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婚姻没有玩笑

    电话那边的顾续,似乎听闻出云墨语声中的火药味,“阿墨,你有没有搞错?楚楠天可是难得的商业巨才,国内外的媒体争先报导。他要想开发那块地,会没能力?”

    当然了,如果比手段,比头脑,他们家的云大少,似乎更胜一筹。

    这一点,顾续毋庸置疑。

    只是他向来知道,云大少做事低调,从不张扬。

    国内外的媒体倒是想采访他,他却从来不给面子,以至于前些日子媒体一发努,似乎像是串通一气,一起报导了他性取性有问题的新闻。

    电话里的顾续又说,“阿墨,我知道你的手段向来很狠。可是如此轻敌,会不会不好?”

    握着听筒的云墨,那清冷的目光里沉淀着无尽的睿智,窗外的晨风撩起轻纱帐幔,便让那清亮的晨光照在他俊逸的身上,显得他周身熠熠生辉,“我何曾轻过敌?”

    顾续有些好奇,“那就是你和这个楚楠天有过节?”

    “……”云墨沉默了片刻,本是睿智清冷的目光闪过一丝阴狠,“楚楠天想要西城的那块地,休想。”

    顾续:“既然你云大少开了口,他楚楠天纵使是楚氏公子,也不是你的对手啊。只是,你真的确定要和楚氏死磕,我们其实还可以买别的地。”

    云墨:“西城的地,买定了。”

    顾续:“云老爷子的意思?”

    云墨:“爷爷早就放权与我,与他无关。”

    顾续:“不是上一辈的过节,看来就是这楚楠天得罪了我们云大少?”

    云墨:“你似乎是八卦上了瘾?”

    顾续:“不是我八卦,是我从你的口气中感觉到,这个楚楠天似乎是把你得罪大发了。”

    云墨:“还有别的事吗?”

    顾续:“行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去找你的温柔乡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说起温柔乡,等云墨挂完电话,一想起还在床上等他的乔乔,眼里清冷的目光瞬间就散开了,很快有一丝温柔的笑意。可刚一转头,床上哪里还有乔乔,已是空空荡荡,倒是床两侧的散尾葵,在晨风中摇摆着大朵的叶子。

    云墨闻了闻风中清绿的香味,好是一阵心满意足。

    虽然乔乔已经不在床上了,可她已经成了他的人。

    来日,方长。

    今儿早,便放过她吧。

    这时,乔小安刚好洗漱完从浴室里走出来,迎面撞上走过来的云墨。

    他直接握着她的手腕往怀里一拽,清冷的目光就那般阴森森的落在她身上,“谁允许你起床的?”

    若不是昨夜温柔,乔小安还真是怕了他这阵清冷的目光。

    却因为心灵更近,她也变得有些肆无忌惮起来,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调皮的笑了笑,“难不成一辈子躺在床上?”

    这一笑啊,美美的酒窝就此浮现,简直是迷死人了。

    云墨捏了捏她的鼻子,她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求饶,“阿墨,我才刚刚适应这样的婚后夫妻生活,你就饶了我吧。我们去吃早餐吧,昨晚喝了酒,胃里烧灼灼的。”

    云墨:“明知道喝酒不好,还要喝得醉熏熏的。”

    乔乔:“……”谁叫你前天晚上亲了我,却不要我?

    云墨:“以后没有我陪同,不许喝酒,一滴都不许。”

    乔乔:“那有你陪着呢?”

    云墨:“那要看我心情。”

    乔乔:“……”是要看她心情吧,她是个吃货,心情一不好就会找维维出去吃喝玩乐,反正喝不喝酒的事,以后再说啦。她相信,她们家的云墨,嘴上说得再厉害,实际上都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就像昨晚,还不是要把她找回家。

    唉,因为喝酒喝出来的姻缘,估计是没那么容易和酒,撇清关系的。

    乔小安心里嘀咕了一番,这才松开云墨的脖子,“走啦,下楼吃早餐。”

    吴妈见二人手牵着手走下来,这还是少奶奶来到东方明珠,第一次发生的事。定知道二人的感情急剧升温,摆好早餐后,就更加识趣的退下去,将空间完全留给二人。

    因为昨夜醉酒,乔小安还没沾到凳子的边儿,站在餐桌前直接就端起清粥喝了一大碗,只觉得如琼浆玉夜入了喉,进了胃,好是一阵舒服。

    见她添了添舌头,似乎意犹未尽,云墨把自己这一碗递给她,“坐下喝。”

    她便一屁股坐到他身边,“渴死我了,渴死我了。”

    知道她酒后不会有什么食欲,所以云墨特地吩咐了吴妈,把今天的早点做的清淡一点,还配了份解酒的葡萄牛奶汁。等她喝了两碗粥,云墨这才把葡萄牛奶汁递到她面前,“试试这个,吴妈现榨的。”

    乔小安实在是渴得不行,端过来就一饮而尽。

    云墨这才拿起刀叉切了一块芝士焗土豆泥喂入嘴里,“乔乔。”

    乔小安添了添唇边的葡萄汁,“嗯。”眨眨眼望过去,“以后你都叫我乔乔了吗?”

    云墨温柔似水的望过来,“你要是喜欢,以后我都这样叫你。”她点点头,他垂手桌面,握着刀叉的手顿了顿,就那样安静而认真地望着她,“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谈恋爱,第一次接触婚姻,我并没有任何经验。如果我什么地方做的不足,你一定要告诉我。”

    乔小安愣了,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云墨依旧望着她,“什么事不要闷在心里,一定要告诉我,我才能知道。”

    乔小安咬着嘴里的筷子,有些愣。

    云墨依旧在说,“我听别人说,婚姻在于沟通。可能这是我的缺点,所以有什么事,你一定要说。”

    乔小安拿出嘴里的筷子,望着他,“什么都跟你说吗?”

    他点点头。

    乔乔:“高兴的,不高兴的,都要说?”

    云墨:“尤其是不高兴的。”

    乔乔:“那隐私呢?”

    云墨:“这随你。”

    乔乔:“明白了。”

    云墨:“还有一点,我对你,对这桩婚姻,只有一个要求。”

    乔乔:“什么?”

    云墨:“结了婚,就不许离婚。”

    乔乔:“……”

    云墨:“分手和离婚这两个词,你,不能说。”

    乔乔:“开玩笑也不行吗?”

    云墨:“玩笑?”

    乔乔:“……”

    云墨:“……”

    两人四目相对,沉默一阵。

    落入乔小安眼里的,是云墨忽而变得清冷而幽深的目光,冰凉冰凉落在她的周身,好是一阵寒意四起。

    似乎,她说错了什么话,便小心翼翼的咬了咬筷子,眨眨眼望着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