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第185章 非整死她不可

    楚韵松开手中的行李箱,恍惚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来,无精打彩的落在楚楠天的身上。

    没有立即回答楚楠天,而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显得有气无力。

    “妈,你到底怎么了?”楚楠天一阵心痛,赶紧又从楚韵的肩上,提下她的爱马仕,“发生什么事了?”

    “楠天!”楚韵目光痛楚,充满悔意,“如果早知道是今天这样的结局,当初我就不该拦着你和乔小安在一起。”

    事情突然扯到乔小安的身上,楚楠天便更加惊奇,越发担心,“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和凡凡好好的,怎么又说起了安安。”

    楚韵只是望着儿子,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儿子娶了乔小安,就不会被云少报复。

    楚家祖宅,就一定能够重新买回来,圆了阿正的梦。

    站在机场的接机楼,不管楚楠天怎么问,楚韵都不说。

    有云少在一天,祖宅就永远别想拿回来。

    她太累了,太累了。

    事情又过去了两三天,楚韵才把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了楚楠天。

    这一天,周末,正是风和日丽。

    楚韵和楚楠天坐在庭院前的秋千椅上,听闻真相的楚楠天,突然紧紧握住了秋千藤,紧紧的,紧紧的。

    “安安为何是这样的人?”他还以为,她单纯,善良,可爱,“为什么?”

    楚韵煽风点火,“明摆着是合着云少耍我,我一个人喝了半瓶白酒,放下了身段,诚恳的向她道歉。求她放我一马,她最后竟然当成是笑话一样,一走了之。”

    楚楠天的目光飘忽向远。

    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安安那甜美的笑容,那直爽的个性,原来都只是表象。

    楚楠天失望至极,“在她的率真之下,竟然还有这样的阴暗?”

    楚韵气愤道,“当时的半瓶白酒,我是白喝了。”

    “乔小安的报复心,为何这么强?”楚楠天望着她,“妈,幸亏当时我没娶她。”

    楚韵换了个坐姿,目光凶厉起来,“如果当初她真的嫁进了楚家,我非整死她不可。”

    “……”楚楠天思绪飘远。

    “楠天。”楚韵抬手落在他的肩上,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如今你看清乔小安的真面目了?”

    他失魂落魄的点点头。

    楚韵拍着他的肩又说,“我不管你和袁艺凡之间的感情怎么样,等她的身子调理好,你赶紧给我生个孙子。”

    楚楠天沉默。

    楚韵又说,“通宇集团如今的股东是云少,他下一步棋会怎么走,我还不知道。我知道公司的事情你不上心,我也对你没什么指望,只要你和艺凡好好的,早点让我抱上孙子就行。”

    “妈,祖宅的事情?”

    “下一步再做打算吧。”

    “那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给我早点生个孙子。你爸爸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安慰。”

    “妈,对不起,公司的事,我一直没能做出什么成绩,反而让别人成了大股东。”

    “你告诉艺凡,别每天想着去国外买什么名牌包,名牌衣服,赶紧调理好身子。”

    “妈,不是凡凡想要的,是我主动给她买的。”

    “走了个乔小安,又来了个袁艺凡,真是头疼。”

    “妈!”

    “不说了,外面风大,我回屋了。”

    楚韵从秋千椅上起身,踩过草地,从石子甬道走回客厅。

    刚好迎面碰上面色匆匆的袁艺凡,看了她,横眉吊眼,“你在这里做什么?”

    “……”袁艺凡是怕极了楚韵,当初楚韵那般刻薄的对乔小安时,她也看在眼里,但为了得到楠天,她是尽力讨好楚韵,虽然效果不佳,但一直坚持。

    “你不会是偷听我和楠天谈话吧?”

    “没有,没有,妈妈,我从网上买了些花种子,刚好想让楠天和我一起种,并不是故意要听你们说话的。”

    楚韵白了她一眼,“别整天不干正事,好好调理身子,早点怀上楠天的孩子。”

    袁艺凡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是,妈妈。”

    与袁艺凡擦肩时,楚韵又白了袁艺凡一眼,那眼神很是不耐烦。

    似乎,袁艺凡低人一等,嫁给楚楠天,是他们楚家亏大了一样。

    心里有许许多多的委屈,忍不住满眼是泪。

    刚想转身,身后的楚楠天也从庭院外走了回来。

    她赶紧转身擦了擦眼角的泪,细心的楚楠天还是发现她的眼睛微红,“凡凡,你怎么了?”

    “没怎么。”袁艺凡垂着头,不敢看他,“楠天,我买了些花种子,我去拿给你,我们种在园子里好不好?”

    楚楠天拉着她的手腕往后一带,然后握住她的双肩,迫她抬头。

    看清她眼里的红润时,心疼的叹了一口气,“妈又说你了?”

    她摇头,“没有,我只是刚刚给一个朋友打了电话,她说她生完孩子满月了。突然想起我们的孩子,所以……”

    “凡凡。”楚楠天心疼,“我们会再有孩子的。”

    她望着他如此深情痴缠、又心疼的目光,感觉好不真实。

    如果他能一辈子都对她这么真心,她宁愿一辈子都受楚韵的气。

    反正楚韵终有一天会老死,她也会等到雾散云开。

    只是,楚楠天这样深情的目光,能一辈子吗?

    袁艺凡突然好怕,投进他的怀抱里,紧紧靠着他的胸膛,“楠天,你答应我,一辈子都不许离开我,不许不要我。”

    “傻瓜”楚楠天摸了摸她的后脑袋,“我们才刚结婚,什么离开不离开的,一辈子还长呢。”

    ……

    ……

    再说说乔小安云墨那边。

    从都城回来后,云墨就一直在忙西宁收购案。忙着安排发布会,忙着向证券交易所申请股票复牌。

    半余月前,Y市的爆炸事件,风声已过,媒体也不再关注。

    忙完手中的事,FB的股票,也能在计划之中,最迟两个月内复牌。

    只是云墨仍旧很忙,夜里九十点才回到家。

    这一天,阿墨回来的特别迟,走进玄关时,乔小安倦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云墨连鞋都没有换,就大步走过去,看她抱着一袋零食睡着了,嘴角边上,还有她睡梦中的口水流出来。

    他不由摇头,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真是个吃货。”弯下腰来,从几上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她的嘴角,垂眼看见她手里的零食是薯片,又叹了一口气,“天天都吃垃圾食品,怪不得瘦如柴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