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第119章 他的上流,她的凡庸(3)

    这是云墨第一次如此休闲的逛着街,士多店的对面是夜市,小摊小贩聚集其中。

    乔小安忽然松开云墨的手,欲穿过马路。

    身后的云墨拽着她的手腕,连拉带拖的拽了回来,“红灯。长没长眼睛呢?”

    虽是挨了骂,乔小安却唇角上扬,“不是还有你在吗?”

    “……”他气得胸口一闷,想骂她,又忍了。

    两人十指紧扣,穿过马路。

    温和的路灯照在他们身上,连落在斑马线上的影子,都显得成双成对,恩爱极了。

    乔小安的目光在他与她的影子上,还有他棱角分明的脸颊上,来回扫视。

    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她所适应的。

    刚才在宴会上,真的是憋屈死了。

    只不过,两人都穿得这般正式,她又穿着晚礼服,虽然是短款的,但与这夜市形形色色的路人格格不入。

    可她只顾着紧牵着她的男人,一路往前。

    本就人潮拥挤,还有摩托车,自行车的鸣声。

    人与车之间,让来让去。

    这样的节奏,这样的逛街方式,云墨真的不适应。

    就像她不适应他的上流生活一样。

    她在前面好奇的张望,他跟在后头,双手插在西装裤包里。

    偶尔,她拉拉他的手,驻步每地摊前。

    “阿墨,这个指甲油怎么样?”她很中意,欲意购买。

    他轻轻皱眉,“你喜欢?”

    “你说好不好看?”她又拿着廉价的指甲油看了看。

    他叹一口气,“如果你喜欢指甲油,我让舒润从国外给你带回来。”

    “……”她差点忘了,和阿墨在一起,她得适应上流社会的生活。这种廉价的东西用起来,会给阿墨丢脸的。

    便失落的放下手中的指甲油,哦了一声。

    人潮依然拥挤。

    她走在前头,他走在后头。

    她看过的每一样东西,他都特意留意了一遍。

    倒是些小巧精致的玩意,不过真的很廉价。

    最后,她在一地摊前,似乎是看中了一个发夹。

    说是水晶的,其实是就从义乌小商品市场淘回来的廉价加工货。

    倒是十成新色,闪闪发光。

    如果别在流海上,一定很有在校大学生的气质。

    云墨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插在裤包里,静静的看着她。

    她握紧那水晶发夹,打量,放下,拿起,打量,如此反复,似乎犹豫不定。

    最后还是不舍的还给地摊老板,转身挽着云墨的手。

    昂起头时,与他四目相对,欢喜的笑了笑。

    “阿墨,走吧,没什么好买的,我们回去了,别让阿德等太久。”

    两人走了几步。

    他突然从裤包里抽出手来,扣紧她的小手往回走。

    她愣了愣,“阿墨,干嘛呢,不是要回去吗?”

    他依然大步往回走,“你要是喜欢,就回去买了它。”

    最后,驻步那家发饰地摊前,云墨亲自拿起她看中的那块水晶发夹。

    “老板,帮我包起来。”

    他直接给了钱,一张一百的,找回九十二块。

    这是他第一次买这么廉价的物品。

    却不知道,他递给乔乔时,她欢喜得像吃了糖的孩子,似乎满天的星光都聚集在她的脸上,笑得那样熠熠生辉。

    云墨也从来不知道,她可以因为一块八块钱的发夹,高兴成这样。

    拿着它,她马上夹在流海上,“阿墨,和你在一起时,我就不戴它。”

    “……”他一脸黑线,“不戴你买来干嘛。”

    她试了试,照了照小镜子,觉得很满意,脸颊处又浮出深深的酒窝,“免得给你丢脸啊。”

    立马取下来,又说,“我和佳佳或者维维逛街的时候,再戴它,或者上班的时候。这样就不会给你丢脸了。”

    “……”她的思维,他永远没办法理解。

    两人穿出夜市,往回走。

    依旧十指相扣。

    “阿墨……”她的目光,由近及远,望着那星光点点的夜色,似在憧憬和向往:

    “如果你可以是平凡的人。”

    “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普通工作,我们收入都很稳定。”

    “偶尔骑骑自行车,去菜市买菜,我就坐在你的后面。”

    “那样的生活,其实也蛮好的。”

    阿德的车就停在路口,他们都没有继续往前。

    云墨琢磨着她的话,心绪很乱。

    平凡人的生活,他也向往。

    或许如她所说,骑着自行车,载着她去菜市,那样很惬意。

    可他是云家的继承人,生来就是。

    她又望来,与他复杂的目光,四目相对,“阿墨,你觉得呢?”

    “……”他没答,给不了那样平凡的生活给她,他不敢承诺什么。

    只是更加扣紧她的手,“上车吧,回家。”

    第二日。

    云墨早早就带着乔小安去高尔夫球场等着顾董。

    两人穿得休闲运动,很是精神。

    乔小安扎了马尾,戴着遮阳帽,看起来瞬间小了几岁。

    趁顾董没来之前,云墨想教她打球的姿势。

    她有些紧张,“要是我学不会怎么办?”

    “那就你代替我,故意输给顾董。”他已经揽着她的腰,握着她的手,将球杆递到了她手中,“输了,正好。”

    “昨晚的那个顾董吗?”

    “嗯,我们在谈项目合作。”

    生意上的事,乔小安不过问。

    学着他的模样,有模有样的打着球。

    他的手力一带,她手中的球杆顺势往前一推,不偏不移,雪白的圆球刚好滚入洞里。

    乔小安瞧了瞧,那是一个距她五六米远的球洞,小得可怜。

    真是佩服阿墨,可以打得这么准。

    他直起腰来,“你试试。”

    她皱眉,“可我打不准。”

    他笑了笑,“没事,只要姿势像模像样。”

    她眨眼一笑,也觉得打高尔夫这样的事,很好奇,“那我试试。”

    结果,一弯腰,一握杆,整个人弓腰驼背的,哪有刚才的正规姿势。

    他靠过去,弯下腰揽着她的腰和握住她的手,“不对,这样,弯腰时,腰要直。”

    这时,身后响起顾董那春风笑意的声音,“传闻云少娶妻,只是为了在媒体面前辟谣,没想到云少和云少夫人是真爱啊。”

    两人同时起身望去,顾董也是一身休闲服,精神抖擞的走来。

    只不过,顾董有些富贵肚。

    这初夏的清晨,清风凉爽,吹得大家心头欢喜。

    可就在乔小安将目光,越过顾董,落在顾董身边的男人身上时,不由紧紧蹙了眉。

    是逸尘哥哥,他怎么会和顾董在一起?上一次,正是因为陆逸尘,她还和阿墨闹了不愉快。心头突然有些不安,偏偏陆逸尘朝她投来一抹灼灼目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