过夫人,也伤害了云少,记得那一年,事情闹得特别的大。”

    “吴妈,你能细细的跟我说一遍吗?”

    “我跟您说也可以,但少奶奶必须答应我,不要让云少知道我跟您说起这些。”

    她点点头。

    吴妈又说,“在云少和夫人那里,是不能提云少的父亲的。这么多年,谁都不敢提,连老爷子都避开这个话题。”

    乔小安起身挪开了一张椅子,“吴妈,你坐着慢慢说。”

    “少奶奶,您一边吃饭,我一边说给您听。”

    “没事,您说,菜凉了等下可以再热。”

    吴妈似在回忆,目光飘忽向远。

    “云少的父亲,当年一直喜欢的是小小姐。老爷子最小的一个养女。”

    “……”

    “老爷子也知道这件事情,但一直不同意。那一年云家有难,邓家是云家的世交,便把夫人嫁进了云家,帮云家渡过了经济危机。”

    “……”

    “夫人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开始和云少父亲虽没有什么感情,但还是互相尊重的。”

    “……”

    “后来事情一桩一桩的出,矛头都是指向夫人的。可云老爷子和大家,都是相信夫人的,她不会做出对云家不利的事情。”

    “……”

    “到最后,小小姐陷害夫人在外面找野男人,云老爷子终于是忍无可忍,揭开了之前小小姐陷害夫人的所有证据。”

    “……”

    “老爷子还有夫人,都和云少的父亲闹僵了,他不认云少这个儿子,非要带着小小姐私奔,便和老爷子还有云少断绝了关系。”

    “……”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云少都被别人骂是个野种,只有老爷子清楚,云少是云家的血脉,对他特别疼爱。”

    “……”

    “少奶奶,云少从小就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可他从来不表现。所以性子上孤冷了一些,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很热心的男人。”

    “……”

    “少奶奶和云少结婚五个月来,我全看在眼里,他是真心疼爱你。”

    “吴妈,我都知道。”

    “云少性子孤冷,少奶奶又偏生是个随性的人,你们在一起难免会有大大小小的矛盾,但少奶奶,您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云少。”

    “……”吴妈怎么知道,她有这个想法?

    因为戒指丢了的事情,她甚至动过离婚的念头。

    虽然今天一直压着这样的想法,但她纠结,徘徊。

    吴妈手扶着餐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少奶奶,要是您也离开了云少,他会认为他真的是被人遗弃的人。”

    乔小安摸了摸耳朵,“吴妈,不瞒你说,我把阿墨送我的戒指弄丢了。昨天夜里阿墨还凶我来着,当时我就想要说离婚的。”

    “少奶奶,我看得出来,您和云少确实是闹了矛盾。但离婚这样的话,千万不能挂在嘴边。”

    “我知道,冲动是魔鬼。是我贪玩,弄丢了戒指。”

    “云少生气,肯定是以为你不在意他。”

    “没有,我很在意阿墨的,我从来没有这么依赖过一个男人。”

    “少奶奶,夫妻间吵吵闹闹很正常,理解对方,包容对方,你们都会学会成长的。”

    她点点头,突然不是那么心酸了,也理解了阿墨的心情,他是太在意她对他的态度,所以才会因为戒指丢了那般生气的。

    吼她,再所难免,谁叫他性子孤冷呢。

    算了,不和他计较。

    “吴妈,谢谢你。”

    “今天我的话多了些,我还是去把菜再给您热一热,少奶奶吃了早些睡。”

    “嗯,明早我还要早点去灵泉山,继续找戒指呢。”

    第二天,她没有去上班,一来是阿墨给她请了病假,二来是得继续去找戒指。

    她没有先去小溪,而是去了农家乐。老板夫妇还是和昨天一样,有些忙碌。可是一见到她,就招呼了她,“乔小姐,你怎么来了,你老公没跟你说戒指有下落了吗?”

    “我老公?”乔小安愣愣的站在葡萄藤下,简直像是个丈二的和尚,根本摸不着头脑。

    “你等等,我把这几杯茶给客人端过去。”

    她跟着老板走到一桌搓麻将的客人前,等老板忙完,立即又问,“老板,你说我老公来过?”

    “对啊,昨天你走了后有两个男人来过,其中一个是前天和你一起来烤烧烤的,另一个说是你老公。都问了戒指的下落。今天下午五点多,我还给你老公打了个电话呢。”

    乔小安突然好紧张,“那戒指有下落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