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第163章 看清了你

    后来。

    楚楠天还来不急责备乔小安,便匆匆忙忙的带着袁艺凡去了医院。

    乔小安想进手术室,可医生拼命的拦着,她在手术室外大声的喊,“袁艺凡根本就没怀孕,她想诬陷我,她……”

    一切的一切,来得太突然,来莫名其妙。明明是佳佳发的短信给她,约她去的茶水间,怎么见到的人却是袁艺凡?而袁艺凡,一直想用话语激怒她。

    她还没理清这些思绪,楚楠天一个巴掌甩在她脸上。

    同样是右脸颊,昨天挨的那巴掌还隐隐作痛,今天又来了一次。

    直煽得她倒退了两步。

    再抬头时,与楚楠天四目相对。

    她怨恨。

    他失望至极。

    “乔小安,凡凡都已经进手术室了,你还对她如此出言不逊?”

    这是有史以来,楚楠天第一次直呼她的全名,生硬而又愤怒,甚至是厌恶。

    乔小安站稳了脚,冷冷笑了。

    楚楠天失望地望着她,“亏了凡凡平时还处处维护你,一直觉得对你有愧,一直想弥补你。”

    “……”呵,是楚楠天眼睛瞎了,还是袁艺凡的演技太高了,被人骗了,还如此当真。

    “你知不知道。”楚楠天有些哽咽,一想到凡凡进手术室前,身上流了好多血,就心痛不已,“凡凡为了成全我们,甚至愿意不和我结婚,只要你同意回到我身边,她愿意退出。所以我们的请帖,一直迟迟没有发出去。”

    “……”说的跟真的一样,乔小安倒是愿意听听,袁艺凡到底演了哪些戏。

    “她说,如果你肯回来,六月二十六的婚礼就让给我和你。那天我只是喝醉了,不是凡凡对不起你,你有火冲我发,为什么要伤害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沉默了良久的乔小安,终于忍不住了。

    黯然握了拳,瞪着他。

    “楚楠天,你还真的以为袁艺凡真的怀孕了吗?”

    “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说凡凡坏话?”

    “到底是谁在背后说谁的坏话?”

    “够了,如果凡凡和孩子有什么事,我……”

    “你会怎样?”

    到底,楚楠天还是说不了狠话。

    可就是今昨两天,他对乔小安的印象,突然大大打了折扣。

    冷漠的看着她,连声音也冷了几分,“你觉得,你害凡凡流了产,会脱得了干系吗?”

    乔小安看了看手术室紧掩的门,里面有刚生产完的产妇推出来,似乎产房里很忙,不只一台手术,不只一个病人。

    她不想留在这里,收回目光后又是一阵冷笑。

    “要报仇吗?那我等你。可我没空在医院和你耗着。”

    如果是袁艺凡设好的局,她一时半会儿也拿她没折,只能回去冷静,冷静。

    要怪,就怪自己太笨,那么小心翼翼,还是中了袁艺凡的招。

    刚一转身,想离去。

    便看见衣着华贵的楚韵,踩着七公分高的高跟鞋,急急忙忙的朝手术室走来。

    身后,还跟着两个公安,似乎是有意冲着乔小安来的。

    “想走?”楚韵带人停在她身前,“事情还没处理完,你不许离开。”

    “楚夫人,你不会是想让警察扣着我吧,我又没犯法。”

    乔小安望了望她身后的两个警察,长得肥头大耳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值的警察。

    楚韵的目光,越过她,望了望手术室,最后落在楚楠天的脸上,“艺凡怎么样了?”

    楚楠天摇摇头。

    楚韵叹一口气,阴冷的目光望向她,“乔小安,你不能走。你得跟他们去公安局一趟。”

    “妈,事情不到那个地步,一切等凡凡出来后再说。”楚楠天还是念着旧情。

    “公司的视频我都看了。”楚韵指着乔小安的鼻子,“就是这个女人,推了艺凡。如果艺凡流产,那她就是杀人凶手。”

    “妈,事情没那么严重,什么杀人凶手,那只是一个胎儿,还没出生。”

    “可那是你儿子,是我孙子。”

    “说不定凡凡没事,孩子也没事。”

    “流了那么多的血,你觉得能没事吗?”

    这个时候。

    手术室的门又开了。

    出来的是一个小护士,“谁是袁艺凡的家属。”

    楚楠天急步上前,“病人让你进去一下。”

    等楚楠天前脚进了手术室,楚韵便拉住护士。

    “袁艺凡怎么样了,孩子保住了吗?”

    护士摇摇头,“送来的太晚了,也摔得太重了。”

    楚韵松手,护士离开后,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连声音,也有些悲哀,“这是楚家的第一个孙子……”

    等她缓过神来,抬头望向乔小安时,眼里的悲哀瞬间化成愤恨。

    或许是因为这么些年来,楚韵一直讨厌乔小安,以前是乔小安把她儿子迷得神魂颠倒的。

    有一次,楚楠天为了她,还要和楚韵断绝母子关系。

    这笔账,楚韵一直记着。

    所以,眼里的愤恨,来得凶恨了一些。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

    那么此时此刻,乔小安一定是成功的死在了楚韵的眼神之下。

    她本以为,楚韵要破口开骂。

    可楚韵只是望了她一眼,便把目光递向身侧的两个公安。

    和公安眼神交汇了片刻,二人便上前左右架着乔小安的胳膊。

    “乔小姐,我们现在怀疑你故意伤人,请你回去配合我们调查。”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现在她是孤军奋战,阿墨又不在,身边又没个人,连手机都没带。

    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只好挣脱了两个肥头大耳的警察,气冲冲的跟着他们出了医院,上了警车。

    手术室里。

    袁艺凡躺在一台手术床上,左右拉着帘子。

    这是一家小医院。

    来医院前,楚楠天本是想送她去一家大的医院。

    可是见她流了好多的血,而且她也要求来这家最近的医院。

    也是为了节省时间,所以,只能委屈袁艺凡和几个病人同在一个手术室。

    隔壁手术床上的,似乎是刚刚生了孩子,丈夫和产妇一分钟前都已经出去了。

    望着袁艺凡苍白的脸色,楚楠天一阵心疼,颀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脸颊上,拭了试她滑落的泪,“凡凡,对不起。”

    袁艺凡咬着唇摇摇头,凄凉的泪水随着脸颊一直滑落,“楠天,我们的孩子没了,孩子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