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第210章 我来解决

    乔小安拉了拉肩包,“所有科目当中,我语文成绩最好,怎么可能是数学老师教的?”

    这时,两人从走廊处走到了电梯门口,云墨修长的手指落在按键上轻轻按了向下,“以后有事直说,不许再用求字。这个动词,我不喜欢。”

    两人步入电梯,她更加挽紧他的胳膊,脑袋在他的肩上蹭了蹭,“我怕你周末没有时间嘛。”

    “周末有什么事吗?”

    “我外公八十大寿,母后大人问你有没有空陪我一起回去。”

    “好。”

    他想也不想,直接答应,倒让她有些诧异。

    抬起头来,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脸色,不像是随口答应的。

    所以,更加欣喜,“你真的愿意陪我一起,给外公过生日?”

    他不答反问,“周末是吗?”

    她点点头。

    他又说,“那明天我们一起去买庆生的礼物。”

    她赶紧又欢喜的点点头,将他的胳膊挽得更紧,“阿墨,谢谢你。”

    “外公喜欢什么?”

    “他倒没什么特别的喜欢,就是平日里喜欢舞文弄墨的。”

    “……”云墨似有了主意。

    “我们也不用特别准备什么礼物,母后大人说大家都是直接给外公包一个红包,我们也包个红包就行了。”

    云墨点点头。

    从电梯里走出来后,两人走出公司。

    天边夕阳西下,是个特别云清风淡的下午。

    阿德在公司楼下那辆霸道的幻影前,似乎已经等了很久。

    见了二人,恭敬的开了车门。

    乔小安刚一坐进舒服宽敞的车里,便掏出手机给袁美丽打了一通电话。

    那边,看到女儿的电话号码,倒是十分紧张,“小安,怎么样,阿墨同意了吗?”

    乔小安看了身旁的阿墨一眼,又笑了笑对着电话说,“母后大人,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去吧,阿墨已经同意陪我回去了。”

    “真的?”

    “真的。”

    “那你外公可高兴了。”

    “母后大人,是你高兴还是外公高兴啊?”

    “我们都高兴。”

    “最主要的,是有阿墨陪着我,别人也不敢说你那房子是中了五百万才买的,而是你能干的女婿送的,对不对?”

    那边,被女儿猜中心思的袁美丽,试着混淆视听,“小安啊,我锅里还炖着汤,先不跟你说了。”

    “哎……”

    她还没说完,袁美丽就挂了电话。

    最后,她将手机放回肩包里,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又看向迎面望来的云墨,叹一口气道,“阿墨,母后大人还是改不了如此炫耀的习惯。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你总是误会她。”云墨伸出右臂,绕过她的脑后,揽着她的右肩入了怀,“能让她炫耀她有个好女婿,这都是次要。最重要的是,她想告诉全天下,她的女儿有多幸福。想让你昂首挺胸,不被别人欺负。”

    “此话怎讲?”

    “你有袁艺凡这样的表妹,估计妈也很头疼。”

    “……”她认真听着。

    “妈只是不想你在亲戚面前没有面子。”

    “什么事到了你这里,总被你说很有道理似的。”

    可乔小安知道,其实母后大人还是有一定的虚荣心的。

    但阿墨从来没有介意过,反而还处处维护母后大人。

    真是难得。

    周末。

    袁老爷子的八十大寿,是由乔小安的二舅和三舅一起办的,在D市比较豪华的御宴酒店。

    三舅便是袁艺凡的父亲,陈红的丈夫。

    阿德开着云墨那辆霸气稳重的幻影,在酒店门口的青铜喷泉前,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最后停在酒店的大厅门口。

    这辆车牌号以DA88开头,前厅的迎宾接待一看,就知道是云少,赶紧上前迎接。

    可下了车,气氛并不好,清晰的听闻着有人争吵。

    乔小安也看得很清楚,争吵的人当中,有二舅妈,三舅妈,还有御宴酒店的大堂经理。

    “我们订了二十桌,每一桌三千块钱,现在想加三桌,为什么多出了三桌,还要贵一千块钱一桌?”

    “这位女士,包厢和大厅的价钱,本就相差一千,这个真的没办法。”

    “那我们坐不下怎么办?”

    “预订的时候,我也提醒过您们,要预留三桌,当时你们怕多花钱不愿意。”

    “什么叫不愿意,当时算好的桌数和人数,不会有多。这是临时加的客人。”

    “所以当时我提醒你们,要预留三桌。”

    “那现在怎么办?”

    “要不,您们在大厅挤一挤?”

    “挤什么挤,老爷子八十大寿,能挤吗?”

    “可是包厢是让别的贵客让出来的,价钱就是四千,如果您们不愿意,我就打电话通知那边不用改期了,也免得得罪那边的客户。”

    袁老爷子握着拐杖走过来,听闻这边的争吵,很是气愤,“今天这宴席还办不办?你们不愿意加钱,我自己加。”

    “爸,不是那个意思。”

    “爸,我们真的不是那个意思。”

    袁老爷子握着拐杖,将目光落向两个二子,想听听他们的意思。如果连儿子也不愿意加钱,他只好自己掏腰包,总不能让前来的宾客,看他们家的笑话。

    袁老三表了态,“爸,您别生气,再加三个包厢,多出的钱我自己出。”

    “袁老三,你什么意思,凭什么你一个人出,要不然就两个儿子一人一半。”陈红这一开口,一听就是个妻管严。

    袁二媳妇也不乐意了,“陈红,预订酒店的时候,是你和老三来订的,让你们预留三桌,你们自己没办好,这多出的钱,肯定是要你们出。”

    就在两妯娌争吵来争吵去的时候,酒店的大堂经理接了一个电话,然后一脸抱歉的望向袁老爷子,“老先生,非常抱歉,您们没有及时决定要不要那三间包厢,包厢已经被别的客人订走了,真是抱歉。剩下的三桌,我们一起安排在大厅,就是有点挤,您看可以吗?”

    袁老爷子沉沉的叹一口气,似乎这八十生日宴,过得很是窝火。

    这叫走来的乔小安看了,心里很是痛心。

    袁家的妯娌关系本就不好,乔小安很早前,就看不惯二舅妈和三舅妈的这副嘴脸。

    可是今天是外公的八十大寿,她不想外公如此受气,所以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身侧的云墨,“阿墨?”

    云墨也垂头望来,与她四目相对时,掌心里的大拇指在她手心里轻轻摩挲,示意她安心,然后笑了笑,“放心,我来解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