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90章 越来越温暖的人

    楚楠天正要从会议离开时,接到了袁艺凡的电话。

    “楠天,公司为什么把我舅舅裁了,他在仓储管理部做的好好的。”

    袁艺凡说的,是陈强,陈红的弟弟,当初她让楚楠天安排进通宇集团的亲戚。

    “他这么快就给你打电话了?”

    “楠天,能不让我舅舅走吗?”

    “……”

    “他还要靠着这份工资给我舅妈看病呢。”最主要的是,她安排舅舅进公司没几个月,这就被裁掉了,她会很没面子的。

    “这不是我的决定。”

    “是谁?”

    “云墨。”

    “……”又是姓云的,那一定是乔小安教唆的,袁艺凡对乔小安的恨,又多了一分。

    “凡凡,你在家好好休息,公司的事你就别管了。云墨这么做,我也支持。”

    “为什么?”

    “公司要发展,必须裁掉裙带关系。”

    说到裙带关系,袁艺凡不敢再插嘴,怕楚楠天说她不懂事。

    “那楠天,晚上下班你早点回家,我等你和妈妈一起吃晚餐。”

    “晚上不用等我了。我想在公司看一看最近的项目。”

    “要很晚回家吗?”

    “忙完了,我会回来。”

    挂完袁艺凡的电话,楚楠天从会议室的门口走出去,经过走廊,走到云墨那间豪华的办公室时,不由驻了步。

    里面的装修和摆设,早已焕然一新,全是黑白风格,一如云墨脸上的清冷和阴沉。

    他驻步玻璃镜前,有几秒中的神思。

    这间办公室,早晚会属于他,而他会努力,走得更远,更稳。

    云墨,你等着。

    玻璃墙上映着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又默然的握紧成拳。

    ……

    ……

    从会议室离开后,云墨就去了人事部。

    这一路来,目光都清冷决绝,旁人若是招呼他,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没有一丝笑意。

    震慑众人,让人凌寒。

    可就是他走到乔小安的办公大厅,在格子办公桌的某一角落,看到了乔乔的身影后,眼里的凌寒转为轻柔。

    几大步走到她身后,眼神更温柔了。

    看了看她的箱子里,什么都没有收拾,只拿了那两盆盆栽,一盆是燕子掌,一盆是小叶丁香。

    她好像犹豫着什么,最后索性把那盆小叶丁香扔进了垃圾桶。

    “干嘛扔了它?”

    熟悉乳软的声音落入她耳里时,她顿时转身回头。

    “阿墨,你开完会了?”

    他点点头,看了看垃圾桶里的小叶丁香,似乎被她照顾得很好,开得正盛。

    它落进垃圾桶前,在半空中划出弧度时,有些许细碎的花瓣落在了地上,星星点点的,看着怪可惜的。

    乔小安朝他笑了笑,“怕你花粉过敏,以后家里就不养花了。”

    “可以带回老宅,放在你的会客厅楼上的花圃里。”

    “可我怕把它带上车时,让你喷嚏不止。”

    “那我岂不是罪过了。”

    “……”乔小安愣愣的,怎么倒成了他有罪过。

    牵起她的右手,扣在手心里,“因为我花粉过敏,还害你丢了你心爱的小叶丁香。”

    “阿墨,明明是我爱养花,害你花粉过敏,怎么罪过之人,倒成了你?”

    两人相视一笑,温馨而又甜蜜。

    他将她的手扣得更紧,另一只手轻松的端起她收拾好的箱子。其实箱子里,就只有一盆燕子掌,可见她是有多爱盆栽。

    “走吧。”

    同部门的同事,在大BOSS的跟前,看起来很认真的工作。

    其实,心思都在二人身上,有的用余光瞟着,有的时不时的看一眼。

    等二人珠联碧合的身影离开,办公大厅的数十人就开始起了哄。

    “哇哦,小安太幸福了,传说中大BOSS高冷又阴狠,却唯独对小安这么温柔体贴。”

    “所说楚家的亲信被大BOSS裁掉了一半,他那么威严的人,却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真是羡慕死小安了。”

    “你要不要,拿着小安的照片,去韩国整一趟容,至少遇见个云少的翻本什么的。”

    “我正有此意。”

    “切。”

    乔乔与阿墨上了车后,就直接去了FB公司的总部。

    公司收购西宁电器,新闻发布会召开后,顾续一直在忙申请股票复牌的事。

    而舒润,盯着M国那边和LUKE合作的手机网络购物项目。

    乔小安去四处转了转。

    舒润来到他的办公室,看见他的桌上多了一盆燕子掌。

    “嫂子送来的?”

    “嗯。”乔乔说难得拿回家,摆在他的办公室也可以起到绿化作用。

    “自从嫂子来了后,连对人都冷漠无情的你,竟然喜欢上了花花草草。嫂子的魅力真是太大了。”

    “……”云墨皱了皱眉。

    舒润欢喜的笑了笑,上前两步将手中的文件夹递到了他的办公桌上。

    “好消息!”

    他垂头看了看。

    精细明了的分析报表上,那些数据,那些成直上线升的报表图案,明确的显示着近来M国手机APP购物的会员越来越多。

    “云少,相信不用三年,我们就可以脱离LUKE,拥有自己的客户。

    “不错。”

    “到时候,赚得更多。”

    “那边,你盯紧点。”

    “云少放心。”

    “还有别的吗?”

    “对了云少,你让我查的袁艺凡怀孕的事情,有眉目了。”

    “……”云墨静听下文。

    “袁艺凡是在国外就有了‘身孕’,回国后一直在她流产的那家医院做产检,每次都有楚楠天陪同。”

    “通宇集团附近的海瑞妇产医院?”

    “嗯,给她做产检的医生,每次都是同一个人,包括她流产那天,也是同一人。”

    “……”

    “那个医生姓黄,中年,有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女儿。我找人查过她的银行账户,在袁艺凡怀孕的期间,分别有三次,平白无故多了十万,总共是三十万。”

    “三十万?”

    “是的,云少,但是这不足以证明是袁艺凡让她开了怀孕的假证明。”

    “既然是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

    “云少的意思?”

    “给她六十万,买她的所有假证明和真正的检查结果,让她把三十万还给袁艺凡。”

    “还?”

    “那些检查单不足以证明什么,找人跟拍他们交头的照片。”

    “明白了,云少。”

    “如果六十万她嫌少,再加。”

    “好的,云少,我也相信嫂子是清白的。听说楚楠天是嫂子的前男友,袁艺凡又是嫂子的表妹,云少你是不是吃醋啦?”

    云墨微皱了眉,“最近,你似乎废话越来越多。”

    舒润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也是因为你有了嫂子后,话多了,不那么冷了,我才敢废话啊。”

    云墨瞪她一眼,眼里却有笑意,“还不出去办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