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90章 满身是刺(1)

    M国。

    洲际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云墨抬头望了望落地窗外。

    这座国际大都市的边际线上,已经微微泛起了鱼肚白。

    手机中。

    “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这阵提示音,一遍又一遍的响起。

    直到云墨的手紧紧蜷紧,指节处也隐隐泛白。

    最终放弃拨打,反正某人不屑于开机,不屑于接听他的电话。

    只是,他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像是拧紧的麻花。

    多少心痛,多少酸楚,无人能知。

    一个小时后。

    刚从浴室里洗了个冷水澡,便接到助理的电话。

    说是半小时后要在酒店的会议室,同M国的合作商,签定手机各项APP软件的合作协议。

    情绪早已恢复的云墨,泰然自若的握紧电话。

    “知道了,五分钟后,把合同送到我房间。”

    这君王般严肃的声音,让电话那边的助理不敢有半点怠慢和马虎。

    “是,云少。”

    签约之前,他会再过目一遍合同,以免有任何闪失。

    尽管打了一夜的电话,都没有找到乔乔,未能听到乔乔的声音。

    可他必须振作。

    那些痛心和纠结的情绪,必须抛之脑后。

    “签了合约后,今天还有什么行程?”云墨又问。

    “与Duke签约后,便只有晚上七点,Duke所邀的庆功宴。明日可以准时回国。”

    “嗯。”云墨蹙眉浅思,“这座城市,有什么纪念性的特产?”

    电话那边的助理,舒润。

    面对大BOSS如此跳跃性的问话,十分错愕。

    前一秒,大BOSS还在问行程问题。

    下一秒便问这异国他乡纪念性的特产。

    舒润并不是没有跟大BOSS一起出过差,可到了任何地方,大BOSS从来没有想过要带礼物回D市,连云老爷子和夫人都没有这个荣幸。

    听说大BOSS最近神秘的娶了妻。

    难道,是大BOSS是要带M国的特产回去给BOSS夫人?

    直到舒润把合同拿到BOSS的房间门口,还没来得及确认协议内容的云墨直接又问,“明天下午的航班?”

    “是的,云少。”

    “……”云墨垂头,若有所思。

    “云少如果要买礼物的话,最好去霍尔街,那里的纪念品不仅口味高,而且都十分讨女孩子的喜欢。”

    “……”云墨点点头,继续看着手里的合同。

    助理舒润又说,“那明早九点,我陪云少去霍尔街。”

    他点点头,“二十分钟后,准备和Duke签约协议。”

    “是,云少。”

    检查完手里的合作协议,云墨靠到沙发垫上,随手放下合同。

    闭着眼睛揉了揉眉心。

    毕竟一夜未眠,总是有些疲劳。

    而且心里牵挂着D市的乔乔。

    又顺手拿出了手机,本是想给乔乔再次打过去。

    但一想到昨夜一整晚,他几乎都是在给乔乔打电话,她都没有开机。

    而且,那个时候,正是D市的大白天。

    而这时,D市怕已经是深夜了。

    白天乔乔不开机。

    晚上,就更别指望她开机了。

    最后,作罢。

    ……

    去和Duke签协议的时候,十分顺利。

    云墨用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与Duke交流,两人握手。

    能从Duke的嘴里,听到对他十分高评价的溢美之词。

    在国内,云墨向来行事低调,从不张扬,可在国外,云氏,云墨,都享有很高的商业评价。

    晚上的庆功宴。

    云墨喝了些酒。

    不。

    不只是一些。

    这一次,他喝得有些高。

    还是助理舒润送他回的酒店。

    他向来是个话不多的人,不管是醉与不罪。

    清醒的时候,他心里有任何心事,都不会告诉旁人,话语也不多。

    按理说,醉后会吐真言。

    可现在的他,心里念了千百遍乔乔的名字,可就是不会说出来。

    舒润只是扶他到了床边,帮他脱了鞋,看着他紧紧皱眉,一脸痛苦的样子,定知道他有心事。

    可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如此痛苦。

    跟了云少这么些年,从来没有见过他会借酒消愁。

    不过云少很有分寸,即使醉了,在宴会上仍旧表现的很绅士。

    只是回酒店的路上,醉晕了过去。

    连第二天早上,和舒润约好的去霍尔街买礼物的事,都因此耽搁了。

    他起来的时候,离登机还有一个半小时。

    舒润前来催促的时候,他已经洗个了澡,虽是焕然一新,可还是有些愁容不展。

    似乎,他有些懊恼昨晚的醉酒。

    舒润赶紧将手中买好的礼物递过来,“云少,你要的礼物。”

    “……”云墨知道,舒润虽只是个助理,可除了顾续,她便是最得力的助手,所以她替他办了这件事情,他一点也不意外。

    “我猜想云少应该是送给云少夫人的,所以自作主张,买了一套女性……衣服。”

    “……”云墨依旧沉默。

    舒润又说,“云少,我刷的信用卡,好几万人民币呢,回头你可要给我报销,这是票据。”

    云墨接过票据,看也不看,“谢谢,回头去财务直接报销。”

    四十分钟后,二人去往机场,直接从贵宾通道登了机。

    飞往D市的国际航班上,广播里已经用英语在提醒着大家关闭手机。

    可云墨迟迟不舍。

    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屏幕。

    总以为会有乔乔的电话,或者微信。

    可他的屏幕很安静。

    最后,在漂亮的空乘小姐,亲自站在他身边提醒时。

    他才关了手机。

    依然没有收到乔乔的任何消息。

    这种失落,像是直接从云端摔到底,摔得粉身碎骨。

    这一路飞回D市,十余个小时,舒润没有见过他的一丝笑容。

    而D市那边,睡了一夜的乔小安,起床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找手机。

    和吴妈一起,几乎是翻遍了整个别墅,都没有找到她要的手机。

    最后只好匆匆忙忙的赶去上班,不然真的会迟到。临走前,乔小安人车里探出个脑袋,望着送行的吴妈,“吴妈,如果阿墨有打电话回来,记得帮我问一问他在M国的联系电话,记得啊。”

    吴妈点点头,“少奶奶,其实云少……”

    “阿墨怎么了?”

    “少奶奶,没什么。”

    乔小安望着车窗外的吴妈,见她咬了咬唇,似乎有些左右为难,又看了看车里的显示时间,都快迟到了,于是朝前面吩咐了一声,“阿德,快开车,赶不上上班了。”

    至于阿墨的事,等下班后,再回来问吴妈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