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192章 明知是幻镜,偏生痴迷

    就在几秒钟前,袁艺凡欣赏着风景的目光,还是一副陶醉模样。想着嫁进了豪门,住进了这样漂亮的别墅,一副沾沾自喜。

    可这一秒,听闻黄姓人士,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

    “我不认识什么姓黄的。”她对着保姆说。

    “少奶奶,黄女士说了,她有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你。”

    袁艺凡心里惴惴不安,从落地窗前的贵妃椅上起身,来回跺步,挣扎片刻后,还是快速的走了出去。

    站在别墅外的铁栅栏门外,她东瞧西瞧,生怕被人看见黄医生来找了她。

    “你来我家干什么,不是说以后别联系了吗,钱我也给你了。”

    “我来把这个还给你。”

    “什么。”

    “三十万。”

    “你还我干什么,黄医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三十万,换一百万,傻子才不要。你也知道,我女儿在国外留学,我需要钱。”

    “什么意思,黄医生。”

    “我就说到这儿,钱你看看,真钞。”

    看黄医生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钱来,在她面前翻了翻。

    她赶紧把钱又塞回包里,“你疯了吗?”

    二人对话的时间,马路对面的灌木丛里,已有人拍下了照片。

    很清楚。

    “你收好,以后别来找我,我已经快离开医院了。”

    “黄医生,黄医生……”

    袁艺凡拧着塞进她手里的公文包,沉沉的。

    刚想开口,突然看见白色保时捷从公路的转弯出,划出了优美的弧度。

    车身在夕阳的余辉中,闪闪发光。

    让她突然慌张了起来。

    “凡凡,你怎么在外面,外面有风,你还在月子里。”楚楠天的车,停在了她的身边。

    袁艺凡紧张的掳了掳耳边碎发,“没事,没事。”

    “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人,是谁啊,看着好眼熟。”

    “……”楠天,你千万别想起,那是黄医生。

    “亲戚吗,怎么不让她进去坐?”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楚楠天从车里下了车,绕过车头走到她身边,“手里提的什么?”

    “……”该怎么解释好?

    如果他知道,钱是黄医生还给她的,那真相会不会暴露?

    袁艺凡咬了咬嘴唇,显得很慌张。

    “凡凡?”

    “哦。”她抽回神思,“楠天,刚才那个是我表姨,她前段时间借了我三十万。你给我的钱我一直没花,借了些给她,她是来还钱的。”

    “现金?”

    “嗯。”

    “直接转账不就得了。”

    “可能是想当面表示感谢吧。”

    “我帮你提,怪沉的。”

    “楠天,你别怪我私自借钱给亲戚,她当时实在是急用。”

    “傻瓜。”他提着公文包里沉沉的三十叠钱,揉了揉她的脑袋,“给你的,支配权就是你的,你如何花,不用过问我。”

    “楠天,你真好。”

    可这样的好,到底能维持多久?

    以前他那么爱乔小安,她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让他讨厌了她。

    如果他知道,一切都是她设的计,甚至那天醉酒乱性,也是她下了药。

    他,会怎样对她?

    袁艺凡不敢想象。

    “我先去停车。”

    “嗯。”

    等他停好车,提着公文包,牵着她的手,绕过别墅前的池子与院落,走向屋里。

    当经过前两天,他们俩亲自栽下花草前时,他驻了步。

    望着那些径直枝叶中的花骨朵儿,他好欢喜,“凡凡,我们种的紫郁金香快开花了。”

    “……”她哪还有心思去赏花,早被黄医生的到来,乱了阵脚。

    楚楠天从紫色的花骨朵抽回目光,落在她秀气的脸上,“你说紫郁金香代表爱情,唯一的爱,最爱。”

    “……”他动情的时候,她痴痴的回望。

    两人四目相对。

    “凡凡,以前是我辜负了你,今后让我弥补你。你才是我唯一最爱的。”

    “……”她心底五味陈杂,忍不住泪水潸然。

    他却以为,她是感动,忙抬起拭了拭她脸颊的泪,“流完产,还不到一个月,别哭了,伤眼睛。”

    这份温柔,这份体贴,这份爱,还能维持多久?

    袁艺凡真怕,是姓云的查到了什么。

    黄医生说三十万换一百万,什么意思?

    那一百万,是云墨给的吗?

    可他如果查到了什么,又为什么不来个干脆痛快的。

    偏生要让她如此不安生。

    “别哭了,哪有你这样,一感动就哭。”

    “我不是感动。”袁艺凡扎进了他的怀里,“楠天,你答应我,以后不要离开我,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

    楚楠天笑她这么容易被感动,“我不是早就答应过你吗?”

    她从他肩上抬头,摇了摇头,“不,你发誓,你发誓不会离开我。”

    “好,我发誓。”楚楠天很快做了发誓状,“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否则,不得好死。”

    他越是如此顺着她,她越怕。

    似乎,如今得之不易的甜蜜,都是水中花,镜中月。

    只需要被人砸下一个石头,一切的幻境都会消失。

    而这个石头,迟迟早早,都会砸下来。

    袁艺凡是怕极了。

    便在他的怀里,哭得越来越伤心。

    楚楠天抚着她的背,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唉,又不是小孩子。”

    可还是担心她哭坏了眼睛,毕竟还没出月子,“我抱你进屋吧,别哭了,再哭我不理你了。”

    袁艺凡躺在他怀里,被他一步一步抱进别墅,明知这样的甜蜜维持不了多久了,可还是沉浸其中,不想醒来。

    哪怕他对她的爱,只是片刻,她也贪恋。

    爱一个人,原来可以有这么卑微的姿态,甚至是发了狂,成了魔,丧了人性。

    ……

    ……

    两日后。

    FB总部大厦,九楼,云少的办公室。

    门外,舒润轻轻的扣了扣玻璃门。

    “进来。”

    “云少。”舒润踩着高跟鞋,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将一个文件袋递过去,“你要的照片,还有证据,已经搜集齐了。”

    云墨接过文件袋,从里面抽了好几张照片,还有些文件证明,看了看,“怎么还有袁艺凡和黄医生,在医院交头的照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