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潜移默化的爱

    云墨不敢去承认心里的那个声音,也不敢抬头去看乔小安,心底从来不曾这么乱过。

    黎明与清晨的交替时间,转眼既过。

    两人只不过坐在床头片刻,窗外便已是一片明亮,阳光透过薄纱窗幔照进来,便让乔小安那诧异的目光,又落回了他的身上的异样之处。

    本是想伸手去摸一摸,他那高高“肿”起的地方,又想到那是他的私/处,就算是被“咬”,她再关心他,那也不能轻易摸的。

    刚要伸出去的手,便缩在身后,又开始天马行空的猜测着了:

    “云木头!”

    “你真的不疼吗?”

    “我看你那里被咬得这么厉害,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该不会……已经肿得麻木了吗?”

    妈呀!

    乔小安心里叫着不好。

    那个地方被咬了,还咬得麻木无知觉,到底是被多么毒的东西所咬?

    又望了望卧室里这光洁亮里的全景,水晶灯盏盏明亮,盆栽盆盆鲜绿清新,连木地板都在晨光中闪着反光,明明就是一个十分光鲜整洁的卧室,怎么可能有那种毒虫子在半夜的时候咬了他?

    乔小安真觉得太奇怪了。

    摸了摸脑袋,嘀嘀咕咕,“云木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咬了你那里啊,肿得这么厉害。”

    云墨真的是要被她的这般无知给气晕过去。

    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难得一个二十四的大姑娘,却什么都不懂。

    真好!

    她又说,“云墨,我们要不要赶紧去医院啊。”

    他哪管她说这么多,一句不答,直接赤着脚下了床,就在卧室的玻璃门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冻的矿泉水,侧对着她喝了起来。

    她却嘀嘀咕咕的,“要是去晚了,你那里会不会被……废……了?”

    尽管她这话吞吞吐吐的,可是云墨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一瓶矿泉水喝完,去了浴室。

    乔小安瞧着他那完美英俊的背影消失视线中,没过一会儿他再返回时,她第一时间把目光又落在他那里。

    奇怪!

    怎么就消肿了呢?

    他宽松的睡裤也平平整整的,没有被“异物”顶起。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右腿被烫伤,依着她的性子,肯定会顾不着三七二十一,直接跳下去去扒开他的裤子,看个究竟的。

    只是,她刚刚一挪脚,就嘶的一声,痛喊出声。

    “云木头,你那里是怎么了?突然一下肿得那么高,突然一下又消了?”

    其实,也不怪乔小安这么无知。

    她是真的不懂什么男人的晨间勃/起,没有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没有看过这方面的书籍,也没看过什么不良的电影,怎么可能明白?

    云墨背对着她,把右侧的落地窗拉开,本是清冷的目光突然笑了起来,这丫头实在是让人好笑又好气。

    转过身时,又恢复到目色清冷的模样,望着她,“烫伤了,就不必去上班了,一会儿我让阿德帮你请假。”

    “算了,我自己请吧,免得别人知道我有个你这样的老公。”

    “……”

    乔小安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想去浴室洗漱,一抬头迎上云墨那清冷的目光变得更冷了,有些不明所以,“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云墨抬了抬薄唇,刚想要问什么,又突然作罢。

    算了,不问她。

    答案明明如此明显。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吧。

    云墨先前还很愉快的心情,又沉闷了起来,说完一个好字,便转身去了衣橱,修长干净的手指落在衣橱的推拉门上时,怔了怔,侧身以眼角的余光睨了她一眼。

    走路走得这么慢吞吞又小心翼翼的,步子还有些沉浮不稳,看来伤势并没有好多少。

    他还是放心不下,叹一口气,转过身把她又扶回床边坐下,“我看看。”

    烫伤处没有那么发红发紫了,似乎一夜间结了痂,看来她的蛇油膏确实是民间良药,便放了些心,“今天不要到处走,吴妈会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呆在这里哪也不许去。”

    乔小安昂起头来,努了努嘴,“为什么?”

    云墨已然转身,“哪也不许去,没有为什么。”

    “你怎么这么霸道,我不能去上班了,还不能去超市逛逛,买点零食什么的也不行吗?”

    “……”

    “云木头?”

    “……”

    “你不会让吴妈看着我,不让我出门吧?”

    “……”

    “云木头?”

    云墨什么也不答,又转身走去了衣橱处,这才从里面拿了一件黑色的衬衣,帅气的脱去睡衣的上衣,背对着她,一瞬间就换好了衣服。

    只是那一瞬间,乔小安瞧见他古铜色的背部,好有肌肉感,好结实,好性感。怎么有身材这么好的男人?而且,看见他的裸/背时,给人以一种无比的安全感,就好像一靠上去,会特别踏实。

    云墨转了身,乔小安假装咳嗽了两声,以掩饰自己这阵花痴。

    目光却不经意的又落在了他的身下,瞧见他那里确实不肿了,这才又问,“云木头,你那里真的没受什么伤吗?”

    这时,云墨脱了睡裤,修长的双腿一一穿进西装裤里,“以后你要习惯,我每天早上都会这样。”

    “怎样?”

    “……”

    他不答,她便自问自答,“那里每天早上,都会高高肿起来吗?”

    云墨依然不答,穿好了衣服这才走去浴室洗漱,重新走出来时已经是另一翻沉稳持重的模样,发型定了型,很是帅气,而且显得更加成熟。一看,便是那种在商场中摸爬滚打的成功人士。

    “我去上班了。”

    只说了这么一句,云墨便拧着公文包离开了。

    落下乔小安一人,站在卧室的门口处,目送他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楼道转角处,她仍然还回想他的那句话。

    什么叫以后每天都会那样,还要她习惯,什么意思?

    男人每天早上,那里都会肿一次,然后又突然消肿吗?

    怎么这么奇怪?

    乔小安自言自语:

    “唉,男人这种生物,真的是富有太多的神奇,搞不懂。”

    “反正,只要不是被虫子咬的就好。”

    “啦啦啦,啦啦啦,今天可以不用上班啦。”

    乔小安高兴过了头,从卧室门口返回房间时,不小心拉扯到了伤口,突然嘶的一声喊痛,可是听闻楼下车子的发动声,又忍不住快速走到窗边,瞧着云墨高挺英俊的身影坐进车子里,哪怕只是瞧了他一眼,也觉得十分安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