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第168章 阿墨回来了

    “……”乔小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你的阿墨回来,会帮你报仇的。你就等着看好戏吧,他一定会帮你收拾楚楠天他们那对贱母子,还有袁艺凡那心机婊的。”

    乔小安换了个坐姿,端着几上的花茶轻啄了一口,“佳佳,昨天早上刚刚上班时,你发过短信给我吗?”

    叶佳佳摇了摇头,“没有啊。”

    “……”那就奇怪了。

    “不过,我的手机突然不见了,等我复印了报表回来时,又突然出现了。”

    “看来,真的是袁艺凡故意害我。”

    “……”叶佳佳一脸茫然。

    乔小安端着另一杯花茶递过去,“我妈教我泡的花茶,尝尝。”然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叶佳佳。

    这一听,文文静静的叶佳佳也骂了脏话。

    “靠,袁艺凡竟然这么贱?”她抿了一口花茶,皱了眉,“这么说,她根本就没有怀孩子?”

    乔小安点点头。

    “可是没怀孕,怎么会流那么多血。”

    “昨天是19号,她每个月都是18到21号来例假,不多一天,不少一天。”

    “这个你也知道。”

    “我和她从小长到大,我怎么会不知道。”

    “小安,你就别难过了,你爷爷和妈妈已经把你救出来了。等阿墨回来了,会替你出这个恶气的。”

    两个姐妹又聊了一会儿。

    会客厅那盏东南亚进口柚木的两扇大门,突然映来云墨风尘仆仆的身影。

    真的是,风尘仆仆。

    一向素爱干净整洁的他,那名贵的皮鞋上,竟然还有风沙的痕迹。

    自从下了飞机,赶到爆炸的仓库现场,他就没合过眼。

    现在的持续爆炸了近十余个小时,每每看见一个伤员从火烟滚滚中抬出来,他便安了一份心。

    尽管,他与那些受伤伤亡的人,只是雇佣关系。

    可人命关天,即使他可以陪给他们大笔的费用,但都不及看着他们活着被救出来,更让他安心。

    所以,当叶佳佳看着有些狼狈的他走来时,不由错愕的瞪大了眼,同时用手肘推了推一旁的乔小安。

    乔小安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看见风尘仆仆的他,也是一阵错愕。

    “阿墨,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叶佳佳赶紧起了身,“小安,我们明天再聊,我回房休息去了。”

    等叶佳佳识趣而又迅速的消息,乔小安这才起身细致的打量了他一遍。

    他从头到脚,都有风沙肆虐过的痕迹。

    尤其是他双本是明亮如黑曜石似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和疲惫。

    乔小安心疼的望着他,“阿墨,你不会去了Y市两天两夜,一直没合眼吧。”

    “……”她猜对了,他却没有回答,长腿往前迈了一步,修长的双臂握着她的双肩往怀里一揽。

    让她整个人都扎入他的怀抱深处。

    感受着她的气息,她发丝上淡淡的青柠檬香味,她近在胸间的心跳声。

    这才安了些心,沉沉的从鼻息里叹了一口气,闭着眼,更加清晰的感受着她的存在。

    “乔乔,对不起。”

    “阿墨!妈妈和爷爷已经把我捞出来了。”她从他的胸前抬了头,抬头四十五度角望过去,满眸痴缠的目光与他撞在一起,“我不是好好的吗,倒是你,你怎么显得这么疲惫。”

    “想你想的。”他微微俯身,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这是结婚近三个月来,他第一次如此动情的说想她。

    乔小安的心,登时一乱。

    跳得更快,节奏混乱。

    就连花雨季,初次知道男女爱情,初次被男生追求时,都不曾这么慌乱过。

    慌得她脸颊红了起来,延着耳根子蔓延,蔓延。

    心湖也仿佛被投了一块巨石,荡漾着五彩斑斓的波澜,久久不能平静。

    于是娇羞的低了头,嘟哝道,“又骗人了,你想我,能想得这么疲惫吗?”

    她不想他这么疲惫,如果真的是因为想她所至,那她宁愿他不要想她。

    “抬头让我好好看看。”捧起她的脸,细致的打量她,皱了眉,“欺负你的人,是楚楠天母子?”

    乔小安摇摇头,“他们只是顺水推舟的让人把我关进了拘留所,背后精心策划的人是袁艺凡。她根本就没有怀孕,刚好借我的手,可以让自己在楚韵面前不那么难堪。正好,楚韵以前就讨厌我,借着这件事情想让我进监狱罢了。”

    “楚韵,又是楚韵……”云墨皱眉,目光从她脸上抽开,望向她身后的玻璃窗。

    外面夜色朦胧,小楼外的花花草草在路灯的照耀下,托得这夜色更加幽静。

    云墨的脸色,也突然似这夜空一样,阴沉灰暗极了。

    欺负乔乔的人,他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楚韵,还有楚楠天,袁艺凡,他是记住了。

    乔小安轻轻抠了抠他的胳膊,“阿墨,你怎么了。”

    他抽回神思,“没什么。”又深情的望着她,“让我好好看看你,两天不见,你不想我吗?”

    她点点头,“很想啊。”

    两人一起坐到沙发上,她整个人横睡在他的腿上,“阿墨,你陪我坐会儿,再去洗澡好吗?”

    他俯视着她,点了点头,“在拘留所,怎么不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都没有亲自接她离开拘留所,真的很遗憾。

    云墨心里更多的,是内疚。

    如果子公司那边的仓库不出事,他就可以陪在乔小安的身边。

    “……”乔小安想了想,咬咬唇说,“我没带电话。”

    “拘留所不让你打电话吗?”

    “没有,他们有问我要不要打电话通知家属。”

    “那你怎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乔小安从他风神俊逸的脸上,移开目光,心虚的望着天花板的一角,“阿墨,对不起,我背不住你的电话号码。”

    枕在他的腿上,仰望着天花板上漂亮的水晶灯。

    灯光虽是明亮耀眼,却很柔和,并不刺目,乔小安从那盏吊灯上抽了目光。

    又小心翼翼的落回他的脸上,九十度的望着他,“阿墨,当时我谁的电话都记不住,我爸妈的,我也不知道,所以被关了一个晚上。”

    “……”他沉沉的叹一口气。

    她马上做发誓状,“阿墨,你放心,从此以后,关于你的一切事情,我都会记得清清楚楚的。你的电话号码,我保证会倒背如流。”

    “不用了。”他屈起拾指,轻轻的刮了刮她的鼻尖,“你的记性本来就不好,大大咧咧的,怎么可能倒背如流,以后我尽量都留在你身边,如果我不在,你就来老宅住,爷爷和妈会照顾着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