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52章 委屈自己,成全爱人

    迎着雨后凉风,迎着车窗外的D市倒影,车子一路稳稳前行。纵使车里的丁香花香味很轻,驾驶室的云墨还是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喷嚏。乔小安望着他结实的背影,有些不放心,“阿墨,你真的没事吗,会不会是吹了风,感冒了。”

    他哪里,又是感冒了。

    明明是他对花粉过敏,虽然车里没有花粉,可方才陪她去看花的时候可是吸了些花粉。只是他只字不提,依旧认认真真的开着车子。

    这时,他刚好右转弯,“没事。”

    直到回到东方明珠,他倒是没有再打喷嚏了。车子稳稳的停在别墅外,他下了车帮她拉开车门。

    “盆栽先放在车里,等下我让吴妈来拿。”

    “那我先把这两盆小叶丁香拿回卧室。”

    乔小安一手端着一盆花,紫色的花朵在她手中,倒成了别墅前,唯一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原来,别墅那么大,竟然没有一株花。她早就察觉了,只是不知道原因为何。

    经过客厅的时候,吴妈正好准备了午餐出来,“少奶奶……”

    “嘘!”玄关处的云墨,还没换好鞋便匆匆忙忙的走过去,朝吴妈递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出声。

    等乔小安端着两盆丁香小兰上了楼,云墨这才泰然自若的走回玄关处,重新换鞋。

    吴妈:“云少,为何不告诉少奶奶,你对花粉过敏?”

    云墨:“她喜欢花。”

    吴妈:“可是……”

    云墨:“不要让乔乔知道。”

    吴妈:“云少,你好些年没有花粉过敏了,前些日子我看那些备用药也过期了,就扔掉了,要不我现在上去给你买一支抗炎剂和色甘酸钠!”

    云墨:“嗯。”

    等吴妈把从花市带回来的花花草草拿回屋后,乔小安开始兴奋的布置。

    卧室里摆了两株丁香。

    云墨的书房也摆了两株丁香。

    尽管,他的书房,他那张进口的柚木书桌,根本不需要丁香花的装饰,一样可以华丽贵气。

    可乔小安就是希望可以把他的书桌布置的温馨一些,坐在他的椅子上,手肘着下巴,痴痴的望着两株紫色的细碎花蕊。

    如果阿墨工作累了,抬头望一望它们,会不会眼前一亮?

    嘻嘻!

    可她哪知道,这些花,可是云墨的克星。

    这个时候,云墨挺拔英俊的身影刚好从门口走进来,落入眼里的,是她摆在书桌上的两株紫色丁香,“不是准备带去办公室吗?”

    乔乔:“送给你啊,你喜欢吗?”

    云墨:“还好。”

    乔乔:“丁香花是清新空气的,花香可以安神,你工作累了的时候闻一闻,会很舒服的。”

    云墨:“那就放在书房吧。”

    乔小安松开下巴,抬起头来笑眯眯的看着他,还以为他也会喜欢花呢。

    殊不知,这是云墨苦了自己,来成全她的喜好。

    如若生命中,有云墨这样的男子,委屈自己,成全爱人。

    那,是何其之幸。

    刚好有一缕清风吹进书房,似闻一阵清香四溢。

    云墨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啊嚏!”

    “阿墨。”乔小安从椅子上起身,绕过桌子跑到他身前,紧拽着他的胳膊,“我就说你感冒了嘛,走,我们下楼去买些感冒药。”

    她转身,拽着她胳膊的手滑落到他掌心,牵着他转身准备走。

    可却觉得,他把她往怀里一拽,整个人又转到了他的面前,刚好靠近他的胸膛。

    “乔乔!”

    “嗯!”

    她笑眯眯的应了一声,难得看他穿休闲装,便有些喜欢的摸了摸他的身前衣料,“阿墨,我觉得其实你穿休闲装,也蛮好看的,没有那么威严,也……”

    他的吻,猝不及防。

    她惊慌,“阿墨,嗯……”

    心里突然咯噔咯噔的跳,好慌,好慌。

    那是和楚楠天相吻时,根本没有的感觉,以前被楚楠天吻,只想逃开。

    可此时,她情不自禁的楼住了楚楠天的脖子,缓缓闭了眼,只觉得他的吻流连她的脸颊与耳畔时,有那两抹长长的睫毛刷在她的脸颊上,好是一阵舒服。

    “阿墨!”

    “嗯。”

    “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

    “我等不及了。”

    “可是……”

    “乔乔,乔乔。”

    “可是,阿墨,可不可以把窗帘拉起来。”

    “对面是山,没有人看得见。”

    “阿墨……嗯……”

    ……

    ……

    “咚,咚,咚……”吴妈在书房外敲门,本以为少奶奶不在书房,便没有注意说词,“云少,您要的药我给您买回来了。”

    云墨睁开眼,皱紧眉,好事被打扰,火大了,“下去。”

    很快,门外就没了声音。

    吴妈大概是觉得莫名其妙,云少怎会发火,离开了吧。

    云墨正要继续,乔小安突然捧起他越来越近的脸,“阿墨,吴妈说什么药?”

    “哪有什么药?”

    “吴妈刚才不是说你要的药买回来了吗?”

    “……”

    “肠炎药?”

    “……”

    “到底什么药,你哪里不舒服?”

    “乔乔?”

    “嗯?”

    “这个时候,你跟我说药的事,是不是不合适。”

    “可是,啊,阿墨……”

    ……

    ……

    半个小时后。

    云墨刚从乔小安的身上下来,突然又打了个喷嚏。

    不是感冒了,只是没有关窗帘,风吹进来,风中似有花香,定是吸了细细碎碎的花粉入鼻吧。

    这不,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啊嚏……啊嚏……”

    乔小安从书桌上直起腰来,揉了揉被硌得疼痛的腰和背,“阿墨,让你关窗帘,你不关吧。又没穿衣服,感冒了吧。”

    云墨将手中那件白色卫衣从头套下去,最后皱眉望着她,“大学毕业后,我就再也没感冒过,岂是吹这点风,就感冒了。”

    “那你怎么打喷嚏?”乔小安也迅速的穿好衣服,因为这是在书房,实在是有点不成体统,“不是感冒了,是什么?”

    云墨衣装整齐后,望了望书房的布置,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也答得风马牛不相及,“下次,要订制一个大一点的沙发,摆在书桌对面。”

    “嗯?”乔小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书桌前本有的单人沙发,有些奇怪,“这个沙发不好吗?”

    “不方便办事。”云墨坐到沙发上,拉着她的手腕带入怀里,幽深而又黑亮的眼睛就直直的盯着她,落在她身上的,也是他别有深意的笑意,“你觉得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