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58章 真正的商业奇才

    拍卖会结束的时候,乔小安正要起身,已不见二楼雅阁上端坐的阿墨,转眼一看,他正朝自己潇洒俊逸的走来,脸上依旧是那些沉稳持重,眼里也依旧是无尽的淡定睿智。

    直到他走到她身前,双手才绅士的插进裤包里,“乔乔,我们回家。”

    “嗯。”乔小安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便侧头看了楚楠天一眼,眼里全是疏离,“楚总,我就先走了。”

    方才许多商界熟人都来朝楚楠天道了贺,可现在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安安。”刚想去拉住她的手,却觉得已不再合适,只好蜷紧拳头,垂在身侧,“晚上和陈董还有个饭局,一起去。”

    乔小安:“你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吗?”

    楚楠天:“……”

    乔小安:“有什么事,明天上班再说。”

    楚楠天:“安安……”

    乔小安:“还忘了恭喜你,夺宝成功。”

    楚楠天:“恭喜?呵!”

    这究竟是恭喜呢,还是嘲笑呢。

    董事会开过会,如果这件翡翠抽丝铂的价格高过八千万,就让他放弃竞价。

    到最后,他却以两亿的价格买入。

    这到底是有什么可恭喜的?

    这时,云墨见乔小安与上司的对话已完,这才从裤包里抽出手来,握起她的葱白小手,紧扣掌心,“乔乔,走吧,回家。”

    乔小安昂起头来,笑眯眯的与他四目相对,“嗯,回家。”温顺得,像是一只被宠坏了的小猫咪,“我饿了,你要先带我去吃饭。”

    云墨捏了捏她的鼻尖,“不回家吃?”

    乔小安皱鼻,“我要去外面吃海鲜。”

    云墨点头,“好。”

    这时,云墨淡淡的望向楚楠天,眼里高深莫测,“楚总,恭喜你。”

    楚楠天:“……”

    云墨:“祝你和陈董,今晚用餐愉快,顺利签约。”

    楚楠天:“你不是对那块地,志在必得吗?”

    云墨:“呵!我要陪我太太去吃海鲜了,失陪了。”

    两人的手又扣紧了些,云墨特意朝乔小安望了一眼,这才双双离去。

    身后的楚楠天,望着他们如影相随的恩爱模样,望着他们紧扣在一起的双手,默然握拳。

    是悔恨!

    是嫉妒!

    是怨气!

    在楚楠天的心里滋生。

    这一辈子,他到底只爱安安一个人。

    为什么,如今各不相干,形同陌路?

    如果,不是因为安安还在楚氏工作,他怕是与安安再无瓜葛,连说上一句话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要是有一天,安安辞职,他们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能留下?

    好悔,好恨,好怨。

    楚楠天又缓缓松开紧握的拳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云墨娶她的原因为何,但总觉得绝不简单,真怕安安受到伤害。

    可他永远不知道,即使安安受了伤,也会自我愈合。

    ……

    ……

    刚刚一出拍卖会,楚楠天便接到了楚妈妈楚韵的电话。

    那头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太高兴,“楠天,你竟以两亿的价格将翡翠抽丝铂买入?”

    楚楠天:“妈,有了翡翠抽丝铂,陈董的地就是我们的。”

    楚妈妈:“可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资金短缺,有地在手,没钱开发,一样是亏钱。到时候再想把那块地转手,可不会有陈董这么好的运气。”

    楚楠天:“妈,你放心,资金的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

    楚妈妈:“楠天,你向来很沉稳。”

    楚楠天:“……”

    楚妈妈:“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冲动?”

    楚楠天:“妈,如果公司有什么损失,我会负全责。董事会那里,我也自会交待清楚。”

    楚妈妈:“我以为乔小安与你分手后,你就不会再为任何事情而冲动,没想到你还是……”

    楚楠天:“妈,翡翠抽丝铂的事,又与安安无关。”

    楚妈妈:“若是再与她有关,你爸都得从棺材里跳出来,她就是一扫把精。”

    楚楠天:“妈,我和安安都分手了,你能不能别再如此说她。”

    楚妈妈:“我答应过你,不开除乔小安,但六月二十六的婚礼,你不能再出意外。楚家,也不能再有任何意外。”

    一想到六月二十六的婚礼,楚楠天的胸口就又闷又痛。

    可他终究是要娶凡凡的。

    ……

    云墨和乔小安去往海鲜餐厅的时候,已经是榜晚了。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几十楼的高楼大厦外,那华灯初上的夜色,好美,好美。

    乔小安啃着一只清蒸大闸蟹,想起拍卖会的事,便觉得好奇,“阿墨,那块地对你不是很重要吗,为什么又要把翡翠抽丝铂让给楚楠天?”

    云墨见她那毫不优雅的吃相,心都惊了。

    真怕大闸蟹的壳划破了她的嘴。

    便拿起一只,将最嫩最美的蟹胸肉剥来递到她嘴边。

    等她咬住他剥的蟹胸肉,看她欢欢喜喜的嚼了起来,这才开口,“那块地,最后还是会到我手上的。”

    乔小安:“不明白。”

    云墨:“你不用明白。”

    乔小安:“一块地而已,为什么要用两亿的翡翠抽丝铂去换,真搞不懂。”

    云墨:“陈董这人迷信,以为有了翡翠抽丝铂,就可以在商场上如朱元章那般叱咤风云。况且,他囤了十几年的地,也值得。”

    乔小安:“反正就是块破地嘛。”

    云墨:“破地?”

    乔小安:“不是吗?”

    云墨:“未来三年,D市的五条地铁线、三所市重点小学、市民广场都在那里。依趋势发展,那里将是最火的地产开发地段。

    乔小安:“……”

    云墨:“光是五条地铁线,那里就将成为商业中心,再加上市重点小学,到时候开发的学区房,都会卖出高价。谁买了那块地,只有稳赚不赔,只是陈董徒有地,却没有能力再去开发而已。”

    乔小安:“你怎么知道那里会有这么多开发?”

    云墨:“投资地产,当然要看政府的开发力度,总会有些人脉。”

    乔小安:“那你还把那块地让给楚楠天?”

    这时,云墨端起桌上一杯红酒,握在手中轻轻摇了摇,只见光亮干净的酒杯和杯中荡漾的红酒,在灯光中摇曳生辉。

    他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据我所知,楚氏集团最近四处在向银行贷款,他们已经资金短缺,买了那块地,只不过是更加套牢他们的现金流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