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一夜不安

    乔小安退了几大步,摸了摸卧室里的散尾葵,又摸了摸那飘飘扬扬的轻纱窗幔,总觉得满屋子都是阿墨的身影,好是一阵享受的闭起眼来闻了闻。最后退到床边,趴着倒下去,趁阿墨洗澡的时间,小小的休息片刻。

    可是一闭眼,就想起陆逸尘方才跟她说过的话。

    总觉得心里特别的不安,怎么从小长到大的大哥哥,竟然会喜欢自己?

    可是一想想以前,逸尘哥比楚楠天对她还要好,就觉得也有这个可能性。

    但想想,就万分不安。

    好端端的兄妹情,只有割舍了。

    刚刚叹一口气,抱头枕在床中央思索着,浴室门突然就开了。

    围着浴巾从里面走出来的云墨,将她眼里的哀愁和复杂,尽收眼底。但一见到他,她就蹭起身来,欢快地望过去,“阿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云墨绕过她,绕过大床,走到两米开外的衣橱处,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很快就背对着她去找衣服,“一个小时前。”

    噫,到底是一个小时前,还是几分钟前啊?

    吴妈不是说,几分钟前吗?

    她也懒得去管他回来的时间,走到他身后,靠向他结实的后背,葱白的小手绕到他的前腰,“阿墨!”如此迷恋的搂着他,贴着他,又说“我都一天没见到你了呢。”

    云墨从衣橱里拿出一套睡衣,转身回头时,轻轻撇开她缠在他腰间的手。

    乔小安一时愣住,“阿墨?”他怎么突然推开她,便皱了眉,“你怎么了?”

    云墨拿着睡衣往边床走,背对着她,“没什么,可能是开车有些累了。”

    乔小安跟在身后,“那我赶快去洗澡,洗完澡我们就早些睡。”

    云墨:“嗯。”

    乔小安:“那你等我啊,我很快的。”

    她这一“快”,便只用了十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就彻底洗完了澡。

    再走出来时,云墨早已经换好了睡衣,躺在床左边的位置,拿着一本书靠在床头,静静的看着书。

    那一阵认真而又绅士的模样,看起来好有风度。

    却不知道,从她进浴室到现在,他的书页一直停留在随便翻的那一页,动也未动过。

    而他,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只是如此,静静的等着她。

    她站在床边了,他却不理她,依旧望着书页,一声不吭。

    直到乔小安拉开被子,钻了进去,他才抬头。

    两人四目相对时,乔小安并没有发现异样。

    因为云墨的目光不再像以前那么清冷,反而有微微的笑意。

    她先开口,“阿墨,半个小时前我给你打了好多通电话,你怎么没回我,你不是早就回来了吗?”

    他却答得风马牛不相及,“晚上没在家用晚餐,是出去和同事聚会了吗?”

    乔小安摇摇头,“没有。”

    他本以为,她会坦诚。

    却听她说,“我和叶佳佳一起出去吃饭了,还有一个从小长到大的朋友,他今天回国。”

    云墨摊着手中的书,一动不动,安安静静的听着。

    乔小安又说,“我们给他接风洗尘。”

    云墨又问,“怎么不让阿德去接你?”

    乔小安摸了摸耳朵,“哦……那个,那个吃过饭后,我也没想起阿德,所以就自己打车回来的。”

    “……”云墨没有回答,而是静静的看了她两三秒。

    本是想给她一次机会,哪怕她突然改口,说是刚才那个男人送她回来,他也不会生气。

    而事实上,有异性追求她,他应该觉得是自己的妻子太优秀,不必那么生气。

    而他,也有着绝对的自信,谁也从他身边,抢不走他的乔乔。

    他要的,只是要坦诚。

    就像顾续教他撒谎,他却不愿找借口去骗她。

    可等了好几秒,她还是没有说,是那个男人送她回来的。

    她只是摸了摸耳朵,又笑了笑,“自己打车也方便啊。”

    云墨没说什么,只是瞧她摸着耳朵的姿势有些仓惶,那葱白小手最后垂下来,握紧了她的睡衣一角。

    他知道,她在撒谎。

    却还是泰然自若的笑了笑,然后合上了手中的书,放向床头柜,“今天开车有些累了,我先睡了,晚安。”

    这时,乔小安才看见,他手里的书是一本外文书,她连那书名都看不懂。

    他搁下那本书的力度有些重,以至于磕出一声响声,咚的一撞在她心里。

    便对他失落的哦了一声。

    等他躺下后,随手关了他那边的床头灯,一阵辗转,最后侧着身子,背对着她,再没有声响。

    她这才躺下去,他明明没有对她不理不睬,反而还温柔的笑了笑。

    可她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便有些情不自禁的挪了挪位置,从身后抱住了云墨,“阿墨!”

    云墨:“嗯。”

    乔小安:“是不是很累?”

    云墨:“谢谢关心,我没事。”

    乔小安:“……”

    云墨从腰前,拍了拍她搂着他的葱白小手,“你也睡了吧,晚安!”

    这声音明明乳软,可听着总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儿呢?

    乔小安努力的想了想……

    刚才阿墨对她说了什么?

    谢谢关心?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词:

    疏离!

    是了,就是这种感觉。

    明明昨天晚上还耳鬓厮磨,恩恩爱爱的两个人,突然说什么谢谢?

    这也不是阿墨的风格啊。

    难道说,刚才陆逸尘送她回来时,他看见了?

    她真是懊悔死了,早知道刚才直接就说了。

    可是方才一想起逸尘哥送她回来时,说喜欢她的话,她的脑子就有些乱,就想也没想,条件反射的说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而事实上,人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说话真的是不经思考的。

    她想及时纠正,抱紧他,“阿墨,其实今天晚上……”

    他想,没有必要再听她说什么,又拍了拍她的葱白小手,“睡了,晚安。”

    “……”她噤声,有些委屈的从他腰前抽回自己的葱白小手,“晚安!”然后抓紧了身上盖着的被褥,心里面好是一阵不愉快。

    这时,听闻阿墨浅浅的一声叹息声。

    明明能从灰暗的夜色里,看见他剧烈起伏的胸膛,似乎胸口压着一口抑郁之气。

    他,定是没有睡的。

    可他,再不出声。

    她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委屈的掩了掩被褥,在一阵不安和委屈中,久久后才睡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