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第121章 离他远点(2)

    尽管乔小安的声音低若蚊声,云墨还是闻声驻步。

    两人迎着这初夏早上十点多钟的太阳,有些火辣辣的。

    可他,似乎是喜欢站在这晃人眼睛的太阳底下,同样目光灼灼的朝她望来。

    “我刚刚说的话,听清楚了吗?”

    “什么?”乔小安故意努了努嘴。

    “……”果然是,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后,迈步先离开。刚好,阿德开了车门,他直接坐进车里。

    身后的乔小安觉得好奇怪,他明明走得不急不徐,为什么却能一瞬间甩开她五六米远。

    还在嘀咕,“不就是要离逸尘哥远点吗,用得着这么小气吗?”

    慢了半分钟,她坐进车里,想讨好他,想和他说话。

    可他,一直默不作声。

    “阿墨。”

    “……”

    “中午你回家吃饭吗?”

    “……”

    “下午你去公司吗?”

    “……”

    “反正我请了一天的假,我陪你好不好?”

    “……”

    “你要去公司的话,我不说话,安安静静的,不会打扰你。”

    “……”

    如今,又回到最初她十问他九不答的状态。

    乔小安觉得好没趣,识趣的噤了声。

    她请了一天的假,就没有再回通宇集团。

    下午在东方明珠的别墅里,郁闷了好久。

    晚上乔小安本是想去吃火锅的,但是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去了御宴酒店。

    那是阿墨经常带她去的地方,她还是要了一个包厢,听雨轩。

    一个人,点了一大桌子的菜。

    还点了一瓶茅台。

    一个人,又吃,又喝。

    还一边嘀嘀咕咕。

    “动不动就不理人。”

    “什么人嘛?”

    “有钱了不起吗?”

    “不理我,我还不理你呢。”

    茅台这种白酒,乔小安还是第一次喝。

    微辣,清洌,入了喉后像有一股甘泉淌过。

    可这种清凉感没保持几秒钟,就火辣辣的烧心灼肺。

    她只喝了两小杯,小脸蛋就红得跟番茄似的。

    一个人埋在桌上嘀嘀咕咕了好久,最后朝服务员招了招手。

    “买单。”

    “云太太,您是签单还是付现金,或者刷卡?”

    既然知道她是云太太,应该知道阿墨吧,她醉乎乎的望过去,看不清服务员的脸。

    只觉得这人真奇怪,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然后,打了一个酒嗝,“签单行吗?”

    “可以的,云太太。”

    “签我老公的,还是我自己的。”

    “签云太太本人的,就行了。”

    服务员递了黑色钢笔过来,她握在手里,找不到签字的地方。

    直到服务员指了签名处,她才歪歪斜斜的写了几个字。

    等服务员拿过去一看。

    云太太。

    她签的,是这三个字。

    只叫这服务员哭笑不得。

    而且,云太太现在已经醉倒在桌上,趴着,怎么摇也摇不醒。

    ……

    ……

    几分钟后。

    坐在车上的云墨,接到了酒店经理的电话。

    听闻那边的声音,紧紧蹙眉,“知道了。”

    然后,望向认真开车的阿德,“调头。”

    “云少,要去哪里?”

    “御宴酒店。”

    二十多分钟后,云墨出现在御宴酒店。

    负责听雨轩的经理见了他,是恭恭敬敬的,而且还小心翼翼的。

    谁让他,黑着一张脸。

    “云少,太太在里面,里面请。”

    绕过菱花格纹的屏风,云墨驻步餐桌前,隔着乔小安一两米的距离。

    闻着空气中并不浓的酒味,微微蹙眉,“谁让你们给她喝这么多酒?”

    “云少,我们不知道云太太如此不胜酒力。”

    “……”云墨阴沉着脸。

    “这瓶茅台刚刚启封,太太只喝了两小杯,还不到二两酒,就醉成这样了。”

    “下次乔乔再来这里,不许拿酒给她,除非有我陪同。”

    “任何酒都不行吗?”

    “……”

    “云少,那水果酒呢?”

    “听不懂人话吗?”

    “知道了,云少的意思是,沾酒的都不行。”

    “……”

    “还有,云少,太太刚刚签的单,有些问题。”

    “……”云墨其实不是有意针对这酒店经理,只是乔乔喝成这样,他的心情怎么可能好?

    刚要弯腰抱起乔乔,经理胆怯的递来一个文件夹。

    云太太三字,落入云墨眼里时,他倒是又好气,又好笑。

    醉成这样,还能记着她是云太太,算她还有良心。

    知道自己的身份。

    然后,重新签了单。

    修长的手臂搂着怀中的人儿,转身离去。

    “云少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跟在身后的阿德,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为什么云少和少奶奶,总是跟这个酒字有缘。

    初识的时候,是因为她喝了酒。

    那时候,两人没有婚姻关系,云少抱着一个陌生的女子回自己的卧室,也是这般小心翼翼。

    那还是阿德,头一次见云少如此对一个女子。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三人坐进车里,正是阿德为此庆幸时,乔小安来了一次旧事重演。

    和第一次坐进这车里一样,吐了个稀里哗啦。

    前面的阿德,有些坐不住了,“云少,要不要我重新让公司的人开辆车来?”

    云墨依然泰然自若的坐在乔小安身边,“不用。”

    “可是,云少……”

    “开车。”

    回到东方明珠,天色已经很晚了。

    云墨拿乔小安有些无可奈何,想喂她喝些水,她硬是不配合。

    一碰她,就她翻过身去,嘴里还碎碎念。

    说些什么,他又听不清。

    明明知道不能喝,偏偏要喝,一喝,还是白的。

    这下喝高了吧。

    云墨有些后悔,当初怎么把她捡回家了。

    可她早就走得自己的心里了,又舍不得。

    第二天。

    乔小安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昨天晚上从御宴酒店吃饭后的事,她彻底断篇儿了。

    难道,是阿墨把她弄回来的,然后两人一夜缠绵?

    要不然,怎么会一丝不挂。

    这时,锻炼完身材的云墨推门而入,一身运动装潇洒而帅气,棱角分明的脸颊上挂满了汗水,看样子至少运动了一个小时。

    他清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瞧她用被褥裹着自己,似乎有些害羞。

    都这么久的夫妻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他在心里说,从她身上抽回了目光,“今天你倒是起得蛮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