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第230章 华丽丽的感冒了

    当云墨这句生硬的话落进耳里时,乔小安的心咯噔咯噔的疼了一下。

    对上他清冷的眸子,从他眼里看见了初见时的凌寒,仿佛从来都不认识他,好陌生。

    而那个曾在她耳畔边说,做他的太太不需要别的要求、只要她不许离开、不许提离婚的那个他,似乎从来不曾有过。

    好像曾经的温馨和独宠,还有那夜夜里他拥着她的身子、贪恋的索取、那种种的恩爱,都只是一场梦,又似水中望月,虚无而毫不真实。

    她咬紧了唇,什么也没有说,也确实是理亏而不敢有顶撞和辩解。所以慢慢的垂了头,越来越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心里突然多了一道防线。

    那一道防线,是排斥阿墨的。

    今后,她不需要他的任何关怀和宠爱。

    她只想做一个坚强的,不被伤害的,独立的,自己。

    所以,硬是忍着泪水,一滴也没有再流出来。

    反而隐忍了所有的情绪,慢慢的张了口,“对不起,戒指我一定会找回来的。”

    云墨看着她湿淋淋的身子,裹在他的风衣下仍旧瑟瑟轻颤,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又心疼,又生气。

    “脱衣服。”他倒是先动手,扯开裹在她身上的风衣,手指落在她胸前解着第一颗扣子,“把身上的衣服换了。”

    “我自己来。”心里多了一道防线后,乔小安也用不着他这样关心她,手肘处用力顶开他,三下两下的脱了衣服,换上他带来的那套秋装卫衣。

    还记得这套卫衣是他带她回老宅时,在豪华社区的购物街买的,当时看见了许多国际大牌的衣服,他让她挑,随意挑,那一下子就给她买了十几套衣服。

    这样的事情也经常发生,有时候是他带着她去买,有时候是他直接买回来,以至于在老宅和东方明珠的衣橱里,她有穿不完的衣服,有背不完的包包。

    记得夏天时他买的衣服,好多她碰都没碰过,这个夏天就彻底过去了。

    如今倒真是秋风瑟瑟。

    换好了衣服,仍旧很冷。

    倒真觉得此时此刻的场景和心情,都印证了那一句纳兰性德的词——“何事秋风悲画扇。”

    虽然,她不是词里那汉朝的班婕妤,没有被汉成帝打入冷宫。

    可现在的感觉,是比冷宫还要冷。

    穿好了衣服,她把换下来湿透的衣服装入袋子里,和他静静的坐了一会儿。

    谁都没有再吱声,沉默,沉默,死寂的气氛。

    乔小安在心里想了许多许多,从开始的相识,到中间的吵吵闹闹,恩爱欢乐,总觉得那一切太不真实。

    她也并不是所谓的灰姑娘,收获了完美的爱情。

    反倒是有种卑微,似乎在小心翼翼的守着这份爱情和婚姻,生怕失去一样。

    如果彻底失去了,是不是不再害怕和担惊了?

    心里有一种可怕的念头,即使是在头几次的争吵中,也不曾有过。可这一次,她很理智,很理智,那样的念头却在心里扎了根。

    当然,离婚二字,并不会如此轻易的说出口。

    只是在思前想后过后,笃定而信誓旦旦的朝他说,“云墨,你送我的戒指,我一定会找回来的。”

    说这话时,她看也没看他一眼,两只冰凉的手紧紧拽着衣服的一角。

    而心里,也有一个信念,戒指,她一定要找回来。

    一定。

    必须。

    云墨想也没有想,就回答道,“不用了。”

    反正,她也不在乎这枚戒指。

    如果在乎,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弄丢。

    他送给她这枚戒指,才九天,九天。

    短短九天,她就把它弄丢了,她还真是“在意得很”呢。

    折腾了这么久,两人再回到东方明珠,已经是后半夜的三四点了。

    云墨知道她在溪水里泡了很长一段时间,上楼回到卧室,就开了暖空气。

    又从柜子里抱了一床冬天盖的厚被子,铺在了床上。

    乔小安一直站在身后,静静的看着,等他从床边直起腰来,微微侧头睨了她一眼。

    “你先睡,我去书房。”

    她咬了咬唇,“哦。”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要去书房忙,她都不会再过问。

    反正她知道,他这是刻意的避着她。

    人家都不想理睬你,你何必上赶着求原谅,求温暖呢?

    她又不贱,非离了男人不可。

    云墨刚一走出卧室,乔小安就接到了叶佳佳的电话。

    不过,那边传来的声音,却是陆逸尘的。

    “安安,你们到家了吗?”

    “嗯,刚到一会儿,你们呢?”

    “我和佳佳刚刚送维维回家,他……有没有为难你?”

    “没呢,逸尘哥,你和佳佳别担心我,我好好的,你们早些睡吧。”

    “安安……”

    “逸尘哥,我累了,先挂了。”

    挂完电话,乔小安直接关了卧室的灯,这才爬上床钻进被子里。

    秋天开暖气,确实有点热。

    可她捂着被子好一会儿,身子都没有回温。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华丽丽的感冒了,头晕,流鼻涕,鼻塞,咳嗽,各种症状前扑后继。

    下楼的时候,她看着楼梯明明在晃动,眨眨眼定眼一看,又好好的。

    只是觉得脚下像是踩了棉花一样,走着沉浮不稳。

    可不想让自己太娇情了,硬是不敢咳嗽出声。

    她坐到餐桌上的时候,云墨已经吃好了早餐,杯里的牛奶是空的,盘里也有剩下的半片面包,似乎胃口不是很好。

    平日里,她肯定会问——阿墨,你怎么不多吃点。然后,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跟他说什么营养分析,什么男人就应该食量大,还会嫌弃他太绅士什么的。

    可今天,坐到椅子里后,她就不声不响。

    吴妈要帮她再热一遍牛奶,她只是自己盛了一碗白粥,摇摇头说不用。

    “少奶奶,你的声音怎么有些沙哑?”

    “……”

    “感冒了吗?”

    她刚想说没事,喉咙一痒,忍不住连着咳嗽了好几声。

    接着,抽了几张餐巾纸,擦着鼻涕。

    看着早报的云墨,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继续埋头在报纸里密密麻麻的字与行间。

    “吴妈,看看有没有感冒药,给她拿些来。”他吩咐。

    “哎,我马上就去拿。少奶奶,要不感冒了你就别去公司吧。”

    他也不表态,她只是笑了笑,摇头说,“没事,小感冒。”

    要是换作平日,别说是她感冒了,就是稍微的有一些不舒服,他肯定是最担心的那一个,药丸会亲自放在她手心里,开水也会凉到适合的温度后,再递到她的嘴边。

    只是那样的待遇,得是他心情好的时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