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云少也有梦想

    加长版的“幻影”稳稳的穿梭在笔直的公路上,或许是因为它是一辆豪车,周边没有司机敢靠近这辆车,如果是不小心碰上了,哪怕是擦了它的车身,光是修理费都会让普通的人家,倾家荡产。

    以至于开车的阿德,显得很是轻松。

    而后面的云墨,也觉窗外很是清净,偶有缕缕春风灌进来,他微锁的眉头随之舒展。

    阿德从后视镜中看见他如此神情,放宽了心,“云少,早年您甚至让我传出消息,说性取向有问题,前些日子媒体又翻这笔旧账,报道了此事,还害云氏股价大跌。云少,您不会真的是……”

    云墨:“……”

    阿德:“云少,是让你我直说的。”

    沉默的云墨,终于出了声,这声音虽是高贵冷漠了些,却显得句句真实:

    “我一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

    “即便我体弱多病,甚至是身残不堪,一样会有名门闺秀送上门。”

    “你觉得,围绕在我身边的那些女子,看似漂亮大方、贤良淑德,抑或是独立能干,她们就真的是爱上我的人吗?”

    “除去了我云家继承人的身份,她们……你觉得,我会跟他们在一起吗?”

    云墨心里冷笑,噤了声后,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果他只是普通人,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莺莺燕燕围绕着他。

    阿德认认真真的听着,因为从来没有发现他们家云少会说这么多的话。

    而云墨,清冷的目光望向窗外,由近及远,落向繁华的高楼林立处,总觉得很唏嘘。时代发展如此之快,人心也渐失最初的真诚,一份难能可贵的爱情,何其难求。

    “我倒希望,我不是云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奋斗去给值得我疼爱的女人,一份美好未来,一个温暖的家。”

    不要太奢华,但至少可以让她过上轻松的日子,有个家,她能给他生一对子女,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凡凡,无病无痛。

    如此厮守,终老。

    可是,他身为云少,不能有这样的可能。

    阿德很少发现他们家云少一口气能说这么多的话,以前顶多是回一句话,或者是两三个字。

    今天这一番畅谈,莫非是因为他们家云少领了结婚证,心情大好。

    不,更确切的说是因为那个乔小安?

    “云少,那乔小安就不是看中你的身份吗?”

    “……”

    云墨没有回答,只是靠坐在车椅上,又望了望车窗外高楼林立的远处,那青烟色的天边,风吹云动,云雾灰白而间的绞在一起。

    暴雨,将近了。

    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乔小安应该回到通宇集团了吧,于是云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算是放心些了。

    “从今以后,乔小安便是我的太太,云家少奶奶。”

    ……

    乔小安回到通宇集团后,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望着盆栽里,被自己在早上时扯得东零西落的燕子掌,微微愣了愣。

    就这样结婚了,是不是该分享给谁?

    于是打通了闺蜜叶维维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起了,倒是先发制人,“小安啊,干妈刚才打电话给我,让我劝你无论如何要嫁给那个云墨,你还在民政局吗?小安啊,你听我说,你别冲动啊,也别听干妈的,随随便便嫁的,怎么能幸福?”

    “晚了,已经领证了。”

    “什么?”

    “维维,我真的结婚了。”

    “就是那个云墨?”

    “嗯。”

    “他除了是个富家公子,你还了解他什么?”

    或许是因为还没到中午的下班时间,乔小安怕电话的声音太吵,便起了身去往走廊处,这才又对那边说,“不了解,但我有结婚证了,我家母后大人就不会再逼婚了。”

    叶维维:“小安,你该不是被楚楠天伤昏了头,随便嫁一个吧?”

    乔小安:“关楚楠天什么事,他已经彻底翻篇儿了。”

    叶维维:“那你离开通宇集团行吗,袁艺凡和楚楠天都在那里上班,而且马上要订婚了,你呆在那里不难过吗?”

    有那么一瞬间,乔小安因为这一句话愣了愣。反正电话那边的叶维维看不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悲哀,到底曾经是爱过,怎么可能没有一丝丝的难过。说好的不管楚家如何反对都要娶她的楚楠天,却上了表妹表艺凡的床,她其实是恨的。

    乔小安:“维维,你丫记住了,我留在通宇是要让自己得到千锤百炼,楚楠天和袁艺凡越是想伤害我,我便越强大。你不希望我越来越坚强吗?”

    叶维维:“得了吧,你只是想让自己再痛一点,彻底麻木。”

    乔小安:“我为自己活,强大了不好吗?行了,丫,告诉你干妈,证我领了,叫她别一通一通的轰炸电话打来,我还要上班呢。”

    挂了电话,乔小安就关了机,不然就领证的事,母后大人会把她的电话打到爆的。

    楼下的前台通知她去拿包裹,回到办公桌拆开一看,精美的手提袋中,竟是一件面料舒服的衣服,西装休闲外套,正适合这样一个细雨蒙蒙的季节,穿在身上不冷不热。

    真是雪中送碳啊,早上去领证淋了雨,又没带外套。

    乔小安想也没想,直接穿在身上,顿时觉得冷飕飕的双臂有了温暖感。

    心里也是一阵温暖流淌,衣服还能如此合身,送衣服的人是熟人吧,要不怎么知道她的衣码?

    同事A经过她的办公桌前时,突然驻步,把她左打量,又打量,一直瞧着她身上的休闲西服。

    “哇塞,小安,你这件衣服……”

    “怎么啦?”

    “上次我在奢侈品店看过,好几万块一件呢。”

    “……”

    乔小安掳了掳耳边碎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她认识的人当中,不可能买得起几万块一件衣服来送她。

    “那个,你弄错了,不是奢侈品。”

    “怎么会,这料子,这颜色,这衣形,和我在奢侈品店看的一模一样啊。

    “……”

    “唉,我们这种打工的,也只能看一看的份。小安你真幸福,谁送你的。该不会是楚总吧,不会啊,楚总早和你分手了,都快和袁艺凡订婚了。”

    “……”

    她没有回答,借口要工作了,同事A这才离开。走之前依旧看着她身上这件衣服,那眼神,简直叫一个两眼放光。

    乔小安望了望身上的衣服,谁送的?不会是楚楠天吧,要不还有谁能买得起几万块一件的衣服给她,而且还能知道她的尺码?

    直接脱了!

    楚楠天送的衣服,她才不稀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