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第725章 重逢,再遇南宫澈(2)

    “我原本还以为你是南宫澈,既然你不是,就赶紧的把诊金,住宿费,食宿费,全部交上来!否则,带着你的女人滚蛋——”

    轩辕炙炎说话毫不客气,他这么直接地索要诊金,让南宫澈有些吃惊。

    “要多少钱?”

    南宫澈问道。

    “那要看你们在这里住多久。”

    轩辕炙炎叫来徐进,“三个人的食宿,还有诊金,医药钱,你给算算。”

    徐进做惯了管家的事情,没一会儿就算出了结果。

    一天的食宿费是一百,诊金一千两,汤药费用三千。

    徐进笑眯眯地说着结果。

    “这么贵?!”

    司徒珏惊诧地叫出声来。

    “这位公子,我们家夫人是药王谷谷主的关门弟子,她的药千金难求,单是这碗汤药里的天山雪莲,就价值五百两银子。”

    徐进拨弄着算盘。

    “你们是给金银,还是给晶石?”

    提到钱,司徒珏就有些郁闷。

    以前宋国公府还在的时候,他还能收到家人想办法送来的银票和晶石。

    后来,宋国公府一夜之间被毁,司徒珏的后勤保障没了,日子一下子过得寒酸起来。

    除了做任务,赚一些钱,他还真的没有多余的银子。

    这下子,让他从哪儿拿那么多钱出来!

    “我没钱。十一,你呢?”

    司徒珏看向南宫澈。

    “我的不够。”

    南宫澈摇摇头。

    他的一千两早就花光了,没有多余的钱来支付诊金。

    “我这里有……”躺在床上的花千云,撑着身子坐起来,摸索着从脖子上扯下一个翡翠佛爷挂坠,“这个能不能抵钱?”

    “云儿,这是你娘留给你唯一的东西。”

    南宫澈看到花千云要用挂坠抵钱,连忙阻止她。

    “可是,我们总不能白吃白住……”

    花千云小脸没有血色,可怜兮兮地看着叶灵雪。

    “这位姑娘,你看我的坠子成么?如果不够,我先写欠条。”

    虽然花千云的确可怜,又是南宫澈带来的人,可叶灵雪看到她的时候,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讨厌。

    没事儿就眼泪汪汪,一副苦兮兮的模样,是不是有些像莲花婊?

    南宫澈到底是怎么遇到这个云儿的?

    “不,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这笔钱不应该你出。”

    南宫澈咬牙,转而向叶灵雪求助。

    “对不起,我们的确没有钱支付医药费和诊金。不过,只要你治好云儿,我愿意帮你做事,来抵消欠你的钱。”

    “这个——”

    叶灵雪还在犹豫,轩辕炙炎已经帮她应下。

    “好!这才像个男人。”

    “药王谷不养活废人,你们两个大男人去做事儿,包吃住,一天五十两银子。等什么时候把钱还上,你们再离开药王谷!”

    轩辕炙炎大手一挥,把司徒珏指给了徐进,南宫澈指给了陈喜。

    “他们的任务,由你们俩来安排。顺便,派两个武皇盯着点儿,免得他们偷懒。”

    这话,轩辕炙炎是当着司徒珏和南宫澈的面儿说的,没有半点儿遮掩。

    “为什么要人监视我们?”

    一听这个,司徒珏有些心慌。

    和预期的情景不同,轩辕炙炎的决定,打乱了司徒珏的计划。

    “监视?这个词用的好。”

    轩辕炙炎邪魅一笑。

    “你们突然来到药王谷,来历不明,身份不详,我当然有理由怀疑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怎么,你不服么?要不要喂你一颗真话丸,让你实话实说?”

    轩辕炙炎虽然在笑,目光却冰冷如霜。

    “不,不是,我们真的只是路过……”

    司徒珏嗓子有些沙哑。

    一滴冷汗,出现在司徒珏的鼻尖上,摇摇晃晃,晶莹透亮。

    真话丸。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要是说一句硬话,对方绝对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真的吃了真话丸,他就完蛋了!

    碰到硬茬,还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呵呵——”

    轩辕炙炎走到叶灵雪身边,轻轻地搂着她。

    “宝贝,你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极好。”

    叶灵雪轻笑。

    那个男人,在听到轩辕炙炎的话后,神色有些慌张,这一点儿没有逃过叶灵雪的眼睛。

    这里面绝对有大问题。

    “不过,真话丸就不用了。你们交待一下自己的来历吧,免得叫人误会。”

    轩辕炙炎和叶灵雪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这一番“恐吓”下来,司徒珏他们也把之前准备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你们三个都是昊天学院的学生?”

    听了司徒珏的话,叶灵雪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

    他的眉眼,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好奇怪——

    “对,我是三年级的傅血,他们分别是我的师弟十一和师妹云儿。”

    司徒珏的话,叶灵雪不太相信。

    “你师弟是什么时候来昊天学院的?他是哪里人?”

    叶灵雪问道。

    “他刚来没多久,是副院长沐紫枫的弟子。我们这次出来,是为了找一种‘月光草’。”

    司徒珏提到沐紫枫,叶灵雪皱起眉头。

    难不成是沐紫枫救了南宫澈?

    可是,他为什么不言明,不通知她南宫澈还活着?

    十一,是沐紫枫给南宫澈起的名字吗?

    “你的老师是沐紫枫?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叶灵雪问南宫澈,“你小时候生活在哪里?你还记得吗?”

    被询问这些,南宫澈皱起眉头。

    “姑娘,我和你不熟,你问这些似乎不太妥当。”

    听了南宫澈的话,叶灵雪心中微微有些酸楚。

    那么温柔的大哥,怎么变成现在这样?

    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不是南宫澈,你不要把他们混为一谈。好了,你们下去做事儿。记住,不要偷懒。”

    轩辕炙炎见叶灵雪眉头微蹙,伸手在她眉心间揉了揉。

    “别想多了,南宫澈已经死了。乖——”

    轩辕炙炎的手在叶灵雪的背上轻轻地抚摸着。

    “走吧!这里有病人,免得她的病气传给你。”

    等轩辕炙炎和叶灵雪离开后,躺在床上的花千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终于来到药王谷了。

    为了让一切看上去逼真,她还特意被蛇咬了一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