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第226章 你的戒指呢?

    叶佳佳掳了掳耳边碎发,心里有些不好受,“我其实不求有什么婚戒的。结婚也不一定非要买戒指,两个人能相亲相爱在一起,就很好了。”

    这个话题有些敏感。

    乔小安松开前排的车椅,坐回自己的位置,“佳佳,如果我是男人,我要娶,就娶你这样的女人,温柔,善良,宽容,大方。”

    叶佳佳又掳了掳耳边的碎发。

    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车窗外秋阳艳艳。

    开到了郊区,路况好了许多,不堵车了,路面更宽广了。

    叶维维也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不理解佳佳为什么要把陆逸尘一起叫来。最好的姐妹被这个男人喜欢着,自己的孪生妹妹又喜欢着这个男人。

    关系好乱。

    车子一路稳稳向前。

    如此秋高气爽的天气,真的很适合郊游。

    乔小安突然有些期待,“我们等会烤完了烧烤,就去摸鱼吧,或者在山上放风筝。玩到晚上再回去。”

    一提到玩,乔小安就特别兴奋。

    叶维维皱眉想了想,“那条小河适合抓螃蟹和摸鱼,风筝就别放了吧,还要爬到山顶。”

    “行,那就去抓螃蟹和摸鱼,晚上还可以吃烤鱼呢。”

    突然,叶维维把乔小安的右手抓起来,看着她光彩熠熠的蓝钻石戒指,“小安,去郊游,你也要带这么贵重的戒指,我不怕弄丢吗?”

    “大小刚刚合适,戴着又不会松,怎么会丢。”

    “丢了你们家云少不把你炖了?”

    “别乌鸦嘴。”

    “我只是觉得去郊游,真的不适合戴这么贵重的戒指。”

    “那不行,我们家阿墨上飞机前还说了,让我好好戴着,不能离身的。要是丢了,可是要跺指头的。”

    “估计就是真的丢了,你们家阿墨也不会跺你的指头的。”

    “那是。”乔小安还沾沾自喜,“不过,我就是丢了我的小命,也不会弄丢阿墨送的戒指的。”

    说到戒指的时候,陆逸尘依旧认真的开着车,可是没有办法做到心无旁骛。

    如果年前得知安安和楚楠天分手时,他能第一时间赶回来告白,那么现在和安安在一起的人,一定是他。

    如果当时楚楠天追安安时,他也能放下顾忌,勇敢一些,现在跟安安在一起的人,仍旧是他。

    如果他们在一起了,他也会给她买最漂亮的戒指,许她一世繁华,给她一世安稳。

    如果他们在一起了,也许已经有孩子了吧。

    可是,那么多的如果,都只是假如而已。

    世界上,哪能让假如成真呢?

    陆逸尘的心,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心里酸酸涩涩的。

    那个最爱的人,终究只能成为生命中的遗憾,见到她时,想拥抱却不能,想给予她关心和爱护,依旧不能。

    而身边的叶佳佳很好,很好,可就是没有办法再爱。

    如此,两难。

    爱不得,放不得。

    “逸尘,去灵泉山的路,你是不是开错了?”叶佳佳回头望了望叉路口,确实是走错了,“逸尘?”

    直到叶佳佳喊他的第三声,他才抽回神思,“嗯。”

    “逸尘,你是不是有些累,要不换我来开?”

    “不用,我精神挺好的。”

    “可是,你开错了路?”

    “有吗?”

    “……”叶佳佳知道,陆逸尘心事重重。

    等陆逸尘看清了路,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真的开错了路,出国五年,好久没去灵泉山了,有些生疏了。”

    怎么可能生疏?

    小的时候,他们经常去灵泉山,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

    那时候,老房子的几家院里的小孩,都会聚在一起,去河里抓螃蟹,去山上放风筝,去烤烧烤。

    即便这五年来,这条路的两旁多了些房子,可几乎没怎么变。

    叶佳佳知道,陆逸尘心里有事,也不好拆穿。

    他难受,叶佳佳更难受。

    去到了灵泉山脚下,在农家乐租了烧烤场地,吃完自助的午餐烧烤,已经是中午两点多了。

    几个人脱了鞋,挽起裤腿下了河。

    河水轻浅,细细的淌过那些大大小小的鹅卵石,还有水草在水里袅袅飘荡。

    如果有鱼虾和螃蟹从眼前而过,能看得一清二楚。

    叶维维突然提醒乔小安,“小安,别把你的戒指弄丢了,你别玩得太疯。”

    乔小安的眼睛,直溜溜的盯着一只螃蟹爬进了洞里,洞口还冒着细细的小泡泡,“放心,我会小心的,嘘,小声点,别惊了我的螃蟹。”

    “螃蟹更重要,还是戒指更重要?”

    乔小安扬了扬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这不是戴着吗,好好的。”

    再去翻那螃蟹洞,已经不见了螃蟹的踪影。

    乔小安有些失落,“跑了。”

    “现在的螃蟹,不比小时候了,不多,不好抓。”叶维维叹气。

    “可总比在家里呆着强吧,出来后我整个人都精神振振的。”乔小安说。

    叶维维又说,“恐怕你们家阿墨出差回来了,你也没机会出来玩吧?”

    乔小安一边观察着水面,一边说,“嗯。阿墨带我去的地方,都是高档场所。他不可能像我们这些野孩子,跑到郊外来的。我也不想他事事迁就我,我也应该适应他的生活。”

    “所以你就趁他出差,好好的玩一把?”

    “错,是又玩又吃。”

    “真不愧是个贪玩的吃货。”

    “今天真奇怪,阿墨都不给我打电话。”

    “可能是在忙吧。”

    玩了一整个下午,四个人都没有抓着一只螃蟹,倒是逮了两条鱼。

    再升起篝火的时候,已经是夜幕了。

    初秋的天气虽不寒冷,但夜里凉飕飕的。

    乔小安只是搓了搓双臂,一旁烤着鱼,刷着油的陆逸尘便把西服脱下来递给她,“穿我的。”

    “我又没说我冷。”乔小安觉得怪怪的,当着佳佳的面,逸尘哥怎么可以这么殷勤。就是没当着佳佳的面,也不能这样啊。

    下一次,如果有逸尘哥在,打死她,她也不会来。

    叶佳佳走到烧架前,帮忙翻着烤鱼,“小安,你就穿吧,确实挺冷的。”

    “我还热呢。”

    面对叶佳佳和陆逸尘两个人,乔小安有些无可奈何,一个善解人意,一个用意不明。

    真是纠结。

    她索性不烤了,坐到叶维维旁边,从桌上拿起了手机,看了看屏幕,一条动态都没有。

    没有未接电话,没有未读微信,安安静静的。

    叶维维顺着她的小米手机望过去,无意中看见她空空如也的手指头,突然慌乱得连脸色都变了,“小安,你的戒指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