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151章 男人说谎如此平静

    直到回到卧室门口。

    那东南亚进口的楠木门,被云墨砰的一声踢响。

    两人痴缠着进了门,却不开灯,从落地窗外映进的,是缕缕淡淡的月光,落得满室清亮与幽静。

    “我出国一个礼拜,回来两三天我们又一直在闹别扭。”云墨将乔乔甩在床中央,整个人轻轻压在她身上,“如今好不容易情修于好,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这磁性好听的声音,在幽静的卧室里荡开。

    那样如云似雾的索绕她耳畔边。

    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主动献吻。

    ……

    半个多小时后。

    乔小安趴在云墨的胸膛前,感受着他依然碰碰直跳而又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阿墨,对不起,那天是我先撒谎在先,才惹怒了你。”

    这样的独处时光,让人沉迷。

    她往他的怀抱深处扎了扎。

    他微笑而又满足的抚着她的背,刚想开口。

    她又先他一步说,“阿墨,以后我会尽量注意,改掉撒谎的毛病。”

    他摸了摸她的唇,“不需要你改掉。”

    “……”她错愕,难道真的会纵容她撒谎的坏毛病?

    “你只是撒个小谎,无心的。”

    “阿墨,你今天怎么了?”

    “……”云墨诧异的挑了挑眉,似在说没怎么啊。

    可乔小安却觉得好奇。

    从他的胸膛前抬起头来。

    望着他,“阿墨,你怎么今天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皱了皱眉,静听她继续说下去。

    乔小安回想了一番,“以前,你严肃的时候像个君子。身边的人都像你的臣子,是不能违背你的意愿的。”

    他缓缓舒展眉头,“那现在呢?”

    “现在?”她望着天花板的一角,琢磨着,“突然变了,通人情了。”

    受到夸奖的云墨,特意抽开目光。

    又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有吗?”

    乔小安乐呵呵的往他怀里钻,“就有。阿墨,你真好。”

    周四。

    乔小安陪云墨回云家老宅。

    晚饭后,一家人都在客厅。

    云老爷子和阿墨在棋盘上,已经对弈了两局了。

    这第二局,可难倒了云老爷子。

    眼见棋盘上,他已被云墨将了军,若是退帅,云墨的车会长驱直入,再次将他将死。若是上相保帅,刚好让云墨一炮轰来。

    如今,是退也不是,躲也不是。

    云老爷子看着已成死局的棋盘,笑着摇了摇头。

    “老了,不中用了。”

    “爷爷,承让。”

    云老爷了朗朗笑了两声,“阿墨,是我老了,还是你更精了?”

    云墨也朗朗的笑了笑,“是爷爷没用心下,不是你老了,也不是我棋艺进步了。”

    “谦虚。”

    “呵呵。”

    “再来一盘?”

    “爷爷想下,我便陪你。”

    那边,坐在沙发上的两婆媳,瞧了瞧这边的两祖孙,不约而同的笑了。

    邓佳茹摇了摇头,“这两祖孙,下棋是从小下到大。你不知道你爷爷的棋瘾到底有多大,阿墨才三岁的时候,就被你爷爷命令在棋盘上。”

    乔小安剥着石榴,诧异的瞪了瞪眼,“三岁?”

    “是啊,三岁。”

    “三岁的孩子还在尿裤子好不好。”

    “所以说,阿墨比一般的孩子聪明啊。”

    “何止是聪明,是太聪明了吧。”

    “怎么样,嫁给阿墨,感觉很幸福吧?”

    “嘿嘿,妈妈你明明知道,还要问我。”

    “不过我觉得阿墨娶了你,也是他的荣幸。以前我还以为,没有人能降得住阿墨。偏生遇到了你。”

    乔小安把剥好的石榴仔放在水果盘里,拿着了只闪闪发亮的银勺子递给邓佳茹。

    “妈妈,石榴吃了补维E维C。”

    然后,又起身把另一盘剥好的石榴端去给下棋的祖孙二人。

    乔小安趁机站在云墨的旁边,看了看二人的棋局。

    刚好这时,吴伯端着两个精美的箱子走进来,站在邓佳茹身边。

    “夫人,陈小姐说这两套礼服是您要求赶出来的。”

    “礼服,什么礼服?”

    邓佳茹擦了擦手,拆开箱子看了看,一套男装,一套女装,都是中年的礼服,保守设计,却又不失品味。

    “阿墨,这两套礼服是你让叶小姐订做的吗?”

    那边,下棋的云墨淡淡的望了一眼,“不是你让我问乔乔爸妈的尺寸吗?”

    “这衣服是做给乔乔爸妈的?”邓佳茹皱了眉,“不是说,乔乔爸妈要照顾医院的外婆吗?”

    当邓佳茹把疑惑的目光落在乔小安身上,想要寻求一个答案时,乔小安赶紧推了推身侧的云墨。

    好像在说,阿墨,到底怎么回事啊?

    “爷爷,我去看看礼服,这盘棋改天再下。”云墨起身,牵着乔小安的手往沙发那边走。

    一边走,一边用大拇指在乔乔的掌心里抠了抠,示意她不要出声。

    她便安安静静的陪他坐在了邓佳茹的对面。

    云墨从邓佳茹手中接过两套礼服,一一细看了一遍。

    然后,望向乔乔,“不知道爸妈穿在身上,是否合身。明天我们送过去,让他们试一试。”

    乔小安瞪了瞪眼,好像在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对面的邓佳茹,也诧异地望着二人,“乔乔,外婆不是要住院两个月吗,是不是好了?”

    “啊?”乔小安摸了摸耳朵,想找个合适的理由解释,“这个?”

    云墨接过她的话,面不改色道,“外婆还有乔乔的舅舅舅妈照顾,岳父岳母顾及从未与云家长辈谋过面,所以那天抽了空。”

    邓佳茹恍然大悟,“还是乔乔爸妈想得周到。”

    云墨抚了抚衣服的面料和做工,“陈小姐手工制作的礼服,果然与众不同。”

    乔小安抠了抠他的手心,第一次发现他撒起谎来,也可以这么泰然自若,仿佛是一个谎言高手。

    让她,不得不佩服。

    不过想想也觉得暖人心窝。

    一向坚持原则,说一不二的阿墨,也会为了她而说谎呢。

    邓佳茹又说,“乔乔,看你这么懂礼貌,有休养,一定是被你爸妈的良好教育熏陶出来的。我猜想,你爸妈一定都很通情达理。”

    乔小安端起方才剥好的石榴,喂了一勺在嘴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