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第419章 脆弱的人类

    火小炎眨巴着长长的睫毛,小脸凑到叶灵雪跟前,眼神充满欣喜。

    “我什么都不缺——”

    叶灵雪话还没说完,火龙已经跳开。

    “啊,就这么决定了!”

    看着兴致勃勃的火小炎,叶灵雪有些呵呵哒。

    小孩子的兴致,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她并没有把火龙的这番话放在心上。

    袁熙从马儿发生异常开始,就一直在观察火小炎,此时,他的心里忽然有个大胆地假设。

    能让马儿害怕成这样,这个孩子……应该是高阶灵兽。

    如此以来,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叶灵雪能平安从武圣手中脱险。

    想必,昨天晚上来找茬的武圣,已经死了吧!

    小师姐有这样的本事,袁熙非常高兴。

    总不能让自家人吃亏不是!

    此时,时间已经不早了,几人上马走了,留下叶丹丹站在驿站门口。

    “南宫——”

    叶丹丹张了张口,一咬牙牵来自己的马,追了过去。

    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

    叶丹丹不信自己会输给一个男人。

    她相信,只要自己坚定不移,定能打动南宫澈。

    见叶丹丹远远跟在后面,大有一种不追上南宫澈不罢休的架势,叶灵雪摇了摇头。

    强扭的瓜不甜,叶丹丹这是当局者迷。

    “哥哥,要不要弄死她?”

    火小炎是叶灵雪的契约灵兽,自然能察觉到她不喜欢叶丹丹。

    而且,这一路上,叶丹丹那双淬了毒的眼睛一直盯着叶灵雪的后背,这个女人完全是在作死。

    “不管她。何必被这样的人扫了兴致。”

    叶灵雪策马走到南宫澈身边。

    “大哥,你麻烦大了!”

    “这样死缠烂打的人,为了达到目标最是不则手段。你记得,千万别被她坑咯!”

    叶灵雪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听得南宫澈一阵头大。

    “二弟,我都这么郁闷了,你还笑话我?”

    看着叶灵雪的笑脸,南宫澈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叶丹丹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总不能因为对方喜欢自己,就把她杀了吧!

    可是,到底该如何摆脱叶丹丹呢?

    对方那么紧追不舍,像盯紧了猎物的野狗,还真是叫人喜欢不起来。

    这个问题对南宫澈而言,实在是太纠结太复杂了。

    “不管她了。二弟,要不要跟我赛马?”

    南宫澈眼睛一亮。

    “看看我们谁先到那棵樟树跟前。”他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

    “大哥,你若输了,可别哭鼻子啊。”

    叶灵雪扬鞭,冲了出去。

    南宫澈大笑,紧跟在叶灵雪身后。

    “喂,你们等等我啊!”

    火龙也想凑热闹,无奈,叶灵雪下令让它留在袁熙身边,它只能乖乖呆着。

    原本远远跟着的叶丹丹见南宫澈跑了,一下子急了。

    生怕南宫澈跑走,再也见不着他,叶丹丹连忙追了过来。

    在她和火龙擦身而过的时候,火龙手指一抖,一颗鸡蛋大小的石头飞射出去,击中骏马的前腿,直接打断了它的腿骨。

    剧痛传来,骏马一声嘶吼,摔倒在地,将背上的叶丹丹扔了出去。

    因为骏马跑得快,惯性极大,又事发忽然,叶丹丹根本没有准备,也来不及逃离,整个人摔飞出去。

    哐!

    叶丹丹重重地砸在地上,后背被地上的石子磕得好疼,让她好半天都没缓过气来。

    “啧啧,这是怎么了?”

    火小炎策马,慢步来到叶丹丹跟前。

    “喂,你死了没?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你,是你干的……”

    叶丹丹眼前出现好几个重影,没一会儿,她就晕死过去。

    “真是脆弱的人类——”

    火小炎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会她。

    叶灵雪说,没必要和叶丹丹一般见识,可并不表示不能做别的。

    瞧,这就叫自作自受!

    捉弄了叶丹丹,火龙十分开心,哼着小曲儿,跟在袁熙身后。

    等他们走远了,一男一女来到了叶丹丹身边。

    “那个少年是谁?他怎么这么厉害?!”

    男子不解地看着躺在地上断了腿的骏马。

    只凭一块石头,就能打断马腿,若不是亲眼所见,这事儿说出去简直没人相信。

    “大师兄,先别管那么多,我们先把她带回去。二长老和师父还等着问话呢!”

    说话的,是一个容貌美丽的纤细少女。

    “好,兰雪,我听你的。”

    听着“兰雪”的名字,那少女愣神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对方叫的是自己。

    兰雪,多么陌生的名字啊!

    少女苦笑。

    她已经改变了容貌,告别了过去。

    从此,世界上再也没有逐日国公主薛蓝竹,有的只是长生殿的弟子兰雪。

    等他们带着叶丹丹抄近路回到长生殿弟子住的地方,二长老岳林亲自过来救治叶丹丹。

    无崖子一晚上都没有回来,岳林有些不安。

    按理说,杀死袁熙和秦枫对于武圣而言,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他当晚就能赶回来,可一直到今天早上,岳林都没有见到无崖子。

    难不成无崖子遇害了?

    岳林眼皮跳动的厉害,心里更是担忧。

    为此,冯香特地派了跟秦枫打过交道的兰雪,和自己的大弟子徐朗出去打听情况。

    “醒了,二长老,这位姑娘醒了!”

    叶丹丹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几个穿着青色衣服的人围着自己。

    为首的,是一位年过七旬的长须长者。

    “姑娘,你怎么样?感觉好点儿了吗?你别怕,我是长生殿二长老岳林。”

    等叶丹丹的脑子彻底清醒过来,岳林把其他人都打发走,唯独留下他和冯香。

    “姑娘,在下想问你一个问题。”

    “昨天晚上,有一个武圣去驿站找袁熙和秦枫的麻烦,他怎么样了?人在哪儿?你知道吗?”

    叶丹丹是个聪明的人,她很快就察觉到这个长生殿长老并不喜欢秦枫。

    想了想,她缓缓开口。

    “我的确看到了那位大人,可是他跟着秦枫走了。后来,秦枫一个人回来,那位大人再也没有出现。”

    叶丹丹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岳林。

    一听这个,岳林心里“咯噔”一下。

    无崖子,该不是死了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