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139章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或许是周身都被寒冷的眸光包围着,以至于乔小安垂了头,还能明显的感觉凌寒之意。

    云墨本就阴沉的目光,突然多了一丝刺痛,“我在你眼里,如此不近人情,如此冷漠霸道?”

    “……”本来就是。

    面对乔小安如此沉默,脸上的不服气却明显的写着对他的不满,云墨又一次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胸口似有郁结之气。

    一吸一呼之间,都快把他黑色的衬衣给撑破了一样。

    落地窗外,本是明媚的初夏,阳光灿烂,微风徐徐。

    可屋子里,好像直接变成了腊月寒冬。

    让人冷飕飕的。

    可云墨到底是压住了火气。

    没有冲她发火。

    “乔小安,我只是希望婚姻里多一些坦诚。就……这么难?”

    她努了努小嘴,依旧紧紧的拽住自己的衣服一角,“我哪里不坦诚了,我今天又不是故意要撒谎。”

    “……”还狡辩?

    她又说,“我哪知道顾董会给你打这通电话,我本来都想告诉你我见过逸尘哥。”

    “……”她的理由倒是蛮多。

    “但是我一想到你的警告,就什么也不敢说了。”

    “……”他依旧沉默。

    她倒说上了瘾,“顾董不打这通电话,不就没事了吗,本来就没多大点的事。”

    瞧!

    她还把事情懒到顾董身上。

    云墨黯然握紧了拳头,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的蜷在一起,指节处隐隐泛白。

    “乔小安,不撒谎,你会死吗?”

    气头上的云墨,也顾不得自己话语的轻重。

    乔小安猛然抬头,眼里满是委屈,望着他如此阴沉而冰寒气怒的脸,更加不服气道,“你说什么?”

    动不动就提到死,他这是诅咒她吗?

    本来,她还想认错。

    可这个时候,简直万念俱灰。

    似乎之前所有的恩爱,在如今失去理智的这一刻,都消失殆尽。

    仿佛。

    两人不曾爱过。

    乔小安也黯然握紧了拳头。

    好像要准备大干一架,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终是让阿墨心痛。

    倔强如她,哪还有理智去道歉。

    云墨失望的目光越过她,望向更远的地方,“我想,我们都需要彼此安静安静。”

    “你干什么?”

    乔小安见他径直走向门口,追在身后,“阿墨,你回来,我们还没理论完了,本来就是没多大点的事情,你用得着这样甩脸色给我看吗?”

    她似乎有些歇斯底里,只不过他的腿比较长,只迈了几步就走了很远。那指节分明的手掌落在门杯上,顿了顿,斜眼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追来的她,拉开门,绝情而去。

    “阿墨。”乔小安跺了跺脚,“你回来把话说清楚,什么叫不撒谎我会死,你诅咒我死吗?”

    她拉开了门,门外哪里还有云墨的身影,只有那一株富贵树在楼梯口随风轻轻摇摆着大株大株的叶子,簌簌的轻响着。

    乔小安不服气的努了努小嘴,自言自语。

    “我才不会去死。”

    “我又不是傻瓜,你气不死我,气不死我。”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她似着沉沉的吸气,吐气,如此反复好几次,胸口的郁结之气,终于算是被排空。

    “说好的晚上出去吃饭,给我买衣服,又泡汤了。”

    “阿墨,你给我记着。”

    今天的事,她不会就这么就算了。

    早上起得太早,她有些困,现在倒是困意全无。

    索性穿过别墅的小桥流水与涓涓细流,去了邓佳茹的那栋楼。

    只是邓佳茹不在,问了小吴,小吴才说她在健身房。邓佳茹的健身房,她倒是没有去过,只好让小吴带路。

    小吴是吴伯与吴妈的女儿。

    吴家一家人,都在云家打工。

    吴伯是老宅的管家,吴伯负责东方明珠那边的一切事情。

    论到古代,小吴更像是邓佳茹的贴身丫环,可是云家等她很好,没有贵贱之分,工资也高。

    乔小安倒像是自来熟,去到邓佳茹的健身房前,与小吴聊天聊地,聊他们吴家为什么一直留在云家。

    “老爷子和夫人,待我们都很好,爸妈说了,除非云家不要我们,否则不会离开的。”

    乔小安点点头,不用小吴说,她都知道云家的每一个人都很好,但是,除了阿墨。

    偏偏这个时候,小吴又说,“云少虽是喜欢板着个脸,但是待我们也很好,特别是过节的时候,给的红包很多。”

    “……”他那叫施舍自己多余的,他要是个穷人,肯定才没这么大方。

    “少奶奶,您嫁给云少,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呢。”

    “……”不是福,是祸,遇到他倒了八辈子霉了,只知道甩脸色给她看。

    乔小安不服气得很呢,只是不想让外人看见他们吵了架,所以连连点头微笑。

    “少奶奶,夫人的健身房到了,我就不进去了。”

    “谢谢。”

    小吴一走,乔小安推门而进,刚好看见邓佳茹做着高难度的瑜珈动作。

    那柔韧性,简直让人叹服。

    怪不得妈妈身材这么好,皮肤也这么好,原来是个瑜珈高手。

    这样的动作,乔小安也只是在电视上见过。

    从玻璃镜中,看见她后,邓佳茹松开自己的腿,优雅起身,“乔乔,怎么来我这里了,不陪阿墨?”

    乔小安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笑眯眯道,“那个,阿墨说他公司有事,要去一趟公司。”

    邓佳茹拿着柔软的毛巾,擦着额头上的细汗,微微皱了眉,“他没说公司有事啊,刚回来时,他还到处找你,还说今天就留在家里陪我和爷爷。我还笑着跟他说,他是想陪你呢。”

    乔小安又尴尬的摸了摸耳朵,“他可能是临时有事吧,走得比较匆忙,估计事情比较重要。”

    邓佳茹没有多想,反正老爷子把公司交给他后,他经常这样,忙得不可开交。

    乔小安怕邓佳茹细问,赶紧走过去挽着她的手,扯话了话题,“妈妈,这个月十三号就是你的生日了。你要在老宅开生日宴吗?”

    “阿墨跟你说的?”邓佳茹侧头望着她,满眼微笑,两婆媳的紧紧挽手的身影落在玻璃镜里,显得好默契,简直如同是一对有爱的母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