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第420章 你有病,得治

    岳林说了两句话,让叶丹丹好好养病,之后,带着冯香走了出去。

    “冯香,你怎么看?”

    岳林沉着脸,心里越来越空。

    无崖子是岳林的好友,他有多少能耐,岳林十分清楚。

    要是无崖子折损在秦枫手里……那秦枫到底有多厉害?!

    无崖子可是五品武圣啊!

    一时间,岳林竟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我觉得这件事情太怪异了。师父,要不派人去试探一下秦枫?”

    冯香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安。

    当初,她陷害袁熙,使得他被逐出长生殿。

    这些年,冯香经常在梦里梦见袁熙指责自己,这个男人已然成了她心里的魔障。

    他就像一根刺,扎在冯香心里,时刻提醒着她,她如今的一切是怎么得来的。

    “不成。”

    岳林摇了摇头。

    “不能派我们的人,要是出了事,会连累长生殿的名声。”

    “师父的意思是——”冯香看向岳林。

    “无崖子不是带了徒弟过来么,师父失踪,徒弟上门要人送是可以的。”

    “若是他能除掉秦枫和袁熙,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若是他被秦枫杀了,我们正好清楚秦枫的斤两,也能适时挑起紫云宗的怒火。”

    岳林笑得阴险。

    听了他的话,冯香连连点头。

    “高,实在是高!师父,还是您想的长远。”

    冯香拍马屁,岳林听着开心,趁没人,他的手在她手背上摸了一把。

    “今天晚上来我房里,我有事找你。”

    岳林这话说的极为暧昧,冯香脸一红,点了点头。

    见她如此听话,岳林更是高兴,临走是趁机捏了一下冯香的小腰。

    等岳林走后,冯香眼中的羞涩消失,被一种阴冷取代。

    真恶心!

    冯香回到房间,用清水使劲地洗手。

    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叶灵雪等人在这天傍晚赶到了狼牙山,此时,这里已经来了许多人。

    前来参加选拔赛的药师,被安排在狼牙山下的庄子里。

    这个庄子很大,竟然能容纳千人。

    叶灵雪他们来的不早不晚,正好分到了两间房。

    离比赛还有三天,庄子里的人非常多,除了长生殿和毒宗,其他势力居然都派代表来了。

    袁熙见叶灵雪不解,便轻声跟她解释起来。

    “大陆上的势力,都养的有自己的专属药师。”

    “长生殿和毒宗的药师出师后,也可以在大势力中选择效忠对象。”

    “除了他们,还有些隐世家族也会派药师来参加比赛。只要品阶稍微高一些的药师,都不会错过这样盛大的比赛。”

    他这么一说,叶灵雪有些懂了。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年轻男人提着剑,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谁是秦枫?滚出来!”

    这人嗓门很大,震得叶灵雪耳朵一麻。

    等看到对方身上蓝盈盈的玄力,叶灵雪眼睛一眯。

    找茬的来了?

    “你是秦枫?”

    林达双眼睁得老大,恶狠狠地盯着叶灵雪。

    黑衣少年,容貌不俗。

    对!就是她!

    “你哪位?有何贵干?”叶灵雪挑眉。

    对方身上的敌意,让叶灵雪有些莫名其妙。

    才到庄子上,她还不认识几个人,就遇到这样的事儿,对方还一副恨不得生吞了她的模样,这人是谁?

    “我是紫云宗的林达,无崖子是我的师父。”

    林达一说身份,叶灵雪眸子闪了闪。

    原来是武圣的徒弟,这是来给师父报仇的么?

    “你把我师父藏哪儿去了?”

    林达剑指叶灵雪。

    “昨天晚上,我师父去驿馆找你,之后在也没有回来。你说,我师父去哪儿了?”

    听了林达的话,叶灵雪笑了起来。

    “你找不着师父,应该张贴寻人启事的告示,找我做什么?我又不认识你师父!”

    “你胡说!”

    见叶灵雪辩驳,林达提高了嗓音。

    “明明是你,引开了我师父,我可是有人证的。”

    这边的喧闹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大家看见紫云宗弟子对上一个少年,纷纷窃窃私语。

    人证?

    叶灵雪侧脸,看到了站在林达身后的叶丹丹。

    “这位叶姑娘也在驿站,她可以作证。”

    林达指着叶丹丹。

    见到叶丹丹,南宫澈大手握紧了剑柄。

    她居然给敌对的人当人证?

    该死!

    叶丹丹不知道自己的行为犯了南宫澈的忌讳。

    她原本就怀疑秦枫用诡计害了无崖子,现在紫云宗出面,叶丹丹巴不得林达杀了秦枫,为自己除去眼中钉。

    当场,她说出了自己昨天晚上见到的情景。

    “怎么样,秦枫,你不要抵赖了。你把我师父弄哪儿去了?老实交代,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林达目光凝重,轻蔑地看着这个年轻的少年。

    “原来你师父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武圣啊——”

    叶灵雪恍然大悟。

    “我承认,昨天晚上,是有这么个人来驿站,我也的确把他引到了僻静处。”

    “只是,他并没有杀我。他还告诉我,说长生殿二长老派他来刺杀我和我师父。他和岳林关系好,不好意思拒绝,所以要做作样子。”

    “后来,他就走了。至于你师父去了哪儿,我不知道。”

    叶灵雪这番话说出来,林达有些犹豫。

    她不知情,那无崖子到底去哪儿了呢?

    “你胡说!”

    就在林达犹豫的时候,躲在人群中的韩束站了出来,指责叶灵雪。

    “我们长生殿怎么会做这么卑劣的事情?”

    “你们有没有做,自己心里清楚。”

    再一次见到韩束,叶灵雪嘴角的笑意有些嘲讽。

    “昨天是谁跪在我面前一边磕头一边叫我爷爷的?”

    “我说孙子,你年纪轻轻,不但脑子不好使,记忆力也很差,你需要好好补一补啊!”

    “你——”见对方在大庭广众之下提到自己昨天的糗事,韩束气得要死,“秦枫,你不要转移话题。快说,是不是你杀了无崖子圣师!”

    韩束话一出口,众人哗然。

    眼前这个少年年纪轻轻,而无崖子可是紫云宗的圣师。

    说秦枫杀了无崖子,谁信呢!

    “孙子,你得癔症了吧!这是病,得治。”

    叶灵雪冷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