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61章 只要她喜欢就好

    酒吧的琉璃灯光拓出云墨修长的身影,顾续见他拿了公文包要走,赶紧跟着起身,“阿墨,你竟然跟乔姑娘说你在酒吧?”

    云墨这才微微侧头,蹙了眉,“怎么了?”似是有意驻足片刻,想等顾续说完。

    顾续推开身后的椅子,走到他那边,拍了拍他的肩,用很是狡黠的目光提醒他,“男人出来喝酒,当然不能告诉女人。你刚刚结婚,不知道婚后生活有多繁琐。”

    云墨打算洗耳恭听,所以一直驻步。

    顾续:“女人其实是很小气的,因为小事,就会同你大吵大闹。”

    云墨:“……”

    顾续:“我知道,你向来不喜欢撒谎。”

    云墨:“……”

    顾续:“但必要的时候,你还是需要向她说一次善意的谎言。”

    云墨:“……”

    顾续:“比如刚才,你明明没有喝酒,回去不会有酒味,就可以理直气状的跟乔姑娘说,你没在酒吧。”

    云墨:“那我,说我在哪里?”

    顾续:“你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你在公司加班啊。”

    云墨:“……”

    顾续:“反正我们刚才确实是在谈公事,而且如果乔姑娘问起,有我给你作证,保定不会露馅。”

    听到这里,云墨已经没了耐心,“这和撒谎又有什么区别?”

    顾续点点头,“当然有区别,这是善意的谎言,才能避免回去后你和乔姑娘不必要的争吵。”

    云墨眼神坚定,拧起公文包就走,“我对乔乔,不会有任何谎言。”只留给顾续一个看似死板不变通,却很英姿的背影,“婚姻,也需要绝对的诚实。”

    身后的顾续愣在原地,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你死板不通变,还真是。回去吵架了,你就知道我教你的,都是对的。”

    已经迈出两三步的云墨,微微回头,“无聊。”

    等他走远时,身后的顾续真觉得委屈,明明是为了他好,所以大声喊冤,“阿墨,我在教你婚后的相处经验,怎么就无聊了。你回去后,若是和乔姑娘吵架了,可别后悔。”等了两三秒,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大声地喊,“阿墨,买单啊,买单。”

    十几万一瓶的美杜沙拉,顾续才不要自己掏腰包。

    乔小安洗过澡后,一直在家里等云墨归来。闲来无聊,就看了会儿电视,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时候,这才想起她买回来的郁金香还没有插到花瓶里。

    下楼的时候,却看吴妈早已将郁金香摆在了餐厅的位置。

    便走过去,拿出那些花枝来,找了把剪子重新修剪。并不是觉得如此花姿不太好看,而是每一次从花店买回来的花,她都喜欢自己修修剪剪,摆弄出自己喜欢的花姿,也可以尝试插花艺术。

    常年如此的喜好,倒造就了她一手的插花手艺。

    所以她自己臭美的觉得,每一次重新插过的花,都会比之前要有审美优势。

    云墨回来的时候,她正坐在沙发几前,咔嚓一声剪掉了一只略长的花茎,抬头一望,是云墨修长好看的身影站在了玄关处。

    便放下手中的花,欢快的跑过去,刚刚在云墨准备弯腰换鞋的时候,帮他把拖鞋拿了出来,“阿墨,换鞋。”

    云墨换好鞋的时候,她又已经把他光亮的皮鞋放进了鞋柜,又直起身来冲着他欢快的笑了笑,“阿墨,要不要喝水?”

    “……”云墨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皱了眉头,思考着顾续的那个问题,便又试探性的开口,“我刚和顾续从酒吧回来。”

    如此说,是想验证顾续的话。

    看看乔乔会不会因为他去了酒吧,而生气,而和他吵架。

    而事实上,乔乔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怒意,而是拉着他的手就往屋子里走,“我知道,电话里你说过了啊。你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

    等两人走到花几前,云墨这才看见几上插了一半的郁金香,便蹙眉掩鼻。

    尽管他手快,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不用,我先去一下书房。”

    “你感冒还没好。”乔小安皱眉,云墨点点头,怕花粉过敏厉害,就立即上了楼。

    等他回到了书房,才从抽屉拿出那一瓶抗花粉过敏的色甘酸钠吸入鼻里,顿时觉得鼻息舒服了许多,连呼吸也顺畅了。

    只是在琢磨一件事情:

    顾续说的,男人去了酒吧回家后,女人会和男人大吵一通?

    可事实上,乔乔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和他吵架啊。

    他当然也知道,女人是不喜欢男人去酒吧的。

    如此一来,就更加觉得:

    乔乔,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便欢快的将色甘酸钠放回抽屉里,准备下楼陪她,却从卧室里听闻她的动静。

    走进去一看,乔乔正把插好的一整瓶郁金香摆在床头柜的位置,他不由皱了眉,“乔乔,这瓶郁金香不是要放在客厅的吗?”

    乔小安闻声转头,“没有啊,我买回来是准备放在卧室的。”

    云墨皱眉,“……”

    乔小安愣了愣,“你不喜欢?”他没答,她继续说,“郁金香的香味很淡,但是它的香味吸入鼻里,可以调息睡眠,还可以缓解眼睛疲劳。”

    云墨:“……”

    乔小安:“闻着花香都能缓解眼睛疲劳,是不是很奇怪?”

    云墨:“确实。”

    乔小安:“可事实就是如此,以前在我妈家,我最喜欢摆郁金香了。长期对着电脑,眼睛又酸又痛,连做梦都梦见眼睛瞎了,睁不开了。可是自从摆了郁金香,真的没有那种眼睛疲劳感了。”

    云墨想了想,那就放在床头柜吧。

    如此一来,才能缓解乔乔的眼睛疲劳。

    又说,“用不用我去给你买些滴眼露?”

    乔小安摇头,“不用,不用,那些药,好多都是抗生素的,滴了不好。”

    可她不知道,为了缓解她的眼睛疲劳。云墨却要吸入含有抗生素的色甘酸钠,如此才不会花粉过敏。

    不过,云墨想想,郁金香的花朵是包谷状的,花粉不至于满卧室飞,便更加决定,就让乔乔把它放在床头柜吧。

    只要,她喜欢就好。

    或许,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

    总是苦了自己,成全爱人。

    云墨揉了揉她的脑袋,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脸颊处,望着她的嫣然笑容和深深的酒窝,好想上前一阵热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