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43章 臭木头

    望着柔和的灯光下,云墨坐在书桌前目光深沉的模样,乔小安心都冷了一大截。他不明白她要等他一起睡觉的用意吗?还是他在躲着她,明明昨天早上,他还是一副想要要了她的样子,怎么时隔一天,就如此冷冰冰的。

    真是个琢磨不透的男人呢。

    便努起嘴来,显得有些不情不愿,“哦,那我先去睡了。”起了身,还失落的回头望了他一眼,“阿墨,你也别太晚,早点休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是睡不好,明天精神也会不好的。”

    许是望着她转身时,一脸灰溜溜的,云墨不由叹了一口气,眼里的神情是复杂极了,无可奈何的,心疼的,不忍的,终是不愿她如此难过,便合上了电脑。

    罢了。

    手中再忙的事,都不再去管。

    今晚,好好陪她。

    便起身走过去。

    走到床边的乔小安,刚要爬上床,一回头便望着他潇洒走来的身影,便站在原地,有些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不是还要加班吗?”

    他站在她身边,答得风马牛不相及,“乔小安!”

    她更是错愕,为什么突然真呼她的名字?

    因为她让他早些睡,生气了吗?

    好忐忑,好不安,他到底怎么了?

    却是见他眼里的目光变霸道而幽深,仿佛是一潭巨大的漩涡,要把她深深的吸进去,根本不容她移目。

    云墨:“乔小安!”

    乔小安:“嗯……嗯……怎,怎么?”

    云墨:“知道做我的女人,需要记住什么吗?”

    乔小安:“……”什么,做他的女人,还有要求吗?

    云墨:“记住,你闯进了我的生命里,就别想再离开,永远也别想。”

    乔小安:“……”

    云墨:“永远,别想,再离开。”

    第一个字,每一个词,他都念得特别重,强调着,告诫着,又溺爱着。

    乔小安忽然就傻了,耳畔边全是他霸道的口吻在回响着。完全还没反应过来的她,已被他横腰抱起。

    他沉重混乱的呼吸,扑打在脸颊旁,这么近,这么近。

    满室明亮的灯光,都在他那迷/乱痴情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变得黯然失色。

    因为他动情时的眸子,是她见过的,最美最亮的星子,一瞬间就照进了她的心里。

    即使下一刻,壁灯被他熄灭。

    可他那望着她的,明亮的眼睛,就那么熠熠生辉的照在她心房的位置,是星石,是月华。

    这世上,男人的眼睛,竟也可以如此美。

    ……

    ……

    十几分钟后。

    在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情不自禁,什么叫心甘情愿,什么叫缠绵悱恻,什么叫男人的味道时,却突然来了个急杀车。

    “云墨,停,不要,不要,我不要……”

    要知道,这一声“不要”,对一个二十八年来一直守身如玉的男人来说,那简直就是痛苦不堪。

    哪还能停得下来。

    男人嘛,终还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云木头,你给我停下来。”

    乔小安满脑子就一个字——疼,真他/妈疼死人了。

    “云木头。”她咬牙。

    “……”他却继续,她越挣扎,他搂她越紧。

    “臭木头,出来,出来……”

    “……”

    “啊……”

    “乔乔,痛一次就不痛了。”

    “我不要……你出来……”

    云墨哪会听她的,不是心不听,是他的身子真的是太诚实了,诚实的表现出他对她这具身体的迷恋程度。

    简直是,非一般的。

    原来,没到这一步之前,他所装出来的所有绅士风度,都是假的。

    一个男人的身体反应,是最诚实的了,比嘴上,比行动上,都要真。

    到了这钻心疼痛的时刻,乔小安才明白,云墨其实就是一闷S男,也是一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

    “臭木头……”也不知乔小安哪来的劲,恐怕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你给我滚下去。”她直接推着云墨的胸膛,再加上膝盖骨一顶,就把云墨从身上踢开了。

    满眼火光的云墨,这才恢复了些许理智,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刚才他竟然想用强的?

    他竟然想在乔乔身上,用强的?

    便显得有些后悔,俊逸的剑眉紧紧蹙在一起,眼里的光火渐渐熄灭,这才内疚的望过去。落入眼里的,是乔小安爬起来用被子裹住自己的慌张样子,她也小心谨慎的望来。

    两人四目以对,却沉默了一会儿。

    ……

    “臭木头,你别过来。”

    “……”

    她,这是怕他了吗?

    乔小安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他一出来后,就不那么疼了。

    叶维维竟然敢告诉她,第一次会是酸爽痛楚的感觉。

    酸呢?

    爽呢?

    怎么她只感觉到痛了?

    叶维维,叶维维,看她明天不好好收拾她。

    乔小安气吁吁的叹了几口气,这才注意到云墨柔软的目光还落在自己身上。

    她有些愧疚,“阿墨,不是我不让你进去,是实在是太,太疼了,你是不是……没什么经验啊?”

    想想,也不对啊,云墨身边不可能没有过女人吧?

    反正,那回事她也不懂,只是觉得方才云墨的表现,也确实是逊色了点。

    云墨这一听啊,脸色立马拉了下来,简直就是来自地狱的魔鬼,黑煞煞的。

    “阿墨……”

    “……”

    云墨立马起了身,拾起方才混乱时,散落在地的睡袍裹在身上,系着腰间衣带的同时,早已转了身,背对着她。

    乔小安瞧着他这身影,好冷,好冷,刚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吗?

    “阿墨?”

    “你先睡。”

    “你要去干嘛?”

    “我要忙。”

    “哦……”

    等他走到书桌前,开了一盏台灯,他坐在灯盏下,直着腰,翻开了电脑。

    她,再看不见他的脸。

    只觉得屋子里虽然有由远及近的微弱灯光,却觉得更冷了。

    这一个晚上,她一直在等他睡觉。

    可他,一直坐在书桌前。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上来睡觉,总之等她睡着后再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日了。身边没有云墨的身影,有佣人来叫她吃早餐,餐厅里,妈妈邓佳如说,阿墨有事要忙,早去公司了。最后是邓佳茹的司机送她去了通宇集团。

    昨夜,明明说好要亲自送她去上班的云墨,了无踪影。

    甚至让乔小安觉得,昨夜短暂的,却不成功的亲密接触,只不过是醉梦一场。

    就像云墨觉得,她那天喝了整整一瓶美杜沙拉,在车上醉酒后,所说的,她已经喜欢上他了一样。

    都不过,像水中花,镜中月,更像是浮梦一场,毫不真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